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话

第 9 话

2021-01-18 主角小说

危险的暗潮涌动近乎于张狂地铺陈开,但却随着时间的流逝急转直下,化作了干潮的烟火,也或者是什么坏掉的哑弹。
并没有掀起预想中的激烈花火。
五条悟看了我很久。
我也大方任由他看了我很久。
不过这里的很久事实上也可能没有「很久」,大概率只是因为无所事事衍生出的错觉也说不定。
“说点什么啊,女朋友。”他的声音除了往日里的懒散,尾音还多了一点暗哑,身上隐隐透出让人心悸的侵略性。
但仔细观察也能发现他在尽力收敛。
那不如就这样吧。
“男朋友,刚才感觉怎么样?”
我想,我的扭曲性格真的是改不掉了。
可能天性如此。
即使已经知道五条悟充满攻击性的症结所在,却依然选择在对方的雷区边缘伸出一只脚——
摩擦摩擦。
怎么。
你还要忍耐吗。
我差不多也要厌烦这种无聊的恋爱日常了。
稍微,给我变得有趣些吧。
“嗯,很甜。要再来一次吗。”五条悟勾起刚刚被润泽过的唇,转为轻佻的笑。
“不了。肺活量不好,现在需要休息一下。”
“这样。那我偶尔也要体贴些呢。”雪色羽睫微垂,让他眼里的情绪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晰。
他重新为我戴上猫咪面具,然后姿态亲密地把手搭在我的右肩上,“走吧,接下来我们去神社。”
“…去神社做什么?”
平心而论,祭典去神社确实不是什么奇怪的操作,有人会去那里祈福或是求取姻缘什么的,但是由五条悟此刻说出来……
总觉得怪怪的。
就很违和。
他不该是这么庸俗·无聊·随波逐流的人类才对。
甚至我刚才都已经做好了他质问我「花吐症」的充分心理准备,却没想到他还挺能忍的。
“随便看看~?不想这么早回去啊。”
肩膀被不由分说地捉住,我犹如他的所有物般被他半控制着前进,根本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很任性啊。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今晚对于我来说就是游戏里的「约会事件」,神社什么的虽然感觉会很无聊,但也不是不能奉陪。
...
“五条先生,方向错了吧?远矢神社我记得不在这边……”
“没有错哦,我们是要去「结缘神社」~。”
“哈?那个神社不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件废弃掉了吗……”
据说好像是因为里面的巫女发生了很严重的情感问题所以杀了很多人,最后自己也自杀了,当时舆论铺天盖地,但是真相究竟是什么也没报道出个所以然。
所以现在为什么要去那种奇怪的地方?
有猫腻。
系统:「但是,你已经开始隐隐期待了没错吧。」
「啊。是呢。」
比起无聊的参拜神明,显然这边「未知的剧情」更加让我期待。
就算猜到可能会有一些问题……
但只要够有趣,便也没关系。
“那里关于姻缘的求取据说很灵,因为太在意爱丽丝了,所以和我一起去吧?”
他似乎已经重振旗鼓,又开始毫无负担地说起甜言蜜语,对此我早已习以为常更加没有什么负担,于是也颇有兴致地回应道:“好啊。”
去就去。
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
阴森森,凉飕飕。
不愧是废弃掉的问题神社,感觉有直接成为鬼片片场的巨大潜力。
「哇哦。甚至连演员都是现成的。」
刚刚步入神社内围,我便看到一名类似巫女形态的咒灵忽然自阴影里出现,直愣愣地看着我。
她甚至当着我的面开始手忙脚乱地整理衣角。
什么鬼。
系统:「…这个咒灵应该就是因为之前那个事件凝聚而成的吧。」
「所以五条悟究竟想做什么,还要再测试我能不能看见咒灵,或者是我对咒灵究竟有多少吸引力吗。」
无外乎也就是这两点了。
他应该还不知道我前两天指使咒灵暗杀他的事情。
如果知道了,就绝对不只是这种程度了吧。
五条悟发出了惊叹:“这里散落着很多求缘签啊,果然之前很受欢迎呢。”
我敷衍并不走心地附和:“嗯,是啊。”
喂,现在的情况就很诡异。
那只巫女咒灵已经飘到了我的左边,正在和我大肆玩贴贴;而我的右边则是五条悟,和我在那里神神叨叨。
要窒息了,这种被莫名其妙夹在中间的感觉……
别问。
问就是非常不爽。
一个大概以为我看不见她,所以胆子越来越大,动作也变得越来越亲密。
另一个则是五条悟——目前还不能确定我究竟能不能看见咒灵,但是自己明明能看到却偏偏要装作看不到的样子,在那里恶劣地看好戏。
最后就是我。
已经看透了这一切,却还在这里陪他们演猴戏。
真是全员神经病。
“呐,爱丽丝酱,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哈?
这什么白痴问题。
没等我回答,五条悟身边立刻出现一个大坑!
这当然不是地震也不是地表塌陷等自然现象,而是……
刚刚在左边和我玩贴贴的咒灵干的。
她看起来…突然间变得很生气啊。
系统迅速上线冷静分析:「咒灵的占有欲?」
「…真可怕。」
女同竟然就在我身边?
所以这种时候果然又要逼不得已地演戏了吗。
“诶……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我已经有些后悔最开始时对五条悟演戏假装看不见咒灵了。
当时事出突然掌握到的信息太少,所以才下意识地采取了保守做法。
但现在已经得知他其实是咒术高专教师的我,如果想要继续推进一些核心剧情,或者也可以说是让游戏变得更加复杂多样化达到更多目的也好,加入他们那所学校无疑才是最优解。
毕竟,虎杖悠仁(两面宿傩)也在那里。
真人的一些计划也与咒术高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但是现在如果突然大声告诉对方:我能看到咒灵啦!那又会非常奇怪。
果然还是需要一些看起来比较自然的契机,才适合把剧情向核心推进。
那么,之前自己种的瓜,即使再苦也要先默默吃掉。
“…五条先生,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
“放心啦放心~爱丽丝酱看着我就好~。”
五条悟的神情依然游刃有余。
甚至还有一种蓄势待发的狂气。
不过这次动静显然要比虎杖悠仁那次过家家要大上许多。毕竟,上次只是演戏,这次这只咒灵却是在动真格。
我支起下颚,「话说…上次我是假装被咒灵缠住脱不开身,现在却是被晾在一边被迫看五条悟与“空气”斗智斗勇。这种时候正常人类应该会逃跑的吧,或者勇敢点的会去选择报警?就算是恋人关系,碰到这种夸张摸不着头脑的危险氛围,大概率也是会抛下对方溜之大吉的吧。」
系统一针见血:「你在思考人性?不对,是中二病还是恶趣味发作了?」
我深沉回答:「只是在思索是不是此刻丢下五条悟会显得更真实一些。」
其实恰如系统所言,就是恶趣味的想看看五条悟被抛下后会有什么反应。
但是打架的结果与深层用意我也很想知道,所以果然还是要在这里待机吧。
系统:「仔细看天空。」
「天空……」
我依系统所言仔细观察天空,忽然理解了为什么这么大动静都没有人来这里看看。就算这里已经废弃,但实际上离祭典也不算特别远。
只用肉眼发现不了任何端倪,甚至连一丝阴影都没有,但是现在却忽然感受不到任何风声。
空气的流动密度出现了微不可察的改变。
「这里被布下了防止其他人打扰的结界么。」
系统:「应该是。」
「那么问题来了,我会被这种东西挡住吗。」
系统:「你的好奇心今天倒是格外旺盛。」
「不。」我笑着否定,「明明是五条悟那家伙的好奇心太旺盛了啊。」
与系统的聊天不过短短1分钟时间,现在让我们把镜头再度切换到恶劣系男子五条悟那里——
只见战斗中的白发男子发散出不可理喻的愉悦,他露出可以称得上是兴味的笑容:“这种术式,真是有趣~。”
老谜语人了。
能不能说点大家都明白的阳间话。
“所以爱丽丝今天在身边真的是太好了。”
“哟。爱丽丝~”
身后猝不及防地出现五条悟的身影,他拉扯着我踩进对面的术式红光里,恍惚间我感受到一阵来自心核深处的强力拉扯……
什么鬼。
...
...
月夜下有一位身姿格外飒爽绰约的美丽女子,她的气质犹如最冷漠固我的月色,像极了夜游的红蔷薇。
泛着冷光的淡粉长发在夜空中肆意翻舞,令人不敢直视。
最厉害的是,她可以徒手就将那只恐怖的咒灵瞬间击杀。
可以说是强大与美丽的代名词。
——那么,那个人是谁呢。
没错,就是“我”。
系统:「.......................」
...
我将充满力量的指节伸到眼前看了下,又抬眸看了眼我对面格外熟悉的粉发少女,终于开始感到真正的不可思议,甚至是匪夷所思。
因为,此刻站在我对面的……
正是我·自·己。
我与五条悟,
竟然交换了彼此的身体??
————————————————
看来,并没有收起来哦。
——凶兽的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