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9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大嫂你可别急着收卡,这医院还得住几天呢,这么大一家子人,一日三餐的,不能都叫我一个人扛了去,今时不同往日,如今你们家傅荀是出息了,把他二叔撵走,把明仁占了去。便宜都被你们占尽了,别处就该大方点了,你说是吗?”
潘秀华习惯了大声说话,林恩筱已经对这个声音形成了条件反射。坐窗边正享受安宁的她心里一躁,从沙发上起身,潘秀华正握着她婆婆的手,一副不善的样子。
林恩筱眉毛略压,几步便抵近了。潘秀华并没有注意她,所以林恩筱很容易的便将潘秀华的手给扒了开。“二婶,这话是怎么说的,怎么叫傅荀把明仁占了去,你怕是说错了吧?”
林恩筱来的猝不及防,潘秀华有些诧异,盯着眼前这张毫无客气可言,欲要同她撕破脸皮的脸。潘秀华怒言,“长辈在说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
“我看二婶虽然老了,但年纪也没有大到这种地步吧,”林恩筱并不给潘秀华将话讲完整的面子,她也将声音拔高,“明仁集团分明是被二叔搞的就要破产了傅荀才接手的吧,难道你忘啦,嘶……我算算,也不过才三年而已。”手腕上婆婆在拉她,林恩筱反手握住了婆婆的手,握的有力量,握的坚定不退缩。
她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潘秀华被这突如其来的有理有据的厉言弄的有点吃瘪,林恩筱向来难得和谁说句话,乍一看倒和苏芸有些相似,潘秀华有些意外。
她往后退了两步,将林恩筱上下打量一番,“大嫂好福气,找了这么个伶牙俐嘴的媳妇,”
这样不动手的战争,收银台的两名收银小姐不知如何区处,只大气不敢出,也不太敢围观,木讷讷的时不时瞟一眼,然后装木头人。
潘秀华退,林恩筱却放了婆婆的手上前一步,“奶奶也好福气,也有你这个伶牙俐嘴的媳妇。”林恩筱明澈的眸子直直看人。
林恩筱这种毫不相让的态度,让潘秀华觉得屈辱,她也生来就没有隐忍的涵养,心口一股气一冲,挥了手就朝林恩筱扇去。“放肆!”
潘秀华这种丝毫不考虑后果的脾气苏芸是一辈子也不会有,这一幕吓的她瞪眼睛,想要冲上去护儿媳妇,身体却僵的不能动弹。
而林恩筱既然敢抵着潘秀华说话,当然就有抵着她说话的底气,迎着扇来的巴掌她不退反进了一步,一个灵巧的转身,便轻松躲开了,潘秀华连她头发丝都没能摸到。
潘秀华对此有些傻眼,林恩筱躲到了她的身侧。只凭着本能,潘秀华又挥去了一巴掌,而林恩筱平底鞋轻轻一转,长裙裙摆在脚踝上散开,束在一起的发尾划了个利落的弧度,又是灵巧的一转身,这回到了潘秀华的身后。
但是这次林恩筱不只防御了,她刚转过身,便伸了手指在潘秀华正在使力的肩膀上一推,只凭了惯性助力潘秀华就险些跌倒。
高跟鞋鞋跟在地上擦出刺耳的声音,潘秀华才勉强稳住。林恩晓站在潘秀华身后,略向她探了身过去说话,“我练击剑多年,如果婶婶有兴趣,我倒是可以奉陪的,只是你恐怕会输的很难看,到时候再丢了你的体面。”
潘秀华站直,她哪受过这样的愚弄!唰的转脸,气结!林恩筱却肆无忌惮的上前一步,平底鞋稳稳的踏在地面,抵到她的眼前,“我家不是暴发户,也别以你的眼光来看我。哦,还有,江大的身份我凭真功夫来的,因为江大好像真的不缺钱。但我知道有些地方是可以的,只是你得捐一幢楼。”
“要是让我家捐一幢楼,我爸咬咬牙大概也捐了。但是你,或是现在的潘家?恐怕不太容易吧。”林恩筱淡淡一笑,“二婶,暴发户是个贬义词,以后还是少提的好。”
林恩筱挽着苏芸离开了。潘秀华从未如此丢脸,奈何林恩筱不好斗,打不了,说不过,她也怕再继续下去会更损体面!
林恩筱婆媳俩人顺利出了餐厅,室外天光大亮,苏芸一直没有说话,林恩筱突然弯腰探身在苏芸面前,“妈,你不会怪我吧?”
她的长发简单的束在脑后,这下偏着头,头发一顺的滑在肩旁,乌黑柔亮。
来医院前她还对自己的外形进行了设计,浅色长裙外是一件驼色薄衫,还特意系了根腰带,将自己打扮的成熟稳重利落,想要给傅家那一大帮子人留下好印象,然而显然是白费心思了。
对林恩筱的话,苏芸嘴巴里“嘶”的一声,她认真看人,“果果,你刚才那两下,这么一转那么一转的是武术?”苏芸一向温软的眸子里这一刻变的亮闪闪的。
林恩筱对婆婆这样的反映忍不住的笑了,她一直没说话竟然是在琢磨这个?
“小时候妈妈逼我学的,”说完林恩筱抿了抿唇。她脸上素净的很,嘴唇上也是干干净净的。她没再涂点什么,因为那个人都不顺眼到亲自将她的口红擦掉了。
苏芸握着林恩筱的手认真和她面对面站了,“沈瑾把你养的真好。”沈瑾是林恩筱的妈妈。苏芸又道:“她也把家庭关系处的很好,不像我,还连累孩子跟着受苦。”
“您别这么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们家其实也不是像表面那样一团和气的。”林恩筱将沉重的话题一转,“妈,我看要不然咱先别回去了,去河边转转?”
“……这,你也看到你奶奶了,一会儿……”
“没事,你相信我,我有办法保证您不会被人落口舌。你也不用担心二婶会过去嚼什么舌根,如果她想嚼,今天咱守住了,难道奶奶出院了你还得搬过去和他们一起住?”
林恩筱一张青葱的脸朝气的抵在苏芸面前,苏芸笑了,笑的一把捧了她漂亮的像花朵一样的脸,“好。妈听你的。”
医院后有条河,河边绿树成荫,草皮翠绿,草皮上隔一段就长满了丛生的草科花,很具观赏性。这儿是江城的一大景观工程,在河边散步的人很多。
林恩筱以前与傅家人接触并不多,只大概知道潘秀华性格外放,奶奶气势强盛,却并不太清楚这位贤静的婆婆在傅家是这样的处境。但对于婆婆的隐忍,她不太清楚原因,是本性懦弱还是心胸开阔,不愿计较伤神。
在她以为,婆婆没有什么好不自信的,因为她养育出了那样不得了的男人。
在河边散步,小坐,苏芸并不提在餐厅发生的事,林恩筱便也不方便说什么。只是她发现婆婆这会儿挺高兴的,俩人手拉着手在满是花朵的河边溜达了好一会儿。
“果果,咱们回去吧。妈知道你不愿意在那儿待,但是,你奶奶这个人喜欢看表面功夫,你就代表着荀儿,不然妈早不让你来了。”
“妈,你也觉得在那儿待的难受么?”
苏芸笑了一下,嗔怪的轻拍了她一下。
尊老爱幼,但是林恩筱觉得并不是每一位老人都配得上别人虔诚的尊敬,所以她要带着婆婆叛逆一回,她说服了苏芸在车上等她,她自己回了医院,去实行她的一石二鸟计划。
林恩筱一进病房,果然没猜错,气氛不太一样了,只是因为她们离开了一会儿。
人家可以不在乎你的存在,但是你不能不待在这儿。所以她的计划不算失礼。
病房里年轻一辈都没有回来,二婶小婶走不脱,长的不像傅家人的小姑也老实巴交的没有走,几个表婶也在。
屋里拉了窗帘,大家都在外间里坐,老太太斜躺在床上和大家闲话,大概是要准备睡觉了。
顶着那几道异样的打量,林恩筱急步走到老太太床边。
“奶奶,我妈晕倒了。刚刚妈安排大家吃饭,去结账的时候不知道二婶跟妈开了什么玩笑,妈从餐厅出来脸色就白的像纸一样,我让她回家休息,她说奶奶在医院,她作为儿媳妇怎么可以自己回家休息,结果刚走到大厅就晕倒了,她在急诊室休息了一会儿,现在缓过来了,妈叫我来向您请个假,她一定要你答应了才肯回家,否则就怕二婶她们见怪。”
话不能只听一面之词,林恩筱也来个鱼目混珠,潘秀华都将人气的晕倒了,就算有过争执,谁更过份,再明显不过。
反正这也是一套完整的说词,老太太会信谁,就看她自己了。
林恩筱知道碍于林家,老太太也不会十分为难她,果然老太太难得的客套了几句,还叫她回去好好照顾婆婆,明天不舒服就不用来了。
林恩筱得胜回朝!
林恩筱驾着车带苏芸回城南锦华区傅家别墅,路上将请假的事一一说了,苏芸并没有怪罪她撒谎太过,倒是随遇而安的厉害。
大概苏芸对傅家那边的人也是说得过去就行。这点她理解,若要是让她长年和那帮人打交道,她得疯掉,缩起来也是一种自保,无可奈何的自保。
她听妈妈说过些苏芸的事,据说她和傅爸爸感情非常的好,否则也没有灰姑娘的这桩事。所以大概就像她,她也愿意为傅荀做任何事,若要遇上他家人的为难,只要他是与她同心的,她大概也会如同苏芸那般妥协。
但是造化弄人,她有体面的出身,却得不到想要的爱情。
城南,傅家这幢房子很大,正是她小时候遇上傅荀的地方。有一阵子没有回来了,林恩筱又想起了那年,那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那天傅家宴客,人特别多,姜娅将她从爸妈身边拉走,和一大帮孩子一起玩,男孩女孩都有,有两个比她们还要大一些的女孩子领着她们说要去看一个长的比明星还要帅的哥哥。
她们埋伏在一道墙边。
傅家后院极大,绿草如茵,草坪那边有棵黄桷树,树高冠大,童童如伞盖,粗壮的树杆后坐着个少年,看不到脸,只能看到他黑色的裤腿和脚上简单的帆布鞋。
大家你推我挤,就是没人敢过去,结果放弃。
大家就在那角玩,大的两个女孩子花样多,想办法在游戏里设了比大家都不敢做的更为过份的事为赌注,结果林恩筱却还输了!
姜娅给她打气,那两个大女孩子就用激将法,结果她握着手指直直的就朝那棵树走了过去,人也没看清,只知道面前有人,她紧皱着眉毛闭了眼睛,大声说出那句赌注,以便躲在墙角的人听见:“荀哥哥,长大我要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