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第一章
从未想过,还能有再次醒来的这一天。
源初打开了顶灯,赤足走到了镜子前,仔细端详着镜中的少女。
她直直地盯住那个镜像,感到异常微妙。
映入眼中的女孩有着正宗的黑发黑瞳,眉眼飞扬,略带稚气,实在异常熟悉。
虽然记忆比较模糊,但那正是她本来的模样。
源初抬起手,隔着衣料抚上肩颈,果然触碰到了那里长长的一道疤痕,她虽然看不见它,对于它的形状却是再熟悉不过。
她身上应当还有许多伤疤,每一处都是战斗过的勋章。
源初其人,生于东都,死于睢阳。
真是奇怪,她这样想。
其实她很少回忆过去,那些全部不可追寻,怀念毫无意义。但只有“源初”所经历过的那段时日是不同的,它构筑和影响着“源初”最基本的人格。
她辗转走过那样漫长的时光,早已忘记了过去的自己,在极为巧合的情况下,才终于回到了最初的地方,成为最初的自己。本应迎来彻底的终结,永久的长眠,却没料到还会有这种事。
人理正在烧毁,历史被迫扭曲,人类失去未来。
救世的英雄?人类的希望?最后的御主?
恶劣的玩笑也该适可而止吧!
“我需要武器。”
少女不爽地轻啧一声,伸手挡住头顶略有些刺目的灯光,发自内心地这样想。
她孤零零地来到这里,失去了所有曾陪伴过她的伙伴,于是在那个被称为“特异点F”的地方,便只能抢了玛修的武器来作战。
“等一下?前辈!”
那时候,武器猝不及防被抢,玛修下意识地愣在了原地。
对于少女焦急的呼唤视而不见,名为源初的少女直直冲了过去,她手持的盾牌与敌人的兵器相撞,激起了异常强烈的火花。
源初并没有使用过类似的武器,她不擅长守护,也不喜欢辅助,只喜欢正面对敌,一路莽过去。但是武器的用法大略是相通的,源初总是有着自己独特的战斗风格,她用力抡起巨大的盾牌,不断欺身逼迫着敌人,使用盾角不停攻击着对方,她几乎夺取了这场战斗中的全部主动权,那样密不透风、不知疲倦的攻击实在可怕。
不知为何,这面盾总给源初一种熟悉的感觉,那实在太过微妙,也显得异常奇怪。
“你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美杜莎一时大意,被逼得节节败退。
呼啸的风声夹杂着烧灼的气息,站过的土地如今已经化为一片焦土,到处都是被灼烧成残桓断壁的废墟,少女听到她的话,却是不耐地拧紧了眉,发出了冷嘲。
“废话少说,来吧——”
源初漆黑的瞳孔里似乎燃烧着熊熊火焰,浮现出寡淡的讥讽和恶意来,她的脸上似乎涌起无尽的狂气,也令那笑容显得异常桀骜不羁。
“魔术那种东西我是不会,但对于怎么怼人还是很有研究的。”
她的武技曾经历过千军万马的磨练,乃是杀人的技艺。
虽然在平和的日常中荒废了许久,但在这充满破坏与杀意的场景中,又重新唤醒了她内心潜藏的渴望。
少女以异常强硬的姿态掠夺了所有人的视线,她露出了兴奋的微笑,浑身上下的细胞都被愉快所充斥。
她打起架来实在像个不要命的狂战士。
也因为这样,让玛修非常生气。
“前辈!请您以后不要这样做了!”
她以非常强硬的态度,抢走了为御主包扎伤口的任务,那并非是被敌人所伤,而是被爆炸所波及。
眼见少女的眼睛里浮现出怒气与担忧,源初感到有些不适应。
她早已过了会眷恋温暖的年纪,对他人的陪伴这类事更是毫无兴趣,也因此,最不擅长应对他人的善意。
“那实在太危险了!”天知道,玛修看到她就那样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到底有多紧张,就连心跳都差点要停止,几乎要窒息,“请珍惜自己,战斗的事放心的交给我。”
源初的身体与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她不是英灵,也不是从者,只是个人类,所以会受伤,会流血,当然也会死。
少女懒得去反驳,也不会傲慢的驳斥那份善意,她只是异常坦然地说:“我不需要保护,不要擅做主张。”
“前辈真是太过份了!!!”
玛修是真的非常生气,她没有被御主的固执所打败,“我要战斗,我完全可以战斗!”
“……你,很够胆啊,小姑娘。”
这样一往无前的勇气值得赞赏。
源初有点惊讶。
她站起身,俯视着对方。
明明她的表情并不严厉,却总是令人感受到一股压迫感迎面而来。
“那么回答我!哪怕会在战斗中燃烧尽一切,即使如此,你,也想要抢夺我的敌人吗?!”
“我是玛修·基列莱特,是与您缔结下契约的从者,是为您而战的盾牌!”身为亚从者的少女,眼神异常坚定,她严肃地诉说着内心的想法:“请不要剥夺我战斗的权利!”
这可真是令人惊讶。
源初这样想。
“你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独身一人走过无数旅程的少女,她的傲慢与狂妄并不能赢得所有人的喜爱,源初也不在乎那些,她唯一信奉的就只有印刻在灵魂深处的信念。这样总是能够轻易的抛弃过去的一切,坦然迎接未来的这样一个人,想要打动她,真的非常难。
前辈就好像是一匹孤狼,她并不拒绝他人的靠近,却也绝不会主动亲近任何人,但是玛修不在乎。
因为那个时候,对面的少女,她的确……抓住了玛修的手。
“那孩子确实有些奇怪。”
达芬奇抵住下巴,如此说道。
以源初的年纪来说,她的战斗技巧实在过于纯熟,那样沸腾的杀气,只会属于真正走上过战场的人。
就这一点而言,就连万能之人都并不能去简单地评判她。
那并非是无法对人敞开心扉,反而是坦然到极致,谁都无法映入她眼中吧。但很微妙的是,虽然她自己毫无自觉,但源初确实有着背负起一切的觉悟。
那个眼神绝不可能骗人。
玛修看着御主挺直脊背的背影,微笑了起来:“温柔却又无情,她很矛盾吧?”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