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第 9 章

2020-06-11 主角小说

程瑾瑜慌张的四处看着,然后听到洗手间不断的传来敲击声,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忽然想起洗手间的门坏了,这时候回来的应该是闵允其无疑了。
看着睡得死死的金楠俊,估计现在就算把他扛去卖了,他也不知道吧。
想到这边,立刻起身跑到洗手间门口,打开门后就看到闵允其正一脸不爽的朝着自己看。
“呀呀呀!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发现好心起来给你开门,还臭着一张脸来来来笑一笑嘛!”
说完程瑾瑜就伸手把闵允其等两颊往上址,摆出一个微笑的样子!
闵允其没想到开门的会是程瑾瑜,一脸惊讶的望着他,就算他在自己的脸上作乱也没有制止。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看着闵允其对于自己在他脸上住那一点都没有反应,无趣的放下手,撇了撇嘴回答了他的问题。
“打电话给你干嘛呀,你不是正在练习吗,不想打扰你,我想着到宿舍不就能看见了你吗顺便再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惊喜吧!!”
闵允其看着程瑾瑜一脸你惊喜吧的样子,撇撇嘴口不对心地说着。
“还好吧,就那样有惊无喜,你看你刚回来,我就被锁在洗手间内出不来够惊喜吧!”
听到闵允其,程瑾瑜聊了他们一脸不爽的说着。
“嘿,你还把这件事穿我头上,我还被锁了一次,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不好!
啧,可真没良心,我急吼吼的从中国赶回来,还给你带了礼物,你就这样,完了心凉了!
就这样吧,人间不值得!”
说着就故作一脸落寞地望着房间走去,心里一直在想着。
哎哟,我去,可困死我了,明天还得去公司报到练习,不行,熬不住了,熬不住了,他得要去睡觉了。
说的脚步又不自觉的加快了一些,然后就飞快地跑到屋里,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他的内心想法闵允其他不知道吧,他以为自己的话真的伤到了程瑾瑜,连忙就追了上去。
回到房间后,看到他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因为他在生闷气,然后就推了两下,没反应又继续推,还是没反应。
他有些不耐烦了,弯下身子准备在他耳边大叫一声吓吓他,结果就听到他那轻微的鼾声。
闵允其简直不敢相信,就这么点功夫他都能睡着了,简直是睡神转世呀。
亏了自己还以为他伤心了,想过来跟他服个软,没想到他跑那么快,只是想要睡觉。
不然他就不该对程瑾瑜抱有什么期待,天真的以为他会伤心。
想到这,他对着程瑾瑜不睡的身影冷笑一声,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床上。
拿着毛巾把头发擦干后,便也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一大早醒来后,闵允其一脸不善的看着金楠俊,语气有些不好的说出来。
“洗手间的门是你弄坏的吧!”
虽然是疑问句,但却是用着肯定的语气说出来!
金楠俊看着闵允其那一脸不善的样子,害怕的缩了缩脑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有些憨憨的说。
“内!对不起哥,我会找人来修的!”
他知道了昨天夜里闵允其也被困在了洗手间,顿时对他感到万分抱歉!
看着一脸愧疚的金楠俊,闵允其翻了翻白眼,有些不耐的说着。
“门已经被我修好了,你只要记得下次开门的时候小心点,不要再弄坏了!”
听到门已经被修好,金楠俊但是有些惊喜的看着闵允其,没想到这哥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呀!
他连忙保证以后会小心的,不会再把门弄坏了,至于这个保证,有没有用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看着闵允其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危险的样子,估计这保证是没用的。
程瑾瑜当练习生日子也有好几天了,他原本就从小就天天练功,所以就很容易跟上了他们的练习进度!
这一下子让全公司上下都对他刮目相看,完美的程瑾瑜,不仅唱跳俱佳,而且创作上也有天赋。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Rap学了没几天,就有模有样的了。
这一发掘,顿时让坚持程瑾瑜一定要来他们公司当练习生的房时赫,开心的喜笑眉飞!
他就说嘛,他房时赫的眼光哪次差过了,他给公司捡了个大宝贝回来。
渐渐的程瑾瑜沉浸在这又一次的繁忙生活中,每天练习学习Rap,跟着公司里面的制作人在学习创作,忙得不亦乐乎。
而他成长速度也很快,相比曝光速度,让公司里的制作人和老师都赞叹不已。
金楠俊更是成为了程瑾瑜的迷弟,哇!小哥哥真的太厉害了,什么都会不像,他只会Rap跟创作。
经过这几天相处,他终于摸清楚小哥哥的脾气了。
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你跟他来硬的,他会比你更强硬,你要跟他来软的,他立马比你还要软!
知道脾气后,金楠俊就制定了一条如何攻略程瑾瑜的计划!
第一条在小哥哥他面前装可怜!
第二条在小哥哥他面前装可爱!
第三条小哥哥喜欢别人夸他,那夸就完事儿!
第四条小哥哥喜欢吃美食儿,多带他吃美食就行!
看着本子上他制定的四条想了想,又接着写到。
暂时只是四条,等想到了再添加!
然后美滋滋的合起本子,决定按照上面的方针来执行,一定要和小哥哥打好关系,争取做他最喜爱的弟弟。
就这样在之后的每一天,金楠俊都忠实的按照他制定的计划进行着,慢慢的和程瑾瑜熟悉了起来,不过也只是熟了一点点。
为什么说只熟了一点点呢,是因为程瑾瑜记住了金楠俊,觉得这个人有些古怪,怎么每天都奇奇怪怪的。
我们可怜的大俊并不知道,自己给他的小哥哥留下来的印象就只是奇奇怪怪的人。
程瑾瑜的优秀,引起了许多人的忌惮,面对这样的同期,那些练习生渐渐心里有些胆颤。
和这样的人竞争出道资格,他们还有机会吗?
渐渐的有些心思不正的就动了歪心思,想要整一整这个新来的,让他不要那么的张狂。
如果程瑾瑜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估计也不在乎吧,毕竟他现在这个样子,对他来说都算低调的了。
想当初他称霸梨园,整个北平谁不知道,梨园的小霸王程瑾瑜。
见面都得尊称一声程角儿,或者是程爷!
要是他对待当初北平的那些地痞流氓,估计这群练习生都不够他下盘菜的!
所以当面对他们的各种刁难,程瑾瑜都当没看到这点小事,他还不放在眼里,都是小孩子把戏。
没想到他的没放在眼里,你被他们当成了示弱。
终于有一天在他练习完舞蹈课与金楠俊和闵允其他们俩分开后,独自去着楼下的小卖部想买瓶水喝,
刚走到拐角处,就被一群人给拦住了,见他们来者不善,程瑾瑜挑了挑眉,在心里暗道。
‘哟呵,来找茬子了,自己好像好久没有打架了,那今天就来松一松自己的骨头吧!’
想到这儿,程瑾瑜不然有些兴奋的看着眼前的几个练习生,希望他们赶快先动手。
毕竟签合约的时候,他发现有一条合约明文规定练习生不得主动与其他练习生发生肢体冲突,已经发现立马开除!
他仔细的阅读这一条款发现有个漏洞,那就是不得主动,与其他练习生发生肢体冲突,那么被动的不就可以了吗。
想到这他有些不耐烦,希望这群人赶快先出手,他好有借口来和他们干一架。
对面的几个练习生看着,突然变得兴奋起来的程瑾瑜,有些不知所措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他为啥这么兴奋。
不过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今天得教训教训他,让他不要那么的出挑。
“呀你最近很猖狂嘛,哪哪都是你的消息!”
“没错没错,世雄说的没错,你是新来的,你就得给我老实点趴在那!”
“就是还想骑到我们这些前辈的头上,你想干嘛?想死吗!”
看着眼前几个人,就光放狠话,又不知道动手,程瑾瑜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就这?你们就要说这些吗,如果就这些的话,你们就给我麻溜的滚吧!”
说完还对着他们翻了翻白眼,有些不屑的看着他们几个,没实力就知道威胁别人,真的是个孬货。
而对面的几个练习生看到程瑾瑜那不屑的样子和话,顿时火冒三丈。
“呀,你这中国来的狗崽子,乱说什么呢,你有本事就给我滚回中国来我们国家干嘛!”
“还能干嘛,他们国家不行,只能来我们国家出道喽!”
“可不就是,看他那穷酸样,听说中国不仅吃不起肉,连饭都吃不饱!”
“是吗所以才跑到我们国家来,是吗?”
“那么急切的想出道吗,我们要是打断他一条腿,他不就永远的出不了道!”
听到他们的话,程瑾瑜脸色当即冷了下来,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们,一字一顿地说着。
“狗崽子说谁呢!!!”
“狗崽子说你呢!”
对面的人听到程瑾瑜的问话,想也不想的就回答道,等说完才反应过来不对劲,然后一脸愤怒的看着他。
“你也知道你是狗崽子呀,谁家的狗没栓好,把你们给放出来了!
是刚吃了shi,忘记刷牙了吗,嘴巴那么臭!
你们是活在原始时代吗,怎么还活在过去,还是选择性眼瞎看不到呢?”
程瑾瑜的这番话大大的刺激到了这群练习生,看着他们红着眼朝着自己冲来,程瑾瑜不禁反省也冲了过去!
在对方伸出一只手被他拦截下来之后,他就一脚把对面的人给踹飞出去,然后又一拳打在想要偷袭他的人的脸上,让他顿时鲜血直流。
瞬间倒下去两个剩下的三人有些害怕的朝后退了退,然后相互看一眼之后,一咬牙又冲了上来。
程瑾瑜倒是不怕一把抓住一个朝着自己冲过来的人,然后头一低躲过身后的攻击。
把前面练习生的胳膊反拧在身后,一脚把他踹趴到墙上。
解决一个,看着剩下的两个,程瑾瑜一个后转梯踢到了对方的脑子,瞬间让他倒地不起!
最后一个练习生看着沉浸于那凶狠的打法,咽了咽口水,在心里暗暗后悔。
我的妈呀,中国来的,他怎么忘了肯定会会功夫呀。
想到这立刻就跪了下来,然后向着程瑾瑜求饶道。
“对..对..不起,我...我...我错了,我不应该来找你的麻烦,请你原谅我吧!
而且我也不是主谋,是他们是他们要找你麻烦的!你要看我不顺眼,我现在就滚!”
说着就真的开始在地上滚了起来,往外面滚去!
看着他那怂包的样子,程瑾瑜冷笑一声也不再理他。
然后一只脚还踹在了一个练习生的胸膛,然后冰冷的说着。
“狗崽子,下次惹别人得要挑好对象,像这次惹错人了就得不偿失了。
我程瑾瑜可不是好欺负的人,再有下次我就拧断你们的手臂,让你们当个残废!”
躺在地上的几个人捂着被打痛的地方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再也不敢找他的,麻烦了之后便连滚带爬的跑了!
等这群人走了之后,程瑾瑜才对着逃生口的大门说着。
“看了这么久还不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