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六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第六章
“——于是,我们就这样绑架了亚瑟王的骑士。”
“等等?等一下!等一下啊!”
罗曼医生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险些把自己给呛死,他悲伤地捂住脸:为什么连玛修都已经习以为常了?阻止她啊!谁都好,快来个人阻止她带坏玛修!
他虚弱地说:“玛修,你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吗?”
“我知道你的顾虑,罗马尼亚,但维修费我是不会出的。”
源初异常惬意的仰面躺在草地上,她一脸正直,开始胡说八道:“都是罗马尼亚你的错吧,随随便便的把我们转移到了别人的墓地,还砸坏了别人的屋顶。”
恩奇都早就习惯了某人厚颜无耻的渣男秉性,因此并不惊讶。
他用着捧读一般担忧的老母亲口气这样说:“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吗?Master真是太辛苦了,没有受伤真是幸运。”
“……谁是罗马尼亚啊?给我好好的喊别人的名字啊御主!还有,不准带坏别人!!”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被解放天性的熊孩子啊?
罗马尼·阿基曼倍感悲伤。
“医生,我觉得这只能说是将错就错。”
玛修叹了口气,前辈先是掀翻了别人的栖息之地,抢了某位无辜死者的陪葬品,硬说是自己的东西,后来又和恩奇都先生打架,完全把好好的教堂破坏得一干二净,在那种情况下,就只能先打晕加拉哈德一起带走了。
否则被卡美洛全城通缉该怎么办哦。
玛修也开始一脸老母亲的担忧,她想了想前辈东躲西藏的画面,顿时更加忧心了。
一直将棺椁放置在那里不愿下葬,根本就代表着仍活着的人无法接受亲人的离去吧。
那时候,加拉哈德的确说了“是谁敢打扰王的安眠”这样的字句。
若他真的是亚瑟王的骑士,那么躺在那里的人就只能是“亚瑟王”。
可是说来也奇怪,在无数版本的传说中,加拉哈德都是先一步远离人世的那位,伴随着亚瑟王和莫德雷德的死去,所有故事才算终结。
“加拉哈德”既然还在,“亚瑟王”又怎么可能会死?
“如果这个时代发生了什么异常,达成能够构成特异点的特质,探问一下这位加拉哈德不是很好吗?”达·芬奇的声音传过来,显得格外意味深长:“身为能够捧起‘圣杯’的骑士,他一定明白的吧。”
听见这个词,源初似有所感,下意识地按了按额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下一秒就会被魔音贯耳。
大概是错觉。
“圣杯?这一点也不公元五世纪!就算是拿到了圣杯,也拯救不了他们迷一样的科技树!”
源初下意识地就觉得,这片土地异常贫瘠,农具和种植技术异常落后,如果在这里长大,那绝对会是非常惨痛的经历。
恩奇都正好奇地蹲在加拉哈德旁边,戳了戳他用来战斗的武器。
那是一面盾牌,镌刻着神圣的文字,象征着至高的荣光。
“Master。”听到达·芬奇的话,他迅速的把对方的盾牌甩到王之宝库里,然后非常理所当然地说,“要把他弄醒吗?”
源初看到他无辜的笑脸,不由哼笑了一声:“你还真是能干啊。”
她转而看到玛修一脸凝重,于是出声询问:“怎么了,玛修?”
被点名的玛修感到非常惊讶,她突然意识到,源初似乎真的在对待别人的态度上发生了极其微妙的变化,这样主动地关注别人,在此之前,她连想都不敢去想。
她似乎“活”了过来。
在那之前,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呢?有着怎样的目标,世界真的映入她眼中了吗?
又有谁能够知道啊?
“不,没什么,前辈,我没事。只是前辈……出乎意料的,和Lancer感情很好的样子呢。”
玛修失落地叹了口气,又重新微笑起来。
不管怎样,能够见到她开心的模样就已经足够了。
关于“加拉哈德”的事情,玛修的心中浮现出了一点猜测,但是,她无法确定那个猜想,所以最好保持沉默。
如果、如果那个时候救助她的英灵真的是——
“你们到底是谁,究竟又想知道什么?”
一反狼狈的模样,加拉哈德平静地说道,他紧紧抿住嘴唇,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那圣剑早已远离人世,陪同着“亚瑟王”长眠。
他竟然能从某位少女战斗的身影里,得以窥见另一位“亚瑟王”的英姿。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加拉哈德还未出生,阿莉克希雅便早已死去,他从未亲眼目睹过那位为民所仰的王的真容。
但是大不列颠对于那位“王”的怀念,从未中止过。
加拉哈德了解到的阿莉克希雅,大部分来自于民众的诉说,小部分则是如今还在的那位王吐露的真相。
“我们想知道这个时代所发生的‘异常’。”似乎知道御主实在过于不靠谱,罗曼医生接过话茬,娓娓道来:“我们来自未来,一个名叫迦勒底的组织,有人蓄谋已久,烧毁了人理。”
他表情严肃,似乎又一次回想起自己看到的场景。
彼此双方总算是可以好好的坐下来交换情报了——个鬼啊!
仍旧被捆着的加拉哈德冷静的听完了对方的来意,他明白这样的事情若是谎言,则是完全是没有必要诉诸于口的。
‘圣杯’已然降临,这是事实。
王奔赴在前线,浴血奋战多日,那也是事实。
“这可不是正确的待客之道啊,远道而来的御主。”不远处传来一声叹息,来人抬起被兜帽遮挡住的脸庞,显露出堪比虹光的银发,“——反客为主可不是好习惯。”
“我亲爱的……阿莉克希雅。”
加拉哈德悚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