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第 3 章

2020-06-11 主角小说

程瑾瑜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流浪汉,眼睛一眨不眨的,他不敢相信他眼前看到的,是他吗,真的是他吗?
不知不觉程瑾瑜已经泪流满面了,他摸着脸上的泪水轻笑一声。
“我怎么流泪了呢?也许只是长得相似的人而已!可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呢!”
想到这他再也无法直视他,顶着这张脸坐在雨中瑟瑟发抖。
程瑾瑜快步走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把伞便匆匆往回走去。
闵允其看着程瑾瑜离去的背影,苦笑一声自嘲道。
“估计都把我当成流浪汉了吧,下雨天不知道找地方躲,傻乎乎的坐在雨里别是脑子有毛病吧!”
说到这又不自觉的把自己抱的更紧一些,冷冷的雨水打在身上,真的好冷。
啊,真的好累,可是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在那样的情况下离家出走,他还没有成功,根本就没有脸回去。
因为他的自尊心根本不允许,也不能让他低头认错,因为他根本就没错,追求梦想有错吗?
感受到身体渐渐开始变凉,闵允其整个人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着来个人来救救他,无论谁都好。
就在这时突然一把伞出现在他眼前,闵允其抬起头,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可他还是一眼看清了程瑾瑜的样子。
是,他是刚刚从他身旁走过的人,他还以为会像别人一样直接走开,没想到他是去给自己买了伞。
啊!真的令人感动呢!
闵允其伸出因为冷而变得僵硬,有些发抖的手,颤颤巍巍的接过程瑾瑜中的伞。
这时程瑾瑜才清清楚楚的看到他这张脸微微一愣,真的好像啊。
不过和松月比起来还是稚嫩了许多,也不知道这种天气,怎么独自一个人坐在公园里呢?
而且看着他身旁的行李,觉得这个人和自己一样是个有故事的人,又因为他长得和故人很相似,顿时就起了好奇心开口问着。
“你怎么会在这里下雨了,怎么不找个地方躲一躲,是没有地方可去吗?”
刚接过雨伞的闵允其听到对方的话,深深戳中了他的内心的伤口,把伞扔回给他,有些不耐烦地说着。
“关你屁事!”
听到这样的回答,程瑾瑜挑了挑眉,不禁在心里冷笑一声,如果不是你长得和我的故人一样,我还真懒得理你呢。
想到这儿,程瑾瑜难得的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了,也没有什么好心情了,直接把雨伞抛到他的怀里,打着伞就要转身离去了。
有这功夫他还不如回酒店,躺在床上玩手机呢!
可还没等他走两步,就听身后咕咚一声,像是有人摔倒了一样。
他皱着眉回过头,发现刚刚还和自己呛声的那个少年,现在竟然晕倒在了地上。
原本按照程瑾瑜的性子最多帮他打个急救电话就会离开,可是看着他那张脸,他怎么也狠不下心来。
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把他背了起来,又提着他那为数不多的行李,朝着酒店方向走去。
因为没有手来打伞,所以等到了酒店的时候,程瑾瑜浑身已经湿透了。
他有些不爽的,皱了皱眉头,很讨厌这种浑身湿透的感觉。
在服务员的帮助下,程瑾瑜好不容易把他衣服湿衣服都扒了,套上他干净的新衣服。
做完这一切他就往浴室走去,再不洗澡把身上的衣服给换下来,他估计就快要疯了。
洗完澡,程瑾瑜穿着浴衣,拿着毛巾擦着头发,站在床边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睡得正香的闵允其,叹了一口气。
“唉,这算怎么一回事儿啊,这个鸠占鹊巢的家伙,他总不能今晚和他睡一张床吧还是个陌生人啊!”
没办法,他只能跟客服多要了一床被子,打算在沙发上将就一晚。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听到床上的人那痛苦的□□声,他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走到他身旁,看着他满脸通红的样子,程瑾瑜已经用手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
果然额头的温度告诉他,床上的这个家伙他发烧了,不过发烧也是正常的,看他在待在雨里的时间应该很长了,不发烧才奇怪呢。
然后又打了客服电话,跟他们要了退烧药,冰袋之类的退烧物品!
东西很快就送到房内,程瑾瑜认命的把他叫起,喂下了退烧药,然后又把冰袋放在他额头,让他物理降温!
忙了半宿,看他的烧终于退下去后,程瑾瑜直接就躺在他身旁沉沉的睡去。
一大早闵允其醒来只觉得浑身轻松了不少,好久没有睡得像这样舒服了。
刚睁开眼睛,眼前的场景就让他吓坏了,看着装修高档的屋子,顿时惊呆的坐了起来。
看了屋子一圈,才发现床上还有另外一个人,只见那人趴在床上,头发盖着脸,看不清样子。
闵允其轻轻地往前凑了凑,把他脸颊的头发往旁边拨了拨,顿时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是他!是昨天的那个人,可他记得他不是被自己的话给气走了吗?
自己怎么会和他躺在一张床上,又看到身上的衣服全被换了,心里不自觉的想到,难道这人有特殊癖好?
想到这儿闵允其皱紧的眉头,看着程瑾瑜的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
如果事情真如他想的那样的话,他一定会弄死这家伙的!
想到这粗鲁的推了推睡得正香的程瑾瑜,有些愤怒地说着。
“呀,你这家伙别睡了,快醒醒!起来把事情说清楚,我怎么会在这?”
睡得正香的程瑾瑜被人叫起来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实在受不了,一把挥开闵允其那朕推着他的手,不耐烦的吼道。
“有完没完呀!昨晚很晚睡的好不好,你昨晚躺在那,我伺候了你半夜,能不能让我先睡会儿!”
昨晚睡得很晚?
昨晚躺在那伺候了半夜?
这一个个字眼刺激的闵允其眼睛都红了,MD!他就知道这变态狂肯定对他做了什么,不然他怎么会好心的把自己带回来呢?
这人看的人模狗样的,做出的事情怎么那么龌龊恶心呢?
果然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心却是一颗肮脏的心!
想到这他又伸手用力的推了推他,还想睡?这事说不清楚,他就跟他没完!
“呀,你这个变态,不要睡了,睡什么睡,赶快起来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弄死你!”
“啊,你烦不烦呀?睡个觉都不让睡!”
程瑾瑜实际上是被他那刮躁的声音和粗鲁的动作,给弄得心烦意乱。
生气的坐起身体,烦躁的挠了挠头发,然后愤怒的看着闵允其,不耐烦的说着。
“呀,你这个人很烦,都说了我昨晚睡得很晚,事情等我睡醒了再说!!”
“什么!还要等你睡醒了再说,什么睡醒了你现在就给我说清楚!”
看着胡搅蛮缠的闵允其,程瑾瑜开开始有些后悔把他带回来了,不如一开始就打个急救电话把他送医院得了,现在就没有这么多烦心的事儿。
“早知道就打个电话,让医院把你拖走就好,何必让我为了照顾发烧的你,一直忙了半宿,搞得我现在连觉都不给睡!”
做完起身便准备想要去浴室,洗把脸清醒一下!
闵允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刚想要说什么,突然才回味过来,刚刚这人说了什么!
生病...
照顾了半宿....
难道不是他想的那样糟糕,如果真的是他说的那样的话,那自己是不是错怪别人了?
想到这儿,他顿时充满了愧疚,想到他说伺候自己到半夜才睡!
而他自己却一大早上把别人吵醒,非得跟人家算账,啊西,闵允其你可真是个猪脑袋!
这种愧疚之情在他无意中看到床头柜上的降热贴和退烧药时,更是达到了顶峰!
想到这儿,闵允其连忙起身跑到浴室门口,想要等他出来后就跟他道歉!
程瑾瑜在浴室里洗漱完之后便打开门准备要出去,突然被站在门口的闵允其给吓了一跳!
我去,这人怎么站在门口,吓他一跳,不过他很急吗,都站在门口等了,应该是很急吧。
想到这他连忙走出浴室门口,示意他赶快进去解决人生大事,否则那玩意要憋坏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闵允其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指着浴室的方向,不知道他在要表达什么。
程瑾瑜也是心累了,不是说要上厕所吗,怎么傻愣愣的站在那。
“我已经洗漱好了,你要用浴室的话就赶快用吧!”
说完,也不在理会傻愣愣的闵允其,他觉得这人肯定是昨晚发烧,把脑子给烧坏了。
而我们的未来闵大佬,现在则是一脸尴尬的望着程瑾瑜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嘴不知说什么好。
反正自己现在也挺内急的,先解决了之后再好好跟人家道个歉吧!
等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程瑾瑜坐在窗边,拿着手机不知在看着什么。
那一瞬间眼前的画面给了他很大的冲击,程瑾瑜坐在窗户口,阳光洒在他身上,仿佛为他镀了一层金。
那令人惊艳的侧脸高,挺得鼻梁,回眸时那浓密的睫毛,在他眼脸处留下了一片阴影。
更觉得是他身上那特殊的气质,让他不自觉的看的痴迷了起来。
此时他俩还不熟,闵允其根本不知那是什么特殊的气质。
等熟了以后,程瑾瑜会一脸神秘的的告诉他,那是男主角特有的光环。
不过,这跟现在的闵允其毫无关系,他回过神后便有些慢慢吞吞的走到他身旁。
看着正在看手机的程瑾瑜,犹犹豫豫,欲言又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
如果告诉他自己误会他是变态,对他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眼前这个人应该会气炸了吧。
反正自己应该会生气,好心的救了别人,还被误会应该会愤怒加伤心吧。
程瑾瑜察觉到对面的人盯着他好久,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他都有些不耐烦了。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一大早就把他给摇醒,然后又说了一大堆他听不懂的话。
现在又看着自己要说不说的样子,真的是难受死了,想到这儿放下手机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说着。
“有事儿就说,有屁就放,别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似的,糟心的很!”
闵允其: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