第 11 章

第 11 章

2020-06-11 主角小说

“前辈们好,我是新来的练习生郑浩锡,九四年生人来自光州,以后请多多关照!”
郑浩锡虽然心里害怕,但是该问好的还是要问好,否则自己不就是给理由让人家找麻烦吗?
“哦,郑浩锡是吧,幸会幸会,以后要好好相处哦!”
说完就翘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看了两眼郑浩锡,只把他看的双腿打颤,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到房间内。
看着离去的程瑾瑜,郑浩锡松了一口气,然后才扯起一抹笑容对着金楠俊点了点头。
金楠俊看着两人之间莫名其妙的气氛,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对于对方也是九四年的,便有些惊喜的开口说道。
“啊,真的吗你也是94年,我也是诶,我九四年九月十二日生日,你呢?”
听到对方是自己的同龄亲故,郑浩锡终于露出了一抹真挚的笑容,也惊喜地说着。
“我比你大一点,我是二月十八日的生日。”
听到对方比自己大,金楠俊内心有一些些小窃喜,那自己还是忙内呢,那么在他的小哥哥面前应该还有优势的吧!
“哇那你比我大一点勒,我叫你浩锡,你介意吗?”
听到金楠俊的平语,郑浩锡的人字嘴角出现在了脸上,说实话,以他的月份应该是和九三年的人称亲故!
想到对方是前辈,而他只是新来的练习生,便把心中些许的不满给压了下去。
想到刚刚离去的程瑾瑜,他便有些好奇地朝着金楠俊打探着他。
“就是刚刚那个人,他是不是不好相处啊?”
听到他的话,金楠俊皱了皱眉,忽然想起刚刚程瑾瑜并没有自我介绍,便帮忙解释着。
“啊你别误会,瑾瑜哥是个很好的人呢,他是九三年的,还是个中国人,可能对我们国家不太了解,所以你不要介意啊。
你看这个表面上看着不好相处,但是相处时间久了,你就会发现,这哥也只是口不对心而已。”
听到金楠俊的话,郑浩锡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原来他是九三年的还是中国人,不过对于金楠俊口中他很好相处,这句话表示是保持半信半疑。
因为他永远忘不了他第一次和程瑾瑜相遇的场景,哇,一挑五,而且完全占据上风。
这样的人,他真的好怕自己哪天说错话了,他就会把自己摁在地上揍一顿。
程瑾瑜在房间内可不知道,外面的郑浩锡在内心对他的吐槽。
估计知道了也只会轻笑一声,因为郑浩锡对他而言现在只是个陌生人而己。
以前在北平梨园唱戏的时候,他被多少人误解过,他要早放在心上,估计也等不到他现在的穿越了吧。
不知为何,内心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好事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可是在脑子里把所有的事情都过了一遍之后,又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想不通的,他拿着衣服就去洗手间洗澡去了,等澡洗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想起闵允其还在外面,是不是要出事的是他。
因为他的直觉很准,在北平的时候,他靠着他的直觉,躲过了多少次灾难,也帮着闵松月躲过了很多的暗算。
想到这他直接用清水把头放的泡沫冲干净之后,套上衣服头发随便擦两下,便拿起手机就要往外冲。
外面正和郑浩锡交流着的金楠俊,看着程瑾瑜急急忙忙往外冲,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站起来担心的问题。
“瑾瑜哥是出了什么事儿吗,怎么这么着急,衣服都没穿好就要往外跑?”
程瑾瑜现在正心急着呢,看着金楠俊拦住自己问东问西的,就皱起眉头,有些不耐的说着。
“你别拉着我,快让我出去,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我去瞧瞧允其有没有出事儿!”
说完推开金楠俊,往外冲去。
而被推开的金楠俊,听到程瑾瑜的话,顿时脸色一变,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
但是程瑾瑜这个人又一贯不会说大话,所以他的心也慢慢提了起来。
郑浩锡看着事情发展到现在,他一脸茫然的坐在沙发上。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只能陪着金楠俊坐在沙发上,等着程瑾瑜回来。
程瑾瑜冲出宿舍后,便来了一辆计程车来到了他兼职的地方。
冲到饭馆里,抓着服务人员就问着闵允其现在在哪里。
那个女服务员一开始被人抓住,还有些害怕,等回过程发现是一个大帅哥,就有些脸红的盯着他发着呆。
看着女服务员对着自己发花痴,程瑾瑜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一把松开了她的手,然后对着收银台里面的老板问着。
“老板,请问一下闵允其现在在哪里?”
原本那老板以为这家伙是来找茬的,没想到只是来找人的,松了一口气之后便客气地说着。
“噢,你说允其啊,他去送外卖了,刚走没多久....”
话音刚落便看程瑾瑜急吼吼地往外冲去,然后突然想起不知道往哪里找,他又返回店里一脸期待的看着老板。
那餐馆老板一脸无语得看着眼前的程瑾瑜,现在的年轻人哦,一点耐心都没有。
然后耐心地跟他说明了地点后,程瑾瑜又冲了出去,坐上计程车后,对着计程车师傅报了个地址,便双手死死好握住住,心里充满了焦急!
在等待一个路口的红绿灯时,他突然看到闵允其停在那边等着红绿灯!
他松了一口气之后,便和计程车司机到了说了声抱歉,便急忙下车,可还没走到他身旁,眼前的一幕让他差点心脏骤停。
只见正在等车的闵允其,忽然被拐弯处冲过来的一辆小轿车给撞了个正朝车上了,车上的外卖也洒了一地,而闵允其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程瑾瑜慌张的跑了过去,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晕厥过去的闵允其,但是整个人慌乱了起来。
“允其啊,允其啊,你别吓我!”
说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他就怕闵允其真的出了什么事儿!
还好不一会儿,闵允其便清醒了过来,待他完全清醒后,看到眼前的程瑾瑜,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可刚想要动一动,胳膊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倒抽一口冷气,嘶~可真疼!
看着闵允其清醒过来,程瑾瑜的心也放了下来,然后看着到现在还没下车的车主,他冷笑一声,然后走到车门旁,便不客气地拍了拍他的车门。
拍了好久那个车主才慢悠悠的打开车,走了下来。
程瑾瑜看他一身酒气满脸通红,醉眼朦胧的样子,气都不打一出来!
卧槽!这家伙tmd竟然还酒驾,想死你也要找个没人地方,自己一人下地狱不就行了,还拖累别人!
车主下车见自己眼前是一个小孩子,便对他白了一眼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
“呀,你这个小狗崽子,拍老子的车干什么?想死吗?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程瑾瑜看着敌人下车后那张狂的样子,恨的牙痒痒的,握紧了拳头死死的瞪着他。
“呀,醉鬼,你知道你撞到人了吗!下车不先道歉竟然再骂人,我不管你后台有多大重的人,你就得道歉!”
对面的车主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用着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程瑾瑜,也嘲讽着说着。
“呀,狗崽子,你不就是想要钱吗,老子多的是,可为什么老子要给你这种狗杂种!
想要钱下辈子吧,竟然敢敲诈老了,你信不信我把你关牢里面去,让你这辈子都毁了!”
听到这,程瑾瑜无语的笑了,哪里来的狗杂碎,竟取在小爷面前瞎咧咧。
一把抓紧那车主胸前的衣领,然后把他拎起来,眼神恶狠狠地说着。
“你最好给我祈祷一下,我朋友没什么事,不然你就是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弄死!”
原本还想揍他一顿的程瑾瑜,死死忍住了这股冲动,看着坐在地上,皱着眉头捂着胳膊的闵允其,他有些担心的走到他身边低声的问着。
“我们去医院吧,我不放心,去看一看吧!”
可闵允其却摇了摇头,看着满地的狼藉,有些担心的说着。
“车坏了,外卖也洒了,老板估计要气坏了!”
听到闵允其到现在还在担心这个,程瑾瑜顿时火冒三丈,大声的冲他吼着。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担心这个,万一你的手废了,你还怎么出道!”
闵允其听到程瑾瑜的话,一愣,然后又有些苦笑的说着。
“那我能怎么办,这就是我的生活呀,我不打工的话,我就没有办法活下去,没办法活下去的话,我就没有办法出道!”
“所以所以你就同意我说的话呀,又不是白借,等你以后挣到钱了还给我不都一样吗!!”
程瑾瑜知道没钱的痛苦,虽然这一辈子他出生在有钱人家,没有为钱财发过愁。
可上一辈子,他受过的苦比现在的闵允其还要多,他甚至为了一口吃的而差点被人活活打死。
他不懂命都没了,要自尊又有什么用,首先得要活着,命没了什么都没了!
而一旁的车主见证两人在那唧唧歪歪,不知说什么,冷哼一声,快速的坐回车里,发动车子便逃之夭夭了。
看着逃走的肇事车主,程瑾瑜咪了咪眼,记下了车牌号,等着以后再找这个狗杂碎算账。
最后闵允其还是坚持着,先把车子和食盒送回店里,他才去医院看一看。
程瑾瑜无法之后扶起那个已经破得不成样的电瓶车,然后把那碎成几瓣的食盒放在脚踏板上,慢慢推着往他打工的店里走去。
等到店里,那老板看着这样的场景一惊,又看着闵允其身上血迹斑斑,心里吓个半死。
“哎呀,这是怎么了,我的车怎么成这样了,还有让你送外卖给客人,到现在都没送到,害得客人给我投诉,现在车又坏了,你还想不想要工资了!”
闵允其听到老板的话,连连弯腰给他道歉,说着他在路上出了车祸,实在是对不起。
可老板还是不依不挠,说他的工资就不给他了,就当赔偿他的车。
程瑾瑜一听这老板那不要脸的话,顿时眉毛竖起眼睛死死地瞪着那个老板,手指着他一字一顿的说着。
“你刚刚在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