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话

第 10 话

2021-01-18 主角小说

战斗结束后,那名美丽女子正在仔细查看附近的咒灵残骸。
弯腰的动作勾勒出她完美的身体曲线,浅色和服让她与黑夜注定无法融为一体。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因为如此闪闪发光的她,本就是这漆黑夜晚里的星火燎原。
啊。
虽然说了这么多,但事实上这些词句也仅仅只是侧面表达了那位少女流于表面的华丽之美而已。
她的内在品格显然也令人无比沉醉,那异常严谨的神情,专注的目光,无一不透露着——
「.............这么夸自己真的没问题吗..............」
系统似乎终于受不了了。
此刻顶着五条悟脸的我:「......原本因为是自己的身体所以没什么感觉,但现在换成第三视角......果然很不一样啊,我似乎快要爱上她了.......」
系统:「......想不到你还有水仙属性......」
此刻顶着五条悟脸的我:「......不好,心跳疯狂加速,太可怕了。」
系统:「......不是。原来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自恋?」
此刻顶着五条悟脸的我:「自己当然会喜欢自己,喜欢自己有错吗!」语气非常的理直气壮。
系统:「.....可是,他现在是五条悟........」
此刻顶着五条悟脸的我:「所以我也只是馋我自己的身子而已,五条悟什么的关我dio事。」
系统:「....................」
此刻顶着五条悟脸的我:「......................」
...
系统:「正常点。」
此刻顶着五条悟脸的我:「我不正常恰恰说明我很正常。」
沉默片刻。
此刻顶着五条悟脸的我:「呵呵,果然我是中了花吐症吧。」
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打自己人吗。
靠。
系统:「......原本我认为花吐症应该是镌刻在灵魂里,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此刻顶着五条悟脸的我:「没错,明明应该是刻印在灵魂里,就算我此刻在五条悟身体里也不应该罹患花吐症才对......很奇怪,看来需要观察下再下结论。」
系统:「嗯。你们交换身体应该是因为敌人的特殊术式能力,此刻对方已经消散,这种能力持续时间绝对不会太长。」
此刻顶着五条悟脸的我:「我推测那只咒灵本来应该是想亲自与五条悟交换身体,但是被五条悟那个狗比提前察觉到,所以他才把我拉过去当挡箭牌,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系统:「很好。看样子你已经逐渐恢复,可以冷静分析局势了。」
此刻顶着五条悟脸的我:「不。我依然对对面的那个“我”很着迷啊。」
但是。
爱情不见得是盲目的。
起码,我的爱情绝对不是盲目的。
如果我真的很喜欢一个人,看到的只会更加多,并不会被轻易蒙骗。
系统冷酷无情地直接忽视我的情感问题,继续自顾自地进行事业分析:「即使交换身体,他也不会发现你的核心秘密,因为那具乙太躯壳离开了『本质』就只是一具躯壳而已,算是白费心机。」
没办法,就顺着它聊吧,「这姑且算是一个目的,不过很可能还有别的用意。你猜,此刻占据五条悟身体的我,是不是可以合理看到咒灵了呢。我可以感觉到,这具身体里有着残余的充盈力量,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咒力吧。」
系统:「所以,这是为接下来的摊牌做的铺垫么。」
「我有预感,五条悟已经下定决心要把我一点点......拖入进他的世界之中了。」
...
似乎终于检查完剩余的残骸,五条悟踩着轻盈步伐向我走来。
他完全没有穿着女式和服的尴尬,甚至还有一种颇为乐在其中的感觉。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吗。
他顶着我的脸双臂环绕,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在我的身体里,应该可以看到那种东西了吧。”
那种东西当然指的是咒灵。
“...可以。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
“当然。”他笑得愈发开心,“我家还蛮大的,要来吗?”
“可以。不过我想我有必要纠正你一点。”
五条悟挑眉:“嗯?”
我也笑了起来,渐渐显露恶劣性格:“那里现在已经是我家了哦。”
毕竟,我现在才是五条悟不是吗。
“...诶?”微怔0.1秒后,五条悟重新用我的脸挂上迷人微笑,唇边甚至有些纵容:“也没错,确实是爱丽丝的家呢。”
“五条爱丽丝,很好听哦~?”
“..............”
...好想打架。
但是对着那张脸又完全下不去手......
想不到我也有如此心慈手软的一天,淦。
.
30分钟后。
【五条悟家】
因为不想他本人通过接触我家分析出什么蛛丝马迹,所以我从善如流地跟随五条悟来到他家,路上他已经为我科普了一些基本的咒灵相关知识,姑且算作为接下来的话题进行的铺垫。
他轻车熟路地带我来到了一座别墅前,根据各种细节观察,这里应该不是他经常住的地方,充其量只能说是名下的产业之一。
“本家的话,你应该会很讨厌那种古板的气息。这里刚刚好,完美的二人世界哦,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
五条悟随之而来的解释恰好印证了刚才的猜测。
这些都是小事,无所谓。
我活动了下这副新奇的男性身体,坐在沙发上将过于修长的腿交叠,冷静道:“来进入正题吧,五条先生。”
“好啊。”对方维持着言笑晏晏的模样坐到我对面,习惯性地将两腿随意岔开,没有一点矜持的自觉。
喂。
既然用着我的身体就给我差不多点啊。
“腿,并拢好哦。”
“哇哦,好严厉~”他摸了摸下颚,看着我兴味道:“还是第一次看到坐姿如此...…嗯,文雅的自己?”
啧。
也差不多该开始了吧。
——紧张刺激的「你问我答」环节。
“五条先生,为什么要带我去神社呢。”此时此刻,我选择面无表情地直球切入。
因为这种时候再怎么单纯都会察觉到整件事的不对劲了吧,如果再和颜悦色一脸好脾气反倒会很违和。
所以,就让我适当的本色出演下。
五条悟将双腿并拢,忽然敛起张扬,一脸乖巧道:“因为那只咒灵有特殊的隐匿技巧,但如果可爱的爱丽丝酱出现在那里,我赌她一定会忍不住出来见你哦~。”
我皮笑肉不笑:“所以我是工具人?”
他顶着我的面容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怎么会~。”
好恶劣。
而且好ooc,简直不要太崩我人设......
但最可恶的是......我竟然觉得还挺可爱?
我缓缓给自己打出一个问号(?)。
蹙了蹙眉,我继续问出第二个关键问题:“为什么我们会交换身体?”
五条悟伸出手刻意撩拨了下长发,并梅开二度地对我抛了个非常OOC(可爱)的wink,笑眯眯解释道:“那只咒灵的术式很特别,可以利用与目标交换身体的瞬间将对方立刻击杀,也就是近距离杀伤力极大的自杀行为。而人类身体的死亡并不会造成咒灵灵魂的破灭,届时它可以利用这个缝隙再度交换身体,完成真正的肉|体杀戮。”
五条悟的说法果然与我之前的猜测完全一致。
那么问题来了。
“五条先生可以一眼看穿对方的术式?”
“啊。因为我有六眼,它可以让我一眼看清对方的术式内核。”
真是个怪物。
那样的话岂不是相当于——斗地主强制让其他人明牌吗。
真的是太作弊了。
“那么下一个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能交换回身体?”
“这个嘛,应该不会太久,大概很快?所以要抓紧点时间呢。”
“抓紧时间?”
“嗯。之前我有说过吧,爱丽丝你虽然看不见咒灵,但却会莫名地吸引咒灵。其实如果单单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稀奇,古往今来拥有这种体质的人虽不多但也达不到珍奇的程度,不过——”
他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弧度,兴味的情绪在眼内氤氲,像是一滴蓝药水落入清水之中,迅速晕染,“不过,那些人类注定是会被毫不犹豫杀死的。”
“...那还真是可怕。”我低垂下眼睫,遮掩住大部分情绪。
“爱丽丝目前看起来倒是很安全呢,这也是你的特别所在,那些咒灵虽然会被你所吸引,却并没有想伤害你。”
“但是,这种把自身命运寄托在对方心情的人生真的没问题吗。”
“如果有一天对方性情突然大变,改变主意了呢。”
“你要怎么办。”
真是煽动人心的发言啊。
如果不是我彻底恢复记忆,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对那些诅咒意味着什么,如果我只是个普通人类,说不定还真会被这一番话所动摇。
然后就是快进到迅速加入咒术高专,并对对方感激不尽吧。
这一番话下来,差不多也可以推测出更多的真相了。
“话虽如此,但我并没有自保的能力,无论是看到咒灵,还是拥有五条先生之前所说的咒力,这些客观条件都不存在于我身上,那么我又要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呢。”
这大概就是瞌睡了有人给递枕头。
就在我思索如何布局自然而然地加入咒术高专时,五条悟便自己设了一局让这一切都变得合理化。
所以,该配合你的演出,我必倾情奉献。
就让我们一起好好的对剧本吧,五条先生。
“本来的确是有点难办,不过因为现在刚好发生了交换身体这种事情,我倒是可以帮忙尝试激发你体内潜在的咒力,也可以教你如何利用自己的天然优势,驯服那些咒灵为你所用。”
他起身试图像平时一样将手搭在我肩上,却发觉此刻的身高差不太对劲,于是改为眉眼弯弯地挽住我,语调甜腻道:“毕竟爱丽丝是我可爱的女朋友嘛~我自然要多上心关照些啦~”
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柔软触感,我只觉得心情霎那间变得无比复杂。
带球撞人什么的........
真是格外羞耻。
以及,这一切果然早有预谋,更早的预谋。
事情的完整真相应该是五条悟早就先一步发现了那个咒灵的存在与术式,然后经过一番思索决意带我前去寻找对方,最后引出对方使用交换身体的术式,让我与他互换身体。
目的大概就是彻底研究我的体质与身份,无论是花吐症还是对咒灵的绝对吸引力......如果他认为这一切还在可控范围内,就会继续按照计划激发出这具身体的才能。
然后。
将我彻底地,拉进他的世界之中。
——咒术师的世界。
.
【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的咒术师教学】
在我刚点头同意后,五条悟立刻就打了个漂亮的响指——
再度睁开眼,我便发现自己已经瞬移到了一处废弃的大楼处。
???
竟然还有这么实用的技能?那为什么刚才不直接用出来,还非要步行到那栋别墅?应该是因为某种复杂的限制吧?
似乎看穿我不加掩饰的疑惑,五条悟主动笑着眨眼解释:“毕竟要带可爱的女朋友认认路嘛,也许某一天就同居了也说不定呢。”
这家伙……
真的是很恶劣啊。
明明只有三分喜欢,却偏偏要表现出七分。
当初靠近也只不过是因为好奇与花吐症衍生出的莫名占有欲,想做就做了,很随意的,完全不考虑后果。
或者也可以说是不在意结果。
说起来,花吐症明明是「含蓄的暗恋病症」,现实世界里罹患的人类也大多都很内敛,但在五条悟这里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是因为这里是游戏世界,被压制了一半效果么......
还是......
“回神啊回神~”
“啊。不好意思,突然间发生这种事情难免会有点走神。话说五条先生这样看着自己的脸不会感到很别扭吗。”
“不会哦。我只觉得——”
“嗯?”
他对我满意点头,露出欣赏的神色,“果然很帅啊。”
“...........”
系统迅速上线开麦,完成一箭双杀:「很像,自恋这点。」
「......呵呵。」
“嘛~先来上课吧。看到了吗,前面那只咒灵。”
“嗯,看到了。所以,要怎么做呢?”
虽然不清楚「交换身体」这个术式具体的内核,也不能使用五条悟的专属术式,但我的确有感觉到身体里涌现出一股奇特的感觉。
直觉告诉我,那并不是属于五条悟的东西。
但也绝不是我现在就能使用的。
似乎,已经隐隐地领会到了什么。
“寻常咒术师想要驯服咒灵的首要条件便是——实力上的绝对压制。但是爱丽丝无疑很特别,或许只要拿着这件咒具,就可以让它乖乖钻进去哦~。”
五条悟将一件巴掌大小的咒具放进我手里,随意嘱咐几句后便让我独自上前面对那只咒灵。
“放心,我会在这里好好看着爱丽丝,不会有事的~。”
当然不会有事。
不过适当的伪装还是有必要的。
太怂会让他看不上,太过游刃有余也不可,那么就扮作一个优秀冷静的普通人吧?
本来我之前在五条悟面前的形象也不是什么废柴,只不过会在一些奇妙的地方稍显佛系一些而已。
我缓缓靠近那只长相可怖的咒灵——
不出所料,对方并没有做出任何带有攻击性的举动,反倒对我发出了格外友好的信号,看样子又想和我玩「贴贴」?
“要钻进来吗?”我拿着手里的咒具,试探着直白问道。
“咪咕咕咕咕咕~~咪咪咪咪啪咪咪咪咪~~~”
“...........”
啊这。
收到了活蹦乱跳的回答呢。
...它看起来似乎比我还要开心。
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简直就是开局光速白给。
就在我以为即将大功告成时,一道强劲的咒力忽然从后面飞速袭来,避开我精准打在了那只咒灵身上。
五条悟逆着月光从阴影里走出来,神色是与「最真实的我」相当接近的姿态。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受到攻击的咒灵从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悲鸣,对五条悟倾泻出不断疯涨的杀意。
气氛急转直下,四周的空气骤然变冷。
但五条悟本人却像丝毫没有察觉到一样,打了个非常欠揍的哈欠,并对我问道:“爱丽丝可以让它放弃攻击我么,可以做到吗。”
鬼知道。
毕竟你对人家做出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咒灵这种东西看起来可不像是会「以德报怨」的物种啊。
然而这个时候却是不能退缩犹豫的。
所以我正了正神色开始尝试上前安抚对方,用——表情、手、声音。
以及,那对诅咒最为致命的吸引力。
...
须臾后。
咒灵表层的攻击性被渐渐卸掉,重新流露出无害的姿态。
但我内心清楚这并不是什么光明的净化,也不是天使般的治愈。
只是源自灵魂深处的「服从」与「依恋」。
“真是不可思议啊。竟然真的可以做到这种程度......而且用的还是我的身体。”五条悟做出了夸张的神情,唇角微微扬起,“此时此刻,就算是我也会相信——它是爱着你的哟,爱丽丝。”
“...这有些过于夸张了吧,五条先生。”
“会动摇吗。”
“什么?”
“如果一直这样被深爱着,被保护着,会不会有一天觉得咒灵其实更可爱,反倒人类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源呢。”
“这算口试吗,五条老师?”
他耸耸肩,轻松回答:“啊。叫得不错,算是吧。”
我转过头认真看他,字字清晰:“讨厌我的,我一定会讨厌;而喜欢我的,我不一定会报以同等的喜欢。任何事物都是如此,并无例外。”
月光下,有着我模样的樱发少女,蔓延出我无法瞬间解读的复杂表情。
半晌后,他又忽然轻松笑起来,“好辣。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啊,爱丽丝酱~”
“好像越来越不得了了呢。”
他渐渐靠近。
“做什么......?”
“嗯,接下来,是成年人的教学哦。”
“五条先生…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吧......”
“怎么会。现在明明是最合适的时机。”
五条悟将身体彻底贴近我,唇角勾勒出一朝得愿的浅淡笑容,“现在的你,根本无法拒绝我吧。打从心底里的无法拒绝。”
这句话的深意……
果然如此么。
【已知:想要解除花吐症,必须要两人心意相通地拥吻。】
所以,已经意识到什么的五条悟,将所有的一切都赌在了这一刻。
虽然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让这具身体依然残存着花吐症,以至于可以影响到我。
但此时此刻的我……的的确确是对「有栖深夏」充满爱恋的。
并且心甘情愿,并无一丝排斥。
可以的。
很好。
那么就如你所愿,满足彼此吧。
借着身高的优势,我反客为主地揽过少女的腰身,第一次自觉自愿地主动拥吻一个人。
辗转,缠绵,悱恻。
唇齿交缠中,来自胸腔里的炙热爱意,凝聚成可以解开魔女咒语的致命良药。
【系统提示:游戏人物五条悟的花吐症已解除。】
这是一场较量。
【系统提示:游戏人物五条悟好感度+?,目前好感度未知。】
但是我真的输了吗。
好感度没有掉哦。
反倒因为增加,变成了未知状态。
视线对焦地望着系统面板,一种名为「胜利」的快感瞬间蔓延至全身。
甚至比爱情本身还要令人愉悦。
我想,我大概可以理解五条悟这种人的想法。
因为非常的骄傲、自负,所以不会允许任何人随意操控他的情感。
一点点也不可以。
在快乐的本能与残酷的理智中,即使是五条悟这样随心所欲的人,恐怕也会在发觉什么后,强制自己选择后者。
“…啊……继续。”
他仰起头继续索吻,发出了随心所欲的好听声音。因为男女身体的差异性,所以当前的姿态便显得格外难以言喻。
可这又是何必呢。
——明明花吐症已经顺利解除了不是吗。
——明明你已经达到目的,得以从这虚假的情感里抽身而退。
太任性了啊,五条悟。
在最开始时顺从心情、忠于自我地随意介入,然后在发觉不对后,又辗转成深思熟虑的布局。
现在,大概又因为什么任性的原因,选择再次放纵自己。
真的是很恣心所欲啊,你。
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做最后的确认:“真的还要继续吗。”
“继续啊。”懒洋洋的餍足音调,像极了一只贪得无厌的大型猫科动物。
“那么——”舌尖顶在后牙槽处舔了舔,“可不要哭出来哦?”
这次,是惩罚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