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第二章
这里是位于雪山之上的“天文台”,一个名为迦勒底的人理保障机构所在的地方。
它最初的建立正是基于杜绝人类即将会灭绝的立场,不惜用尽一切手段,都要去避免那个未来。
源初踏入空空荡荡的回廊,瞥了一眼被密封起来的窗外,那里的风景永远只有冰封的雪山,一望无际的大雪细细密密,似乎永不知疲倦。
外界从没有变化过哪怕一刻,晴朗的天空真的存在吗?
老实说,直到现在,源初也仍旧对“拯救世界”这一事实毫无兴趣。
战斗在那里,一往无前便是,其他的有那么重要吗?
“前辈?”玛修站在门外,伸手敲了敲门,轻声喊着御主:“前辈您在吗?”
少女耐心等待了一会,回应她的却只有一片沉寂,这让玛修感到有些疑惑。
“那么,我进来了哦?”
其实这是玛修第一次来到御主的房门前,并且进入源初居住的场所。在那场爆炸发生之前,她们也只是匆匆见过那么一面罢了,本身并不相熟。
房门并没有被锁上,玛修小心翼翼地拧开把手,探进头去,却没有搜寻到御主的踪影。
她的房间冷冷清清,是那种毫无烟火气息的整洁,除了简单的桌椅和床铺,一件多余的装饰物都没有,根本不像是有人居住过的模样。
那种感觉,就好像主人只是下榻了一间酒店,在旅程中暂时小憩一会,并不会久留,反而打算随时离去。
“……这么早,前辈去哪里了?”
玛修强行压下心中浮现出的怪异感,离开了这个房间,沿着走廊一路前往大厅。
“轰——”
训练室接连传来爆破一般的声音,源初警觉地闪躲过数道攻击性极强的魔力洪流,伸出手去,异常精准地抓住直直冲向自己面部而来的球体。
她不在乎那力道的冲击,反而抬起头来盯住监控设备,语气中难掩失望:“你在开什么玩笑?这种东西是要糊弄谁啊!达芬奇,我需要更加强力的对手。”
源初随手把它扔掉,达芬奇不赞同她想要把这些球体换成尖锐物体的提议,让她烦不胜烦。
“这种东西太过机械性。”
哪怕它可以随机发射,也毫无意义,那仍旧是被设定好的“程序”,而非是更加灵活的“变动”。
她眉眼微挑,笑意逐渐蔓延上唇角,源初明明位于视线下方,可少女投注过来的那个眼神,却硬是给人一种正在被睥睨着的错觉。
“这孩子……”罗曼缓缓吐出一口气,以他偏向弱气的性格,倒实在说不出什么犀利的评判来:“不可思议。”
那种不要命的拼搏方式,绝不躲避和怯战的态度,足以看出源初是真的在享受着战斗。
这能够称得上一句英勇无畏,还仅仅只是无谋的热血呢?
“啊,我们迦勒底的这位御主是个不肯服输的可怕家伙呢。”达芬奇微笑起来,虽然被质疑起了设备的功能,但她却没有生气的意思,“那不是很好吗?”
归根究底还是因为,源初这个人,实在太过超出常规吧。
背负起世界的御主可以有许多人格上的缺点,但她唯独不能退缩。
“有动力是好事。”
铸造训练室的已经是极尽坚硬的材质,达芬奇瞧着她身边正在冒着烟的尸体残骸,那正是对她发起过攻击的明证,饶有兴致地打开了广播,“那就来召唤英灵吧,源初。”
“前辈,究竟到哪里去了?”
“你在找源初吗,玛修?她原本是在训练室,现在应该在召唤英灵的地方。”
罗曼医生从控制室里走出来,神情有些古怪,玛修却没有在意,她道过谢之后,立刻高高兴兴地跑开了。
迦勒底曾经尝试过召唤英灵,并且真的成功了,可那地方已经封存许久,如今也不过是重新利用一下而已。
降灵仪式超出寻常的朴素,迦勒底的资源还保留的很好,现在她可以直接进行召唤。
但是——
事情变得有些微妙。
“……”
源初注视着眼前似乎永远不会停留下来的金光,满头问号,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达芬奇同样凝视着法阵,他思忖了一会,微笑着说:“似乎是英灵座卡机了呢。”
骗鬼呢?这玩意一点都不靠谱。
源初看了一眼召唤阵,差点被闪瞎,她觉得那光似乎转的更加疯狂了。
真奇怪啊,达芬奇感到非常困惑。
明明有人回应了召唤,认可了御主,却又迟迟不肯出现,这并不正常。
“算了。”
源初翻着白眼,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最终决定放弃:“无论是谁,如果不能陪我战斗,还是趁早滚回英灵座吧,我需要够格做我对手的从者。”
“你要去哪里?”
“摆出这样的一副蠢脸是要干嘛?当然是整理行装,进行灵子转移,我会自己去寻找对手。”
源初这样说着,眼角眉梢都萦绕着桀骜的笑意,她异常干脆地转身就走。
那些地方应该会有强者吧!
“你还真有动力呢。”
“世界怎么样本来就无关紧要,那种事跟我无关,可被人挑衅到头上,就只能将他们全部打倒!”
远远的,传来她的声音。
“就算没有武器,我也会是最强。”
这个世界只善待强者,弱者只能被迫俯首。人类这种生物啊,不正是因为弱小,所以才能正视自己,不断向着强者发起挑战吗!
源初最擅长的是近身搏斗,而非远攻,利器虽好,却是外物,她绝不会惧怕徒手击败敌人。
她的信念不可动摇,这正是她的兴趣所在。
因为自身足够渺小,所以才更加渴望追逐远方。
源初既非英雄,也无传说,更加没有创造过伟业,她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软妹而已。
“哦?”莱昂纳多·达·芬奇轻声低笑了起来,回想起她凛然无畏的眼神,满溢着狂气的笑容,“这可真是……有趣极了。”
那孩子身上充满了矛盾。
身为人类却想要超越人类,极度任性的自我主义,实在显得那么肆意坦荡,盛气凌人,宛如出鞘的利刃一般触目惊心。
事情究竟会发展成何等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生期待。
“哎呀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远在某处高塔之上的魔术师,脸上挂着可疑的清爽微笑,以近乎呢喃的语气低声感慨了一句:“……出乎预料。”
原来世界也这么喜欢跟人开玩笑,竟然也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啊……只有某个人会擅长这样粗暴的事情。
这里是乐园之庭,一所幽闭的牢房。
“的确令人难以相信。”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同样居于高塔的另一位魔术师——划重点,女性——她遥望起塔外的风景,可那近乎广阔的桃源似乎没能映入她眼中,魔术师的目光似乎穿梭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抵达到了未来的某处。
梅林轻声笑了起来:“那孩子还是这样不服输。”
她竟然会再次出现,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
虽然知道外界已然面临困境,可魔术师竟然怀着莫名期待的心情,安静地等待着迦勒底的到来,以及与某人的重逢。
“人类最后的御主,唯一的希望,这名头实在沉重,不过对于她来说的话……阿莉……不,现在已经不能那样称呼她了。”魔术师撩开颊边的虹发,唇边勾起恶质的微笑,眼瞳中似乎映入了他人无法触及的风景。
“阿尔托利斯一定会怀疑人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