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第三章
“现在已经确定第一特异点为:位于公元五世纪左右的不列颠尼亚,那座岛屿发生了异常,请务必万事小心。”
“不列颠尼亚?这称呼略叫人不快。”
源初自己倒也说不上来这感觉从何而来,她自顾自地躺进了用来进行灵子转移的舱,来到了几个世纪以前的世界。
这片土地上,仍旧残留着神秘,但迎接她的却是异常贫瘠的地域。
“——?”
是错觉吗?源初挑动起眉梢,眼神在一瞬间发生了极为微妙的变化。
那种来自体内魔力上的牵引,有点陌生,实在给人感觉很奇妙。
“怎么了,前辈?”
耳边传来了厚重的福音,是谁在祈祷着什么吗?
玛修揉了揉跳上自己肩头的芙芙,抬起头来,环顾着自己转移到的场所。
这里应当是某处教堂,阳光透过彩绘的玻璃窗投射进来,拱形的天花板描绘着寓意深刻的图像。
可若将它单纯地称之为肃穆的教堂,却又似乎有些并不妥当。
玛修没有在这里看到哪怕一樽神像,总是庄重而严明,神圣又慈悲,平静地注视着世间万物的天主,那是教堂必不可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咦?”
玛修凝视着从四方的墙壁上一直蔓延到天花板的图像,慢慢的,似乎看明白了什么。
“前辈,这些壁画好像在说什么故事啊——”
它所描述的正是一对双生子。
同样的金发碧眼,相似的面部轮廓。
相伴而生,从未分离。
共同执政,分享王座。
他们互为半身,是世界上最接近彼此的人,没有谁可以磨灭那份羁绊。
可是啊,后来事情发生了转变。
阿莉克希雅早已死去,现如今仍端居于王座之上的王,孤寂的身影时刻映入骑士们的眼中,但那是任何人都无法插足、也无法染指的存在。
得知了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之后,源初的目光果断转移开了。
这些都与她无关,最重要的是——
“这里有我的东西。”
源初如此确信,她近乎笃定地说:“它就在那儿。”
凭借着直觉一样的预感,少女笔直地走向某个方向,最终停下脚步,在放置在不远处的棺椁处站定。
它普普通通,极为朴素,并不出奇,一点多余的缀饰都没有。
如果说这棺椁有哪一点最引人注目,恐怕唯有印刻其上的字迹吧,那简简单单的一个词语,所寄托的感情却实在过于厚重——“光芒”。
“等、等一下!前辈?我们不能去打扰别人啊!!!”
眼见着源初俨然有伸手拆那棺盖的举动,玛修顿时警觉地盯住她,“您也别想打我盾的主意,我是不会帮您撬开它的。”
“——这个剧情发展很奇怪吧?”罗曼医生听到通讯那头传来的声音,顿时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一过去就拆别人的棺材吗??说好的拯救人理呢?!”
“那种事我可没有说过。”
源初假装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她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人。
“是谁胆敢打扰王的长眠!”
身负铠甲的骑士见到有陌生人出现在这间内室,顿时拧紧了眉毛,严肃了脸色。
见到这两位少女的衣着打扮,他下意识地将视线投注到对方的脸部,极为郑重地声明:
“这里是「亚瑟王」的居所,异邦的少女啊,即便只是误入此地,你们也最好速速离去!”
圣杯现世的事情,早已在卡美洛特已经流传开来,如今外面战火不断燃烧,亚瑟王一直活跃在前线,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够让他有一丝一毫的分心。
源初看到他腰间的佩剑,顿时眼睛一亮。
玛修被这么一抓包,还真的有点慌,而且刚才某人还兴致勃勃的准备拆人家的棺材——“前辈!您在干什么啊?”
伴随着利剑出鞘的声音,源初抢了对方的剑,反手就把那棺椁一劈两半!
“!!!”
“前辈!!你竟然真的这么做了!!!”
玛修·基列莱特几乎是在尖叫,她已经不敢去看那骑士的表情了,人家效忠的主君的坟都被拆了啊!!
听到这个声音,知道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罗曼医生顿时吓趴。
玛修感觉心好累,虽然与前辈达成了共识,一起并肩战斗,但是——她有时候真的无法直视源初的奇思妙想。
源初一直不是那样温情的人,她活得太洒脱太肆意,总是一意孤行,从不去顾及他人的感受,却又非常奇妙的,无法让人去驳斥她的冷酷。
佩剑被人抢夺,这对于骑士而言,确实是不吝于羞辱的举动。而且那女孩,她竟然、她竟然拆了那位王的——!
“出什么事了,加拉哈德?”
一道柔软的声音由远及近,打破了诡异的魔障。
那个名字从他人口中脱口而出的那一刻,玛修体内的灵基像是被什么击中,让她顿时愣在了原地。
——加拉哈德?
玛修惊讶地将目光投注到骑士身上,正如同看着镜像一般,那无与伦比的微妙感终于浮出了水面,变得清晰无比。
那种来自于灵魂上的共鸣十分的微妙,让玛修感觉非常亲切,不同于对前辈的熟悉感,那就好像是——
“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促使您做出这样的举动——我都要赌上骑士的名誉,在此向您发起挑战!”
柔软无害的气息终于从骑士身上彻底退去,他的眼瞳里展露出了攻击性。
这已然是罪大恶极的过错!
“啊啊正合我意啊,骑士。”
加拉哈德迎接着她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眼睁睁地看着那柄光辉灿烂的圣剑散发出柔软的星光,既华美又威严。
“……你究竟是谁!?”
圣剑认主,选王之剑尤其如此。
除了两位“亚瑟王”,它从不曾在任何人手中发挥效用。
更何况,它早已远离人世,陪同着“亚瑟王”长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