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第 5 章

2020-06-11 主角小说

房时赫也就是那个大胖子,他舔了舔唇,看着程瑾瑜那就算一脸不耐烦,说着不客气的话的也让人生不起气来的脸,更加坚定了他内心的想法。
“你好,我是大黑的社长房时赫,请问你有当练习生的意愿吗?”
原本有些不耐烦,想要推开对方的程瑾瑜,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大黑?他好像在哪听过,啊,不就是允其在的那个公司吗?
那么他们公司的社长还到路上捉人,他们公司就小到这个地步了吗?
看允其的实力应该很强,那他们公司应该看重实力,而不是看重外表。
这不是他程瑾瑜自夸,而是他是有自知之明的,他长得好不好看,他心里有数。
所以他才对大黑这个公司抱以怀疑了,就看了他这张脸,就想要邀请他去他们公司当练习生。
不看实力了吗?万一他什么都不会,就这一张脸能看那最后这个社长该会怎么办?
想到这,程瑾瑜直接了当毫不客气的说了。
“不是,那个...房社长是吧,据我对你们国家练习生制度的了解,好像需要唱歌跳舞之类的吧。
你就看我这一张脸,就要带我到你们公司当练习生,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但不需要考核直接就进公司吗?
万一我什么都不会,就是个花瓶,最后你会给我个怎样的交代?”
房时赫被程瑾瑜这一长串话给冲击的有些回不过神来。
不是怎么不按剧本走呢,一般接到新探地名片,不都只有两种回答吗?
一种就是啊,真的吗?我可以当练习生吗?
还有一种就是不好意思,我对当练习生不感兴趣!
那么他眼前的这位不按常理出牌呢,房时赫心里开始有些后悔,觉得这以为应该是个刺头,可一看到他那张脸,后悔之意又消散了。
虽然眼前这位很有可能会是个刺头,但也是个帅气的刺头,他们公司急需这样的人才。
多年以后,房时赫会为自己这时单纯的看脸,而招惹程瑾瑜的行为,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但现在的房时赫不是以后的房时赫,现在的他回过神后,露出和善的微笑对着程瑾瑜忽悠到。
“啊,考核当然是要考核的,只要你不是五音不全或者是四肢不发达,就冲着这张脸,你也可以到我们公司来练习的。
我们公司有把握能把你掰到正途,至少能到出道的合格线。
我们公司有优秀的声乐老师,以及舞技精湛的舞蹈老师还有好几个制作人。
实在不行你也可以把我们公司当成免费的补习班,不仅不要钱,而且还有生活费可以发放。
不过你说你们国家,难道你不是我们国家的人吗?”
听到这一长串的话,从房时赫的嘴里吐出,程瑾瑜掏了掏耳朵,心里越发对大黑这个公司起了怀疑。
闵允其这个臭小子该不会被骗了吧,他怎么觉得这个公司越来越像传销公司呢?
他这么在意自己的最后一句话,难道是不想把这事情上升到国际上?
也对,一旦扯到国际事情就有些说不清楚了,而且他们国家可不是其他的小国家好打发的。
“啊我是中国人,来这边旅游的,可能过几天就会离开这里了。
你们真的是娱乐公司吗,难道不招中国人?”
房时赫看着程瑾瑜那一脸怀疑的样子顿时有些急了,可不能让这小子给逃了呀,一定要让他成为他们公司的练习生。
“招的招的,我们公司招中国练习生的,这个你放心。
还有我你应该认识吧,我是房时赫,就是写出那首像中枪了一样的作家。
我们公司还有2AM,你放心,我们肯定不是那些无良的小公司。
虽然我们公司也不大,但至少我们是有良心的,不会坑骗你们的。”
说完房时赫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期待的看着程瑾瑜,希望他能答应自己。
中国呀,是一块大蛋糕,谁不想啃一口呢,有中国练习生出道的话,那进军中国的话就比较容易了吧!
程瑾瑜越想越觉得这公司肯定有问题,不然一社之长不可能啰里八嗦,要求一个年轻人来当他们公司的练习生。
想到社会新闻板块老是出现的那些耸人听闻的新闻,他越想越觉得有鬼。
不行,他要去他们公司看看,一定要把闵允其那家伙给救出来,好歹两人还是同龄的亲故,可不能见死不救。
想到这他便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对着房时赫说着。
“嗯这个嘛,我可以先去你们公司看看,再决定要不要当练习生好吗?”
最好把你们老窝给端了,都把你们这群坏家伙给送到警察局吃牢饭。
NND敢骗到劳资头上,劳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是梨园小霸王,不把你们的老窝给抄的天翻地覆,他程瑾瑜的名字就倒着写。
房时赫如果懂得读心术,读到程瑾瑜内心的想法,估计他都快哭了吧,他这是招惹到什么想恶魔啊。
他们真的是正经的公司啊,不是那些皮包公司干着见不得人勾当的。
他并不会读心术,也不知道程瑾瑜内心的想法,所以当看到他点头答应的时候,顿时欣喜若狂,觉得他有把握能让这帅气小哥留下来。
两个人一路上各怀心思,沉默不语的往大黑公司走去,等来到公司。
两人站在公司楼下,程瑾瑜望着这眼前的场景,久久的沉默不语。
这是娱乐公司?他读书少可别骗他,这一看就是个非法犯罪跟据点。
果然他没猜错,这就是个皮包公司,私底下做着什么非法的交易!
不知道骗这群年轻的男孩子到他们公司干嘛,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程瑾瑜决定现在开始拍摄视频已当做证据,到时候好一并交给警察!
不然口说无凭,这些犯罪的人可狡猾了,一定要留下证据,把他们送进牢房吃牢饭。
敢骗他程小爷,活腻歪了都,今天就是他们这些非法犯罪分子的末日。
就在程瑾瑜脑补的时候,房时赫一脸忐忑的看着他,看他那变化不断的脸色,还以为他又打了退堂鼓,就赶忙开口说道。
“那个你别看我公司破,但里面不破就我们公司资金有些紧张,所以才在这里租了房。
但你进去就知道了,该有的设备我们都有,我们是专业的,请你相信我们!”
听你鬼扯,我要是真的相信你的话,我都不知道被你卖到哪里去了。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程瑾瑜脸上还是端起一抹礼貌性的微笑,开口说道。
“嗯!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进去看一看,到时候我再决定要不要当练习生!”
房时赫一看到他同意了,激动的搓了搓伤手,然后就带着他往公司走去。
走进公司一路上没有几个工作人员,但公司看着还是有模有样的。
程瑾瑜一开始还以为他进去之后,就会有一群人围上来,把他打晕。
他都做好防备了,没想到他们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自己,然后就各司其职,做着自己的工作去了。
不对,肯定还有其他阴谋,也许是骗着自己签下卖身契约,让自己不得不听他们的话,没错,就是这样的!
程瑾瑜不断的在心里给自己,脑补着越想觉得自己内心的想法越对。
越觉得闵允其不能留在这里了,万一哪天他在韩国的社会新闻头条上看到了他,那将会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呀。
房时赫走到一间房间门口,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程瑾瑜,脸上带着一抹轻松的微笑对着他讲。
“这里就是我们公司的自尊心,也是最重要的资源!相信你看完之后,应该就会相信也会留在我们公司了。”
一听到房时赫的话,程瑾瑜眼前一亮,来了重点来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顿时警惕了起来,不知道他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不过当他看到房时赫是一自己朝那块玻璃看去的时候,他有些无疑地想着。
‘他该不会趁着自己看里面的情景时,给自己后脑勺来一下,打晕自己吧?’
想到这,程瑾瑜就留了个心眼,动作慢慢的靠近那门上的玻璃,小心翼翼的朝里面探看。
等看到里面的场景,他瞬间呆住了,只见里面一群少年正在奋力的跳着舞,跟着音乐节奏摆动着。
这就是他们公司的自尊心和资源吗?
想到这儿,程瑾瑜有些迟疑了,什么交易的资源是人呢?
突然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瞪大脸色大变,有些不敢相信。
我去,他们公司竟然是做人体器官买卖的!
简直丧尽天良,让这群孩子在这边锻炼,是好让他们拥有健康的器官吗?
想到这曾经于愤怒的握紧了双拳,努力控制的自己想要回过身,揍眼前这个胖子的冲动。
深呼一口气,然后皮笑肉不笑地对着房时赫说着。
“那我能进去看一看吗?”
至少也要先把闵允其给带出来,之后再到警察局报案吧!
房时赫听到程瑾瑜的话哪有不同意之理,他巴不得他进去转一圈之后,受到里面练习生的感染,就当场答应了。
里面的练习生正在努力的练习着,门忽然就被打开了,然后就看到社长领着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生走了进来。
顿时在场的所有练习生他们眯起了双眼,内心充满了危机感。
能让社长领来的人,实力都很强,这意味着,这个人将会是他们出道有力的竞争者。
可还不等他们多想,就见这个人冲向才来没几天的闵允其,然后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往外拖,一边拖还一边说。
“快跟我离开这!这里不安全,等离开了我们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