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去休息室吧。”林恩筱说。
她听以往在家里照料的保姆说,傅荀并不常住御华府,公司里有个休息室,没有出差时常息在这儿。
林恩筱跟随刘秘书的脚步,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很安静,刘秘书也穿了一双软底皮鞋,跟很粗,走路没什么声音。路过几处小厅,一路上偶尔遇到一个人,小心又热切的将她打量一眼。
总裁办公室门大大的敞开着,门口是个开放空间,靠角落安有一张办公桌,桌上繁复的堆着些办公用品,有个女人坐在那儿,见他们来了,起身颔首。
女人很年轻,大概职位低微,或许只起到看守这方的作用,刘秘书并未与之多言,而只关注着她,“太太这边请,”刘秘书伸手指引,林恩筱眼睛随着指导看去。
这个空间很宽敞,右手尽头是一张办公桌,大大的,和家里书房那张差不多。颜色深沉,桌面上堆着些文件夹,有两台坐式电话,一台电脑,一台笔记本,桌角有一盆长势颇旺的绿植。
桌后有一张黑色软皮的宽大老板椅,椅子背后的墙壁上仍然有一副颇为老派的大幅画作。
林恩筱转身看向身后,是几张沉稳老派的皮质沙发。那一边,落地窗前竟然有一台跑步机,跑步机旁有些简单的健身器材,略抬眼,窗外雨势并没有减小。
“原来他是有运动的。”林恩筱暗想。
“太太,总裁的休息室就在这道门后,”刘秘书手指了办公桌左侧的尽头。
“谢谢。刘秘书,你忙你的去吧,我自己等他。”
“行。我和外面小吴说一声,您有什么事,找她,我马上就来。”
刘秘书离开,林恩筱继续打量。
这间办公室比他爸爸的办公室还老派,她知道原因,因为这原先是傅荀父亲的办公室。他病逝于四年前,在那一年后他就回国了,接替他差点将明仁集团毁于一旦的二叔,住进这里。
这事在江城很透明。
他不信封建迷信,但这办公室里有坐假山,有活水有金鱼,看着能让人想到招财进宝、风水之类的。
这办公室的另一处角落有一张高桌,绕着一圈椅子,倒挺适合吃饭,林恩筱将保温桶搁了,转身走开,她推开了办公室后的那扇门。
门里,并不存在别有洞天,一切都再规矩不过。床上床单素净,枕头洁白,墙边有两张沙发,黑压压的卧在那儿,有间浴室,她走进去,盥洗台上的洗漱用品都没有开过封。
因为现在不出差,他都住在御华府。
七点仍然没人回来,八点依旧静静的。
林恩筱从休息室出来,坐到那张高桌上,脑袋搭在胳膊上枕着,米色长裙包裹着她的腿,杏色外套承着她如瀑的柔顺长发,眼睛不知不觉的合上了,浓黑的长睫偶尔颤动。
其实,这个男人她一点也不了解,他的生活,他的工作,他真实的人。
林恩筱在这个静静的空间里,伏在桌上做了个梦。
她提着个保温桶被拦在一道铁门之外,那看门人要驱赶她,她告诉他,她要找傅荀。
“找他干什么?”
“我是他妻子。”
“妻子?那我放你进去,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吗?”
她沉默了。
然后来了很多人,都想通过那道门,她们回答看门人的问题,说出丈夫的特征和喜好。
她被挤被推,有人拍她的肩膀,希望她往后让让,她努力想着自己的丈夫他最喜欢的是什么?他最讨厌的是什么?最爱说什么?最爱做什么?
天光暗淡,她难为的眼泪横飞,她什么也想不到。
“筱筱,筱筱……”
林恩筱打了个冷颤,将头昂了起来,从那个她回答不上问题的世界里抽离,耳边只有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喊她筱筱。
家人、密友都叫她果果,不太相熟的叫她林恩筱,没人叫她筱筱,除了他。
她像个溺水获救的人,深吸着空气。心脏酸涩的厉害,这个时候她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而她已经习惯了压制这种情绪,所以她冷静下来,而不是抱住面前的人,从他身上获得安慰与温暖,“荀哥哥,”
“跟我去一趟医院。”
“你怎么啦,”
“老太太住院了,你得跟我去一趟。”
*
劳斯莱斯加长幻影,车牌号全是8,这辆车林恩筱再熟悉不过,却没上过几次。从前远远看到,心跳就会加速,因为她爱的人就坐在其中,这是他最常使用的一辆车。现在她坐在这里和他一块儿,而她只是在想着那个问题,那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和那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车外,雨不停息,车内林恩筱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傅荀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偶尔敲打一下,屏幕的光在他英气的面孔上展开。
车里很宽敞,很安静,两个人各不干扰,林恩筱安静的看着车窗外浸泡在雨水中的城市。
半个多小时,车进了医院地下停车场。
驾驶室老何将车停好,他扭头提醒:“总裁,到了。”
傅荀淡淡的嗯了一声,眼睛继续盯着电脑,眉微蹙,手指在电脑上虚虚的做要敲击的动作,却又没有实际行动,这样有几分钟,最后手指落在电脑上,又是几分钟后他才将电脑合上,样子并不太着急去医院。
“筱筱,筱筱,”
肩膀被拍了拍,林恩筱扭过头来,男人英俊的面孔隐在暗处,“……嗯。”
“下车。”
“好。”
医院停车场这个时间点来的人不多,走的车很多,在电梯口等了一会儿,下了一群人,进去的只有他们三人。
林恩筱木讷讷的看着电梯合在一起的缝,肩膀却突然被一转,发尾在背上一甩,她诧异的抬眼看面前的人,又瞥了眼这电梯里的第三人,老何站的很靠后,他黑西装白衬衫,极短的头发很精神,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仿佛和他们不在一个世界。
“擦口红啦?”傅荀开口,林恩筱看他,眼睫眨了下。她只擦了一点点,这也不喜欢?
“纸巾。”他摊手在她面前。他一向不容置辩。
林恩筱埋头掏出纸巾,却被他夺了去,他亲自擦去了她唇上的那一点嫣红,最后指腹在她的唇上擦过,她看到他满意的弯了下唇。
这个人的特点:霸道。在梦里她怎么忘了这点,这是她清楚知道的!
林恩筱垂下眼睛。电梯门打开,手却突然被握住,他手心有温度,手指是凉的。他握着她的手,踏出电梯。
傅家对林家还是满意的,所以他也需要在这种时候显示一下夫妻恩爱?林恩筱咽了下空空的喉咙。
他们之间什么事都做了,可是牵手?连她都觉得于他是不适用的。试问一把利剑、一支长.枪如何会与柔情沾边?
走廊没人,只有他们的脚步声,林恩筱安静的跟着,她侧脸看他,很高,很英俊,黑色西装上的脸冷而硬,昂首阔步胸有成竹。
她从来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傅家与林家相比,人际关系更为复杂,这个男人在这堆人际关系里处于什么状态,她看不太明白。
她曾听过一句让她愤恨的话:傅荀就是傅家赚钱的工具,和他爸一样,至死方休。
一扇门推开,由安静到嘈杂,一瞬之间。
突然推开的门里出来一群人,男人西装革履,女人艳丽富态,而这些人在看见他们的那一刻集体脸色一僵,微妙至极,林恩筱却看得清。
众人各各向傅荀打招呼寒暄,参加过几次傅家的家宴,这些人当中多半是长辈,却均未对傅荀直呼姓名,而虔诚的叫了“总裁”,然后小心的离开。
傅荀面色淡淡的只略点头,房间里留下的人安静下来,都看门口,傅荀径直走到病床前,他脸上淡淡的神情变了,换了一副饱含焦急、担心和无可奈何的抱歉的神情。
林恩筱的手被松开,但她也随着傅荀上前,同样关切的看着床上那银发老人。这于她并不难,虽然对床上的老人并没什么好感。
老人姓戴名兰,傅荀的奶奶,七十多岁,头发几乎白了大半,剪的很短卷卷的蜷了一头。她眼神炯炯,两片薄唇虽因年迈而下垮,却仍残留着浓浓的骄傲弧度。林恩筱见过她对别人,是锱铢必较的,好在老人家对她还着实客气。
“医生呢,医生怎么说,”傅荀转过脸来问病房中仍围着的一圈人。
姑姑和一个着正装的中年女人上来,说了一堆繁杂的东西,林恩筱趁机退开了。
她家里的奶奶也不是什么善茬,造成这样性格的原因她以为大概相同,长居高位,受惯了吹捧,年龄大了更是受惯了子女的恭敬爱护、外人的尊崇,早没了照顾他人的好习惯。
不过她家里的奶奶和这个老太太相比,一个只是爱无理取闹娇惯成性的小老太太,而另一个则是恃财傲物的刻薄老妇。
林恩筱是见识过她说话的份量的,所以连堂堂傅荀也在她的面前演起了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