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十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第十章
将一切映入眼中的魔术师,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那家伙,直到现在都没有丝毫长进,被弟弟妹妹讨厌也是理所当然的。
观测世间一切的魔术师,凭借着自己的兴趣游走在人类中间,见证过无数故事的落幕,也曾插手过人类史的进程,辅佐了大不列颠四代君王。
梅林喜欢见证美丽的事物,人类对于她来说,更像是在观赏精美的景致。这也无可厚非,非人的存在,无法理解人类的感情。
她原本只不过是个旁观者、塑造者,可是——事情不知何时偏离了轨道,发生了转变。到后来,直至令她成为了参与者。
这一系列的角色转换,令人始料未及。
“大不列颠需要王,可世界不需要。王一旦死去,神秘便会彻底消失。”
只要作为红龙化身的亚瑟王双生子死去,不列颠就会毁灭,若王不死,则神代永无终结。
“这正是世界线的收束,无人可以破除,就连你都不行。”
早在兄妹二人拔出剑的那一天,魔术师便给予了这样一则预言。
“即使如此,阿尔托利斯,你仍旧想要这样做吗?”
“不,不是这样的,梅林。应该说既然如此,我才更应该去唤醒「奇迹」——我想要让她重返人间。”
“你知道这是多么傲慢又可怕的事情吗?”
“我知道。”王的时间被定格在少年时代,碧绿的瞳孔里流淌着莫名的笑意,他的语气那样笃定,正如同他一贯那样,仿佛说得出口就做得到:“但是,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梅林。”
她的未来拥有无限的可能性,她的时间不该止步于此。
这实在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对双生子。
梅林这样想。
阿莉克希雅作为王的双生子,同他共享王座,与世界抗争,驱除外敌,治理国家。阿尔托利斯了解阿莉克希雅,就像阿莉克希雅了解他那样。
“杀死她的那一刻,我在想,不能让她的努力白费。”
该说是默契还是什么呢,总之,这对相依相伴而生的兄妹,对于对方的举动已经是如同本能一般,可以立刻理解。
梅林总是说她喜欢美丽的事物,而那的确是异常美丽的死法,阿莉克希雅宛如风一般的来去,她的旅途绚烂而又耀眼,壮丽了整个人生。
是啊,梅林扪心自问,人类这样宛如烟火一般,绚丽而又短暂的一生,不正是她一直以来极为乐见的事物吗?
那实在是太过于美丽的故事。
可阿莉克希雅并非是“完美的、理想的王”,甚至可以说,她太过任性自我,就连“合格的王”都是勉勉强强达标。
她一往无前,从未退缩。却并不是为了人民举起剑,也不是为了国家去战斗,只是单纯的因为自己的渴望而奔赴战场,纯粹又霸道的圈住地盘不准任何人干涉而已。
阿莉克希雅既不是英雄,也不是伟人,只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坚强到不可思议,却又极端任性的小姑娘。
就这点而言,也许阿尔托利斯作为王都比她更合格。
这对双生子,他们成长起来的模样远超她的预料,也终于让梅林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与傲慢之处。
所谓“完美的王者”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然而她居然直到现在才迟钝地发现这一点,她所培育的并不是什么理想的王,只是——两个傻瓜而已。
在那之后,梅林将自己幽闭于巨石之中,倘若阿莉克希雅得知这件事,肯定会觉得她的所作所为难以理解,于是报以毫不留情的嘲笑吧。
“胆小鬼。”
她的死法难道不够“美丽”吗?有什么无法面对的。
奇怪,这究竟有什么无法接受的?
什么时候,非人的存在,近乎永生的梦魇之女,竟也会无法直视死亡?
话说回来,即便人理烧却将她带回,但这可称不上是“奇迹”。
她早已不是阿莉克希雅,也更加不可能……被阿尔托利斯带回人间。
可那种东西谁有在乎呢?
“你笑得很恶心。”
当然,这种时候不解风情的家伙也是有的。
比如软妹。
“不打猎的人没饭吃。”
“这真让人感到委屈。”梅林小姐姐脸上浮现着的微笑,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她话中所述的意思:“我可不擅长那种粗暴的事情。”
“哦,擅长粗暴的事情真是抱歉。”
源初连鄙视她的动作都懒得做了,她百无聊赖的坐在一边,看着别人料理她打来的野猪,任由魔术师将目光投注到她身上。
“为什么连盐都没有。”
迦勒底的master一脸嫌弃,软妹觉得非常悲伤。
黑暗料理,黑暗料理。
他们所在的地方距离卡美洛特有一段距离,步行到日中的时候,仍旧是人类的旅客们自然要进食。
加拉哈德此次出行,不过是奉王后之令,来探望王妹而已,他随身携带的除了剑与盾牌,就只有少得可怜的干粮。
大不列颠很穷,真的。
出生在这里的人们实在是太惨烈了,这里的土地太过贫瘠,山脉湖泊资源匮乏,农业方面也异常落后,妖精们正在退出这片大地,神秘缩减的速度越来越快,现有的船只也不适合进行大规模的航海。
可是王一直在努力,他可以与世界抗争的时间并不多,于是不断在寻找着可以令子民们生存下去的方法。
“Master,如果是在说调味料的话,我这里有哦。”
“哦?很能干嘛,恩奇都。”
“但是乌鲁克的风味,不知道现在你还习不习惯?”
恩奇都蹲到她面前,声音是一贯的柔和,略带笑意,翠绿色的眼瞳似乎在闪闪发光,柔软的金色涟漪出现在源初手边,“之前经常有在野外的时候,我也因此能够看到非常美丽的风景,那的确是非常棒的体验。不过,听说某个家伙一直吵着要吉尔做饭给她吃,所以自顾自地装了许多材料进去。”
他想了想,那似乎已经是异常久远的事情了。
野外的星空非常美丽,面前的篝火也非常温暖。
“本王的宝库可不是让你们这样用的。”
交换身体以后,吉尔伽美什这样跟他抱怨过,“哼,面对本王的手艺,心怀感激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竟然还敢大言不惭。普天之下,敢不感恩戴德的无礼之徒,就只有那么一个。”
于是恩奇都看着焦黑的野兽尸体,更加毫不留情地嘲笑起他来:“真可惜,我无法和‘她’交流,否则一定要天天一起讨论你愚蠢的模样。”
软妹哼笑了一声,若无其事地甩锅,她一点都不想和谁认亲:“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啊,恩奇都,早就说过你认错人了。”
话说如此,但源初一点都不见外,就那样理所当然的把手伸进那些金色漩涡中,埋头翻找起来。
唔,她原来在这银行里存了些啥来着。
是错觉吗?
软妹的表情蒙上一层疑惑,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擦过了她的指尖,似乎带着温度。
但那触感一闪即逝,于是源初便也没在意。
“找到了。”
源初把她的烧烤架原封不动地搬了出来。
恩奇都“……”完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完之后,他帮忙把烤架送到加拉哈德那边。
可怜的加拉哈德顶着受伤的脸,还要被压榨成为做饭的劳动力,罗马尼·阿其曼简直无法直视迦勒底这个霸道的御主了。
“这、这样不太好吧,咳咳,那位加拉哈德先生已经很可怜了……”
“医生闭嘴,吃你蛋糕。”
罗马尼·阿其曼含泪吃蛋糕——个鬼啦。
不是,虽然他的确很喜欢吃蛋糕,也很高兴源初这孩子有注意过他的喜好,但是他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吃蛋糕的好吗?
心好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