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话

第 8 话

2021-01-18 主角小说

【5月25日暗杀五条悟,通过传感器最终确定他其实可以看见咒灵,并具有不俗的战斗能力。】
【5月26日设计虎杖悠仁套取关键情报,并与两面宿傩建立「约定」、「束缚」。】
【5月27日与咒灵真人达成共识,准备暗中进行相关测试与合作。】
真是无比充实的游戏生活。
于是在经历完这非比寻常的三天后,今天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恋爱日常。
【5月28日行程:与五条悟一起参加夏日烟火大会】
说到底我们公司的主要表面工作还是制作乙女恋爱游戏,为广大女孩子圆梦让她们找到love·love的感觉对接下来的计划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我们一定要吸取各方经验,以便在日渐激烈的游戏市场里拔得头筹。
说起来,现在的游戏花样真的是越来越多了。
例如一些什么《恋与xx》明明披着谈恋爱的壳子,实际上却要每天疲于拯救世界,并且还伴有卡牌战斗等一系列魔鬼操作;还有什么《xx暖暖》明明只是个换装游戏,却偏偏也要设置各种关卡以及复杂的世界观来不择手段地吸引玩家。
足以可见现在的市场有多么的多元化。
所以我们公司当然也不能落后,要想脱颖而出就要干一票大的。
依我出色的市场嗅觉,「统治世界」、「毁灭世界」什么的都是很不错的选项,最后的真结局如果是——【为王的诞生献上礼炮】岂不是会非常震撼人心,届时绝对会大卖特卖,进而在乙游界掀起一波惊涛骇浪。
嗯。
我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
真是不可思议,没想到事隔几年我竟然和白兰那个狗比产生了微妙的同步。
系统:「…话虽如此,但除了搞事推进剧情,谈恋爱日常也不能完全没有……」
我:「否则就本末倒置了,没错吧。」
对此我还是认同的。
「恋爱日常」就是多米诺骨牌,而「非日常终局」就是推倒多米诺骨牌的元凶。
当万丈高楼顷刻间颓然倒下……
必然是一番美景。
所以当五条悟邀请我参加烟火大会时,我格外爽快地同意了。
打开衣橱,我开始精心挑选合适的浴衣,这样随机生成的CG或者卡面应该会很不错。
「这件怎么样?」
系统:「可以。」
「这件呢。」
系统:「很好。」
「……那这个?」
系统:「我觉得行。」
「……哈?你在敷衍我?」
沉默片刻。
系统独有的磁性嗓音悠悠响起:「长得好看,披麻袋都好看。」
「…………」
手边动作放缓,我不禁啧啧称奇:「你这家伙恢复记忆后倒是难得的坦诚嘛。」
系统:「……呵。」
终究还是被我气下线了。
·
.
烟火大会,人满为患。
但是在人来人往的人群里,还是可以一眼看到那名叫做五条悟的恶劣系男子。
没办法,他长得实在是太高挑了。
“哟,爱丽丝。”
今天的五条悟显然格外顺眼。
此刻的他,鼻梁上既没有架着那个看起来很像阴间算命先生的小圆墨镜,也没有装备之前在监视屏里看到的奇怪xp·cosplay眼罩。
色彩感极淡的他今天穿了一件明蓝色浴衣,独特的剪裁将男性身体线条衬托得愈发流丽漂亮。
最绝的是半挂在那张俊逸脸庞上的猫咪面具,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异常柔和。
前提是不要开口说话。
五条悟:“盯————”
“……哈?”
果然。
这个人只要做出表情,就会立马破坏刚才那种「岁月静好」的唯美感觉。
不能对他抱有什么期待。
“给——”刻意拖长的甜腻音调。
这只白毛在以挑剔的眼神将我上上下下审视后,突然递给我一张同款面具。
玩尬的?
小学鸡情侣款?
“爱丽丝果然也要戴上啊~否则我们将比祭典里的所有烟火都要耀眼哦~”
他似乎非常感叹。
不对,是非常自恋。
不过我还是从善如流地接过戴在脸上。
毕竟这里人还蛮多的,为了保持我们和谐的地下关系,就算他不给我小学鸡情侣同款面具,我也会自掏腰包在街边随便买一个来维持神秘感。
“这里,有点歪。”
五条悟忽然弯下腰将我脸上的面具完全摆正,但是自己却只是随意地遮住半边脸。
透过面具的缝隙我可以看到他轻松自在的姿态,而我却是古板的严丝合缝?
喂。
我讨厌不公平发生在自己身上。
于是立刻进行抗议行动:“五条先生也要把面具完全戴好。”语调却是心平气和。
五条悟将双标发挥到极致:“哈?为什么?”
如果这种时候说「因为不想被人看到我们走在一起所以请务必戴好面具」未免有些太过扫兴;直白地说出想要对方和我共沉沦一起戴着不透气的面具遭罪又显得不太善良。
所以,对付这种非常自我主义甚至是自恋的人,只需非常简单的话术即可。
我幽幽看向他,意有所指道:“我不喜欢别人看着这样的你。”
“哇哦~。占有欲~?”
语调微微上扬。
半边面具并不能完全遮掩他雪色的眼睫,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是我却格外了然——
这家伙是有些得意的。
“嘁,真是拿你没办法。”他终于将面具严丝合缝地戴好,然后自然地牵起我的手,“要开始了啊。”
“嗯?”
“约会哦。”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有两个手拉手戴着同款幼稚面具的小学鸡。
他们一起吃饭、逛街、聊天,并在路人的阻拦下停在了分发情侣调查问卷的摊位处。
因为有面具进行遮掩,所以我彻底面无表情道:“这个看起来有点费时间。”
除去会暴露我们其实是塑料情侣,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为什么要做这种自讨苦吃浪费时间的事情?
五条悟却非常的不以为意,“吃饭、逛街、聊天、一起做情侣调查问卷,这种浪费时间的行为通俗意义上来讲就是约会吧。”
那你思路还挺清晰。
“那么五条先生觉得这种约会如何?”
“还不赖啊~。”
他微微偏移面具,刻意露出那张堪称女性杀手的迷人侧脸,试图迷惑我的心智:“我啊,可是非常的乐在其中呢。”
呵呵。
别太小看我,我可不是人类的女性。
“真是拿你没办法。”
我一字不差地说出了五条悟刚才对我说出的台词,甚至连无奈的语气都模仿的惟妙惟肖,算是对他一定程度的回敬。
于是羞耻的情侣调查问卷play于此时正式开始。
...
【情侣调查问卷第三题:两人第一次接吻是在什么哪里?】
这就难办了。
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接过吻。
这当然不是因为五条悟心如止水身体不行,而是当时被我以巧妙的借口敷衍掉了,自此他便也很识趣地没再逾矩过。
【情侣调查问卷第七题:你最喜欢的两人亲密行为是什么?】
...
伤脑筋啊。
亲密行为怎么算?
我与他顶多也就是牵手这种程度吧。
或者,比试剑道那次其实才算更为激烈?
...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
...
最后我与五条悟同时交卷,然后两个人同时沉默着离开了问卷摊位。
下弦月的日子,月色似薄凉流水。
不远处传来了烟火盛开的声音,炸裂的如同远雷。
就在空气里最为聒噪的时候,五条悟开口了:
“真是神奇,不知不觉已经忍耐了这么久。”
“嗯?”我们其实也没有交往很久吧。
“调查问卷提醒了我很多事情啊。”
身体被猝不及防地拉进一个狭小·逼·仄的角落。
而我们,并不是这里唯一的客人。
还有猫。
——有两只正在交|配的猫。
“看啊。就算是猫都懂得情侣在一起时,要做一些更亲密的事情呢。”
“五条先生……”我声音里流露出明显为难的样子。
不太妙啊,这家伙。
总觉得是早有预谋而非心血来潮。
他将面具彻底推向耳后位置,苍蓝眼眸空空落落仿佛并不在意任何事情,但是离得近了还是能发觉…里面似乎酝酿着能席卷一切的风暴——
“虽说询问女士意见是一种礼貌,但是那样未免太过没有情趣。”
越来越近。
“这次没有像之前剑道那样拒绝的权利吗。”我后退一步。
他前进一步。
“没有哦。因为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我的。”
“偶尔,也满足下成年人吧。”
...
谈恋爱这种东西啊,啧。
...
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仅仅只是默认。
如果说感觉,也就是不讨厌不喜欢这种程度而已。
果然现在的我…比起5年前失去最关键记忆的我,要更加游刃有余些。
接吻时应该想些什么?
是头脑一片空白,还是心心念念对方的一切?
都不是哦。
是感到很有趣。
最开始,他放纵自己,肆意流露出享受的姿态。
【五条悟好感度+10】
然后,情况犹如过山车般急转直下。
【五条悟好感度-1】
【五条悟好感度-1】
【五条悟好感度-7】
也就是说,加加减减,实际上这个吻也只换来了1点好感度。
【五条悟目前好感度:46】
哈。
让我想想,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出现这种奇葩的情况?
——果然是因为在接吻后却没有解除「花吐症」吧。
*已知,花吐症具体表现特点为:因为暗恋郁结成疾,口中会不经意间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不知其意没有任何回应,则罹患这种病症的人会在一定时间内死去。
治愈方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两人「心意相通」一起吐出花瓣即可消除这种病症。
关键字:心意相通。
因此强吻什么的是行不通的,要两情相悦啊两情相悦。
这也的确是在这个「游戏世界」里唯一的解除方法,另一个配套的「爱情动作片」异能力目前被限制还不能使用(不如说永远用不了才好),估计得等到「世界临界值」达到50%以上才能发光发热(坑害我)。
所以真是耐人寻味啊,目前的情况。
五条悟会怎么想?反正问题不是出在他身上就是我身上,而他这种人肯定不会认为是自己有问题,一定全怪到我头上了吧。
甚至还可能会觉得自己被戏弄了也说不定。
其实也没什么错误,玩弄他这种类型确实还蛮有意思的。那张总是笑着的脸如果有一天哭起来,对于我才叫做真正的「好看」吧。
...
...
事实证明,我猜得果然没有错。
五条悟忽然撑起身体对我笑起来。
不是平时随意的笑,也不是多么开怀的笑,更加和热吻后理应出现的深情表情沾不上一点儿边。
那双苍蓝眼眸干净利落地剥掉表层的柔和伪装,变得格外明亮锐利。
就像……
一只擅自对主人伸出利爪的凶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