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九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第九章
阿尔托利斯再一次重复而又机械性的、做了相同的一个梦。
梦境中的场景他再熟悉不过。
他的四周燃烧着喧嚣的火海,极度热烈而又可怖,是连天空中落下的滂沱大雨都无法浇熄分毫的程度。
“去试着,打败巨龙吧。”
此时此刻,男人的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如同往常般笑着、并且说出这样一句话的魔术师的身影,她总是喜欢那样说,并且话中真假掺半,令人捉摸不透。
阿尔托利斯与双生妹妹阿莉克希雅自出生开始,便生活在养父艾克托家中,从小习剑,未曾停歇。他们从未见过亲生父母,而在梦中教育他们、陪伴他们度过的正是梅林。
艾克托有时候看着他们的眼神极为复杂,阿尔托利斯不是没有意识到——更准确的说,他是在对阿莉克希雅的存在感到棘手。
是啊,明明是个女孩子,却要像个无坚不摧的战士一样生活,为了成为“王”而去磨砺自己,更可怕的是,她享受这样的人生,并没有觉得丝毫不对。
小时候的阿尔托利斯没能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说他早已经习以为常,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结合了人类与红龙因子,因而诞生的“王”,有两位。
阿尔托利斯与阿莉克希雅,相伴而生。
那时候,他拔起了插入石中的圣剑,围观群众当然无法认可,他这样毫不起眼的家伙竟然会被选王之剑认同,因而即将成为王的事实,提议让他将剑再次插回去,重新进行选拔,结果被一脸不耐烦的莉莉结结实实的揍了一顿——是的,当然,她使用的武器当然是近在咫尺的圣剑。
“恭喜,拔出圣剑的二位,你们就是不列颠的新王。准备好迎接终焉了吗?”
“笨蛋才要成为王!”
面对着梅林的笑容,阿莉克希雅一脸义正言辞的驳斥,随手就把惨遭嫌弃的圣剑扔到了兄长脸上:“大忽悠快点滚蛋可以吗?”
“舍弃人类之身成为王,这种事交给我就好了。”
阿尔托利斯顺手拍了拍妹妹的脑袋,揉乱了她柔软的金发,“毕竟,莉莉只要开开心心的,每天充满活力的去打人就可以了。”
“阿尔托利斯你这混蛋又仗着身高乱来!在打别人之前先宰了你哦!”
说什么拔起圣剑时间就会定格,因为他们是双生子,本就是同一人所以才会成为王,简直匪夷所思。但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彼此的人,他们是双生子,没有谁能够亲手磨灭这份牵绊。
不过是共享王座,如果做出了错误的决断,只要有对方在,就一定还能有缓和的机会。
是的,一定。
阿尔托利斯抬起头来,透过染血的眼瞳仰望起占据大片天空、几乎要遮挡住他全部视线的巨龙——卑王伏提庚。
那是出卖国家,招来异族,企图颠覆王的统治,将不列颠纳为己有、引向灭亡的魔王,同时也是他们兄妹二人的叔父。
出现在眼前的实在是过于伟岸的身躯,就连阿尔托利斯也不得不去称赞。
咆哮着的巨龙投下了黑暗的阴影,引来了强烈的风暴,无边无际的乌云覆盖住视野,几乎压迫得人要窒息。
可“亚瑟王”正是名副其实的常胜之王,谁都无法令他们屈服。
他看到双生妹妹飞速掠过他旁边,向他投来尖锐的一瞥,露出平静而无畏的微笑,随后再也没有回头:“你在发什么呆。”
“不准犹豫。”
那一刻,他没能理解到这句话的意图,他甚至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抓住风。
然而,他看到双生妹妹一跃而起,举起湖中仙女所赠的圣剑,毫不犹豫地投身于魔龙腹中。
“圣枪,拔锚!”
此时此刻的阿尔托利斯果然没有丝毫犹豫,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是如此沉着冷静,甚至夹杂着凛冽而又冷酷的气息——他就这样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妹妹。
圣枪与圣剑同时凝聚起了无尽的光辉。
两道异常明亮的光束,一里一外,仿佛互相呼应一般,凝聚起超越时空的光芒。
动荡的光柱吞没了巨龙,烈火和光辉发生了激烈的碰撞,激起无尽的轰鸣,照耀着整片苍穹,焚烧尽森罗万象。
那异常璀璨的光芒,好似穷尽毕生都难以得见。
这宛如终焉般的一战,在徐徐散去的光辉下,就此终结。
“你应该明白的吧,亚瑟王。
只要王还活着,不列颠就没有未来。”
是的,阿尔托利斯当然明白这一点,甚至可以说,他在亲眼目睹了姐妹身负诅咒的模样,就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现在,阿莉克希雅已死,这世上只剩下你一人而已。你什么时候死,不列颠便会什么时候灭亡,那一天绝不会远,但它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到来——我,如此期待着。”
留下了宛如诅咒一般的言语,魔龙宛如磐石般坚硬的身躯就此归为了尘土。
阿尔托利斯久久的凝视着前方,站在这残桓断壁的地方,竟然抑制不了自己想要微笑的冲动。
什么啊,到头来,还是没有什么不同。
“亚瑟王”乃是红龙的后裔,不列颠的化身,王的死将会是对“神秘”的最后一击。
为了彻底将神代终结,亚瑟王的死亡是必须的。
“所谓‘天命’,亦或‘诅咒’,区区这种程度的东西,竟也敢妄想打败我吗?别开玩笑了。”
在这场战斗之前,曾经发生过这样一场对话。
阿莉克希雅翻了个白眼,“高文,你怎么变得这样啰嗦。”
“要是您能不这样任性,我自然不会说什么。”
“……是我听错了吗?大侄子,你……该不会是在教训我吧?”
她难得有这样不确定的时候。
那可是说什么听什么的高文,是“亚瑟王”最好用的剑。
“您的身体已经不适合长期作战,请您养好身体再谈其他。”
高文毫不退让,他早已得知这位王的身体状况有多么糟糕,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不忘跑去战斗。
“喂,阿尔托利斯。”
“什么?”
“我要去战场。”
“可是——!”
阿尔托利斯抬起手来,制止了高文的反驳。
“你是认真的吗?阿莉克希雅。”
“阿尔托利斯,竟然会问这个问题……”她气定神闲,脸色苍白的惊人,却也好看得惊人,眼瞳里像是燃烧着生命|之光。“你是傻了吗?那家伙,可是要毁了我的地方啊!”
“啊啊,你可真是任性。这种时候,我宁愿我从未这般了解过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谁都无法阻止她,就连阿尔托利斯都不行。
哪怕他们彼此互为半身,从未分离。
但也正因如此,阿尔托利斯才更加不能忽视她的意愿,剥夺她的未来,折损她的骄傲。
她属于战场,而非宫廷。
那是她的荣耀,她心心念念的场所。
她讨厌束缚,钟爱自由。
如果真的将她困住,那才真的是——
“话说回来,我是你王兄。”
“你还真敢说呢,阿尔托利斯,想打架吗?”
“你才是任性起来令人头疼。”
没能死在战场上,反而被诅咒打倒,这可真是可笑——阿尔托利斯认同她的话。
“阿莉。”
“说。”
“我会失去你。”他的口气冷静而又笃定。
“人总会失去所有。”
什么都无法带走。
“敢阻止我就宰了你。”
她的回答异常冷酷,太过不近人情,可阿尔托利斯反而笑了起来。
“真拿你没办法,阿莉克希雅。但是那没关系——”他说着,眼神认真而笃定:“你一直都在我身边。”
“那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阿莉克希雅笑了起来,“我只会把你忘掉。”
她的坦然抵达极致,只会触痛他人。
“无所谓,那就试试看好了——”阿尔托利斯报以爽朗的表情,真亏他还能笑得出来。“我会让你重返人间。”
“你是蠢货吗?”阿莉克希雅给了他一拳,却没什么力道,这让她感到非常不爽:“我拒绝。”
于是在那之后,不列颠以众位战士与王的牺牲作为代价,迎来了最后的繁盛。
阿莉克希雅的长眠之地坐落在异常僻静的地方,她不愿与任何人呆在一起,阿尔托利斯当然不会不满足她。
臣民们哀悼着王的逝去,痛惜着少女的早亡。
王,舍弃了一切去保护不列颠?
别开玩笑了,那位少女,可不是为了这样帅气的理由去战斗的。
明明知道这一点的,不是吗?
她只是单纯而又近乎执拗的、渴望着战斗而已,最后迎来宛如冰雪般消融在阳光底下的结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总是那样漂浮不定,任何人都无法挽留。
为战斗而生,为战斗而死。
战无不胜的亚瑟王,不老不死的亚瑟王,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也是有死去的那一天的。
他明白,他当然明白。
该醒来了,他这样告诉自己,于是缓缓睁开了眼睛。
因为他还需要去面对令人愤怒的事实,不知是谁,出于何种阴谋,令“阿莉克希雅”重返人间。
“阿尔托利斯,你在看哪里?”
——他思念已久的少女,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并且,向他举起了武器,投以嘲讽般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