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第 1 章

2020-06-11 主角小说

梨园的后台,程瑾瑜正坐在化妆台前,正往脸上上妆。
仔仔细细的往脸上拍粉底涂腮红,定妆涂胭脂,画眼圈,画眉毛画嘴唇。
等到最后一步刚做完,戏台的秦班主,有些为难又有些犹豫的走了过来,对他开口说着。
“瑾瑜啊,我也不想这样,可那群皇军指定要你去包间给他们唱贵妃醉酒,你可不能把他们给得罪了。
得罪了他们你可没啥好下场啊,你得好好想清楚啊!”
听到秦班主的话,程瑾瑜生气地把手中的眉笔朝化妆台上一扔,朝他撇了一眼,不屑地说着。
“哟,秦班主您怕,我可不怕!我倒要瞧瞧这帮小日本鬼子叫我去唱贵妃醉酒,到底有什么猫腻!”
其实他是知道为何请他去唱贵妃醉酒,不就是好奇呗,想瞅一瞅闵将军那个唱戏的好友,到底长什么样子。
不过他不在乎,在心里冷笑一声之后,便要站起身去拿凤冠霞佩。
听到程瑾瑜这话,秦班主就可有些慌了,连忙拦住他的去路,有些乞求又是威胁的说着。
“瑾瑜啊,这么多年我可待你不薄,如果你得罪了这群皇军,我这小小的戏班子可就保不住了。
你可别忘了当年是谁把快要饿死的,你给带了回来,你难道忘了吗!”
听到秦班主的话,程瑾瑜对他翻了翻白眼,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那您怎么不说说,这么多年来,我为这戏班子挣了多少钱,您这戏班子可是我一个人撑起来的,没有了我,您今儿也没有这么好的日子。
我程瑾瑜欠您的人情债,到现在也该还清了吧!再说了,您口中的皇军可等着我给他们唱贵~妃~醉~酒~”
最后四个字还用着京剧的唱腔给唱了出来,一边唱着一边绕过秦班主,准备去更衣室更衣。
秦班主看着程瑾瑜那婀娜多姿的背影,以往那龌龊的心思都不见了!
他现在只有愤怒,愤怒于他刚刚的话他,他的恩情怎么只是用钱就能还清的呢,没有他,他早就饿死了!
“程瑾瑜!!!!”
对于身后传来秦班主的愤怒吼声,程瑾瑜一点都不在乎,他现在只想把自己的战甲好好的穿上,去唱也许是他人生最后一次的贵妃醉酒了。
想到这正在扣盘扣的手顿了顿,又若无其事的继续扣着,轻笑一声。
想起之前有人请他来配合好这场戏,最好是自己能把这几位小日本鬼子给干掉。
他程瑾瑜自问不算是个好人,从小偷鸡摸狗,只为了能活下去,跟着秦班主回了梨园,便开始拼了命的学习基本功。
渐渐的从一个被秦班主捡回来的孩子,到了他们梨园的台柱子,他付出了多少血汗泪,没有人知道。
他在多少个夜晚辛勤的练功,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只知道梨园里面有一个风华绝代的台柱子,程瑾瑜!!!!
每当他表演完,都有热烈的掌声与他们往台上扔的金银首饰,最多再来一句,程瑾瑜可真是个天生唱旦角儿的人啊。
穿戴完整,摸了摸头上的蓝凤冠,程瑾瑜身姿摇曳的走了出来,看着秦班主还站在那大声的喘着气,走了过去,在他耳边轻声的说着。
“您儿年纪也不小了,得注意一下,不要随时乱发脾气,否则哪天自己把自己给气死了,多不合当,这好日子不是刚刚开始吗。”
说完便也不看秦班主,因为他的话而变得铁青的脸,大笑着扬长而去。
刚一出后台,便有人候着,看着出来的程瑾瑜,有些小心翼翼的问着。
“角儿,现在去吗?那几位皇军已经到了,正在等着您呢...”
程瑾瑜斜了这人一眼,冷笑一声,轻抚一下头上的蓝凤冠,一边说着一边走。
“去!怎么不去,不去的话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单独请我过去呢。”
而且如果不去的话,不就没机会干掉这些小日本鬼子了。
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深深的望着这个自打他上台后就跟着他的人一眼。
“明威你跟了我几年?”
明威不知道程瑾瑜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还是谦卑的弯着身子,认真的回答道。
“角儿,您上台已经十八年了,我跟着您也有十八年!”
“....十八年啊......”
程瑾瑜像是突然陷入回忆之中,站在那沉默了半天。
明威看着他站在那半天不说话,小心翼翼的开口叫到。
“角儿?”
这轻轻的一声叫唤,一下子把程瑾瑜从记忆中给拉了回来。
看着眼前的明威,轻叹一声,拍了拍他的肩,沉声说着。
“明威啊,不用跟着我了,你现在回去收拾收拾吧,梨园不太平了...”
听到这话,明威立马瞪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的说着。
“角儿...您这是...您这是...明威不走,您别糊涂啊,您哪斗得过他们!”
见明威还有继续说下去的样子,程瑾瑜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你去我房间我床头那边有个暗格,那里有黄金,你拿去,有多远跑多远,能出国就出国,国内啊,怕是不太平了!”
说完转身就往那几个日本人所在的包厢走去,见明威还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身后,停下脚步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我让你走你就走,我死已经是必然的结果,何必搭上你这一条命,你就带着我的那一份好好的给我活下去!”
明威眼泪已经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已经模糊的看不清眼前程瑾瑜的样子。
他擦了擦眼泪,死死的盯着他,想要把他的样子给刻在脑海里。
“角儿,还有闵将军,他要是回来知道您出了事,他还不得疯掉。”
“这事这件事儿哪能说得准,况且他现在又不在北平,远水救不了近火呀!
得了你就别说他了,我意已决,那暗格里有个匣子,有我一封给他的信,你到时候帮我交给他就行。
你也别磨叽了,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过了一会儿,明威突然下跪,砰砰砰的给他磕了几个响头。
“角儿您的大恩大德名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会带着您那份好好活下去!”
说完起身又深深的对着程瑾瑜鞠了一躬,才慢慢转过身去往梨园外走去。
程瑾瑜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转身望着包厢走去!。
打开包厢门,便发现里面做了四五位日本人,其中有一个坐在上手位,便知道他是日军中位高权重的军官,如果没有猜测的话,他就是他们这次行动的目标吧。
一个经常来他们梨园听戏的少将,站起来对着坐在中间的那一位给介绍到。
“胜村大将,这就是他们这里唱戏最好的,他唱的贵妃醉酒,只要听过的人无一不拍手叫绝!”
说完又对着程瑾瑜介绍着这位脞村大将。
“程先生,这是我们天皇派过来的胜村大将。”
程瑾瑜礼貌地对着那有些居功自傲的胜村大将点了点头,在心里默默盘算着。
‘一个大将两个中将还有两个少将,得!在北平位高权重的都在这,要都灭了那么也能给前线缓一口气吧。’
程瑾瑜想到这也没多说,撇了他们两眼,不仅不慢的开口说道。
“几位是来听戏的,别的场面话我也不多说了,那就唱吧。”
一转身然后就站到了房间的中央,房间内并无有乐器师傅,全凭程瑾瑜清唱。
“海自冰轮 初转腾
见玉兔(哇)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
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 ”
………………
那姿态,那神情把杨贵妃醉后,自赏怀春的样子,和她对帝王的柔情,全部都显现出来。
还有那就醉酒后的娇媚的样子真的是勾得那胜村大将心痒难耐!
他本来就好男风,更别提遇到像这样的极品。
所以等他刚一唱完,他便迫不及待地上前拉住他的手,和刚刚那故作傲慢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哟西~大大的美人,原来中.国还有这样让人难以把持得住的大美人哪。”
说完就想要对他动手动脚的,被程瑾瑜一巴掌拍开他的咸猪手,对他翻了翻白眼,有些不客气的说的。
“哟,谁家的狗没栓住,让他出来到处咬人,不仅没个人样,而且眼神还不好,鬼子果然是鬼子呀!”
胜村大将虽然看得懂他的表情,知道他生气了,可他架不住听不懂中.国话,所以也不知道程瑾瑜在骂他。
可一旁还有在中国待了好几年的藤野少将,听到了程瑾瑜的话冷汗都要流了下来,得亏大将他听不懂中.国话。
还没等他说什么,就听到那大将捂着裆部蹲了下来嗷嗷直叫。
原来是他看着程瑾瑜那生气的样子,觉得有趣,只以为他在欲拒还迎。
便伸手慢慢的摸上了他的屁股,气的程瑾瑜一脚就朝他裆部踢去。
而那个大将措不及防的被踢中了,所以现在正在那痛苦的嚎叫着。
“八嘎八嘎!给我把他抓回去,我要狠狠的教训他!”
两个少将对视一眼,无奈的应了一声,便要上前把程瑾瑜给抓起来,带回去。
至于怎么教训?还能怎么教训!他们这个大将喜欢男人,他们都是知道的,当然是把他弄到床.上教训喽。
程瑾瑜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两个少将不屑的翻了翻白眼,还未等他们动手,送了两人一人一脚断子撩阴腿,一下子两人跪在地上倒地不起。
那两个中将看到这一幕,脸上原本看戏的表情顿时一变,沉着脸也向程瑾瑜扑来过来。
程瑾瑜看着向他扑来的两个中将,不屑的翻了翻白眼,一转身来了一个侧踢,一下子踢到了最先靠近他中将的头,顿时他捂着头躺在地上哀嚎起来。
还有最后一个,那就更好解决了,他练功练了二十几载,有些行家的功夫他也练着,只为了在台上能有足够的体力表演。
刚刚把所有人都收拾完,房间内便开始响起了枪.声,刚刚才缓过神来的胜村大将和两个中将,一下子便中了枪倒地不起。
只见他们额头上有一个小小的血色小洞,正鼓鼓地往外冒着鲜血。
而另外两个少将正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着,突然听到枪声,又看到那三人中枪倒地,魂都吓飞了。
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往四周扫描着,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可疑人物。
突然看到屋子中央的程瑾瑜正手持着一把枪,正对着他们,吓得那两个人大惊失色。
“你是不想活了吗?竟敢杀我们,我保证只要你放过我们,那你刚刚的事我们就不计较!”
程瑾瑜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着刚刚说话的人,他都把他们的一个大将和两个中将给杀了,就凭这两少将说不计较就不计较当他是白痴吗?
不多废话,他立即给这两人一人开了一枪,顿时鲜血就从他俩的脑袋上流了出来,可那双眼还死死地瞪着程瑾瑜。
看着他们死的不能再死的样子,松了一口气,他以为这些人会立刻反应过来,给自己来一枪,结果却没有。
程瑾瑜便想要转身离开包厢,准备离开梨园,越远越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他还没有走两步,忽然耳边传来了一声枪响。
“砰!!!!”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