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八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第八章
可怜的加拉哈德,在被无视很久以后,终于被这群家伙很有良心(?)的松了绑。
人理烧却,圣杯,迦勒底,从者,这些对于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梅林,你——”
梅林对着他眨了眨左眼,将食指竖起压住嘴唇,比出“嘘”的姿势,示意他闭嘴。
“来,凯茜·帕鲁格,不来握个手吗?”
她笑眯眯的,对着灵长类杀手招了招手,惹得芙芙更加警惕地跳到了玛修的头顶,从喉咙里发出警告似的呼噜声。
“哎呀,这可真是让人为难,明明那样恶劣的对待你的人不是我喔。”
这个气息和感觉,绝对是梅林没错!!!
芙芙开始和体内想要飞踹梅林的欲望作斗争,不行,他觉得这好艰难哦。
“呃,很抱歉,芙芙平常不这样的。”
“没关系,迦勒底的小姑娘,我知道的。”看到梅林笑容更盛的脸,芙芙干脆一个起落,跳到了源初身上。
迦勒底的御主看了他一眼,任由他呆在身上。
‘哦哦哦果然……’芙芙发出低低的鸣叫,他回想起和梅林一起避入阿瓦隆之前,同某些人战斗过的场景:‘这家伙虽然在初次见面时,和阿尔托莉雅还有凯打我的时候毫不留情,但对上梅林的这种时候还是会一致对外的嘛。’
“加拉哈德先生,我想了解一下,为什么亚瑟王会在这个时间段就去世了?”玛修提出自己的疑问,“因、因为,在我对于亚瑟王的记忆中,他不应该就此终结传说。”
这是所有人共同的疑惑,在加拉哈德未被圣杯指引的时候,亚瑟王却已经长眠?无论怎么说都很奇怪吧?
这难道就是人理烧却的后果?
“你们似乎误会了什么。”加拉哈德平静地说道:“虽然阿莉克希雅女王很早之前就已经过世了,但是‘亚瑟王’仍旧在世,国王陛下最近因为一些事情远赴边境,短时间内恐怕赶不回来。”
“呃,等一下?”罗马尼·阿其曼开始混乱了,“阿莉克希雅女王?国王陛下??”
“亚瑟王是双生子,一男一女,从始至终都是这样哦。”
梅林撩起颊边散落的长发,将它别到耳后,笑吟吟的瞅着源初,“我心爱的红龙们,可不是那样轻易就会被打倒的。”
“所以国王还活着,女王死了,那另一个亚瑟王——特指躺在教堂的那个——就是我们在特异点F遇到的那家伙吧。”软妹一脸若无其事的插话,觉得自己相当机智的开始胡说八道,“啪”的一声,就往阿尔托莉雅身上扣了个黑锅:“金发,矮个子,呆毛,没毛病。”
亚瑟王本来就是个女孩子啊(捧读)
梅林相当给面子的也开始胡说八道:“哎呀,原来你们遇见过我的王啊?她是不是很独特?要不要听我说王的故事。”
这满腔热情顿时惨遭软妹冷酷无情的拒绝:“不听。”
这边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迦勒底的人竟然深深的,信了。
毕竟特异点F是亲身经历过的场景,“亚瑟王”阿尔托莉雅的存在,又是他们亲眼所见,由不得他们不信。
可是面前这一切都让加拉哈德心中的谜团越来越大。
那时候,那声“阿莉克希雅”绝对不是错觉。
他看了看梅林微笑的脸庞,又默默地把疑惑咽了回去。
阿莉克希雅是那个男人最为尊重的女性,她的存在对于加拉哈德来说,是非常令人好奇的。
昔日的圆桌第一首席,一直陪同着女王活跃在战场,正是她最忠诚的剑。哪怕她死去多年,他都不愿再回到卡美洛特,而是守候在边境线,那个二人一同奋斗过的场所。
高贵神圣的“亚瑟王”一共有两位,乃是双生子,从出生开始便从未分离,在选王之剑的认可下,凭借着自身的功绩而荣登王位,这本就是世人皆知的事情。
那个时代的人们一直非常关注这两位新王,因为在此之前,无人听闻过双王执政的事情。
这样玩笑般的“选王”,实在不令人不好奇这个国家的下场。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亚瑟王x2”开始逐渐大放异彩,活跃在战场中。
现如今,女王阿莉克希雅早已亡故,这件事更是无人不知,她留给世人的只有令人遐想和惋惜的英勇事迹。
国家需要有人治理,外敌需要王来清除。
“亚瑟王”一直分工明确,你在战场,我在后方。
双生子正是这样的一种关系,从未分开,从未远离,你的身后有我,我的背后有你。
兰斯洛特一直以来,都是女王的第一骑士。
加拉哈德出生时,那位女王已经去世,但他仍旧能够从无数人口中拼凑起过去的往事。
王与骑士从尸山火海里闯过,无论遭遇什么战役,都从未退缩过。
这样的情谊,难道还不能够让圆桌首席终身未婚,固执地守卫在边境线吗?
这样高贵又匹配的二人在生前就一直引起国民们津津乐道的谈论,女王死后,圆桌首席的所作所为更是遗留下无数令人遐想的空间。
很不可思议对吧?
就算提起自己的“父亲”,哪怕同为圆桌一员,他也依旧觉得那是个陌生人。
加拉哈德在修道院长大,也从不奢望什么父子亲情,他母亲伊莲做下了错事,理应得不到谅解。
“——所以,现在去哪儿。”
迦勒底的御主冷不丁地问了一句,“圣杯在的地方?”
众人的目光齐齐投向了加拉哈德这位在亚瑟王传奇中,有着非常特殊经历的骑士。
“抱歉,梅林,我拒绝与你们同行。”
被绑的久了,直到这时,加拉哈德浑身的血液才终于再度活了过来,听到他们的对话,他忍不住皱起眉,目光平淡地直视着宫廷魔术师。
“王的长眠之地被损坏,我需要返回宫廷,去向王后请罪。”
“这倒的确是呢,那我们一起去卡美洛吧。”魔术师以一种更加令人捉摸不透的态度,如此回应,谁都无法从她微笑着的美丽脸庞上看出任何端倪。
“可不能放跑罪魁祸首喔。”
被点名的源初不爽地轻啧一声。
“虽然很抱歉与女士争斗,但我以亚瑟王骑士的身份,向您发起邀约。”加拉哈德站到源初面前,“我希望与您继续那场未完成的战斗。”
“——好啊。”
在玛修出声阻止之前,源初已经率先答应了下来。
虽然不觉得拿回自己的东西有什么不对,但是骑士的死脑筋一定觉得这样的方式无法接受,忠诚、荣耀,一直是他们视为与生命同等重要的事物。
奇怪,这关她什么事情,源初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顿时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她这种讨厌麻烦的人,什么时候会替别人考虑了。
……果然,骑士这两字有毒。
“需要武器吗?”
“不需要。”
源初的声音完全不似一般女性的柔软,而是带着点点冰冷的金属质感,以及满满的压迫感。
哦,恩奇都很开心地想,她果然没变,哪怕不再是黏土——不,与他不同,正因为她是人类,所以才会有成长的可能性啊。
对于“恩奇都”来说,这可谓是难得的“奇迹”。
他喜欢这样的“御主”。
“失礼了。”
加拉哈德严阵以待,此刻面前这位少女在他眼中已经不再是一位女士,而是他需要全力以赴的对手。
“有意思,我想我喜欢你,骑士。”
漫不经心的神色自源初脸上缓缓退去,笑意宛如浮光掠影般在她眼底掠过,少女的眼瞳越发熠熠生辉,整个人都犹如出鞘的剑一样锋芒毕露。
既然转换了角色,已经成为对手,加拉哈德也不再顾及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