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话

第 7 话

2021-01-18 主角小说

“我想,我迷上你了。”
“那么~怎样才能让你理我呢。”他的声音既苦恼又愉悦。
我依然不为所动,我行我素。
“不如将这里的人都杀掉吧?那样的话可以引起你的注意吗。”
神经病。
那些人的死活关我吊事。
“应该是没用的吧~。像你这样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在意其他人的死活~~”
这家伙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以及,话说的虽然在理,但总感觉像是在骂我,有点莫名不爽。
“所以,果然还是拔掉你的游戏设备比较容易成功~?现在正好不可以存档哦~。”
什、么?
???
很好。
代入感很强,已经开始生气了。
就在他即将动作时,我终于几不可闻地说道:“把这家店的监控悄悄弄坏可以做到吧。”
我可不想让人发现我坐在角落里自言自语,并且本来也没想真的不理他。
“当然可以,既然是你的要求~。”
他毫不意外地笑着应道,但却没有亲自离开。
系统:「他将手中的一些小人放了出去,那些东西应该供他驱使帮他完成任务。」
...还挺方便。
“已经好了哦,看看我嘛?”那名叫真人的咒灵又将手在我眼前挥了挥。
真是的,好磨人啊这家伙。
于是我终于不耐烦地侧过头看他——
哦嚯。
在内心里发出了不得了的声音呢。
银蓝色长发,颜色相近的异色双瞳,脸上与身体的缝合痕迹非但没有削弱他本来的颜值,反倒迤逦出一种颓靡的诡谲气质。
作为咒灵来说,这种容颜应该算是天花板了吧?
果然条件什么的,就怕同行对比衬托啊,这家伙的确比那些丑八怪看着顺眼多了。
不过我可不是只看脸的肤浅人类。
“马上就要结局了。”我重新将注意力投回至游戏屏幕上,淡声说道。
“我很期待,这款游戏我也非常喜欢呢。”他将手自然地搭在我身后的椅背上,语调微微上扬,“对了,我叫做真人~”
“我的名字是爱丽丝。”
“爱丽丝…正好与这款游戏的女主角名字相同,真是惊喜~。”
“爱丽丝,爱丽丝,爱丽丝……”
他反复念着这三个字,嗓音近乎暧昧曲折,仿佛那是非常值得记住的事物。
啧。
明明是「人类的恶意」,却很喜欢装腔作势嘛。
“说起来,真人先生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边操纵游戏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他语调轻快地立刻回答:“这款游戏的结局榜单是实时排序,爱丽丝你之前打通的那个双人结局很有趣啊。”
他是怎么知道的?
当时我与虎杖悠仁的附近并没有其他人。
而且就算是网络实时榜单,玩家的信息也是受到保护的。
我挑眉:“你入侵了这款游戏的数据库?”
也太闲了吧。
现在的诅咒不去好好害人,反倒沉迷阿宅事业了吗。
“并不是入侵~。而是我本身就是这款游戏的创始人之一。”
哦嚯。
有趣。
我递给他一个请继续的眼神。
真人唇角的弧度上扬几分,“游戏发布至今还未有玩家能打出这种双人结局,爱丽丝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盯着屏幕说出我的判断:“因为需要两名玩家具有极大的相反差异性?”
“没错。”他的语气带着赞赏,“关键点就是第七章的大地图,不再局限于普通选项,而是高自由度的探索模式,判定依据也并非是常规定义里的Ai,而是「灵魂」。”
“灵魂?”
这是一个有趣的信息。
“是的。我之所以参与这款游戏——完全是因为想看看能否通过将咒力注入进网络里,从而掌控些什么。不过很可惜目前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对人类的影响几乎是微乎其微。”他描述这个事实的语气既开朗又带着微微的遗憾。
这可真是……
这家伙竟然想要通过网络间接掌控人类……
这种魔鬼思路…倒是和我在现实世界里的布局有着微妙的相似之处。
太有趣了。
但是也未免太巧了。
我不禁若有所思,甚至一个大胆的想法隐隐破土而出。
“看来真人先生对「灵魂」很有研究。”
“我可以看到灵魂。”银蓝发色的咒灵眼内燃上花火,他专注地看着我,良久后弯起眉眼发出孩子般地惊叹:“但是我却看不见你的灵魂,更加无法触摸到,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呢~。”
真是危险啊。
如果两面宿傩也拥有这种能力,之前的契约恐怕就不会那么简单的成立了。
“所以真人先生是因为在网络里感知不到我的灵魂波动,所以才找来了这里,想着可以再遇到我?”
“嗯,也可以这么说。我猜你还会继续游戏,并且我认为你会是打通我所编写的「真结局」的唯一玩家。”
“而且——”他刻意拉长语调,又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而且?”
“爱丽丝你上次的游戏搭档也很有趣,是叫做虎杖悠仁没错吧。”
哇哦。
从真人嘴里听到了悠仁君的名字。
就如同网面上的点一样,忽然间被串联成一条盘综复杂的线。
——彼此相连。
【五条悟,咒灵,虎杖悠仁,两面宿傩,真人……】
与我。
诡异的,令人愉快的,仿佛命运一般的,被游戏世界意志连接了起来。
“悠仁君对于真人先生很特别吗?”
“悠·仁·君?”对方眨了下眼,似乎对于这种亲密的称呼有些惊奇。
“没错哦。”我轻松地耸了耸肩,“悠仁君是我的朋友,大概?”
“这种说法真是让人有点苦恼呢。”
苦恼吗。
这只咒灵在意的恐怕是虎杖悠仁身体里的两面宿傩吧。
“不必苦恼的真人先生。”我重新握住游戏操作杆,唇角微微上挑,“即使我是悠仁君的朋友,依然可以打出你想要的真结局哦。”
...
【整个孤岛别墅燃起了熊熊大火,所有的一切,无论是人还是什么,都将化为灰烬,不复存在。】
【不,事实上还有一个人存活。】
【爱丽丝:所有人果然都死了呢。】
【爱丽丝:虽然很对不起那个人,但是这种事情并不需要温柔。】
【爱丽丝:如果真的与那些人同归于尽,根本不算是happy end吧。因为觉得人类没有擅自审判处决人类的权利,所以「那个人」自以为是地认为只要自己死了便也算作赎罪……说到底不过是自欺欺人、自我满足而已。】
...
...
【恭喜玩家达成隐藏真结局·恶之花】
“好厉害啊好厉害,果然达成了呢。”
“所以真人先生现在应该可以理解——能够打出这种结局的我,即使是悠仁君的朋友,也完全不会影响和真人先生的交往哦。”
以灵魂凶残程度来判定是否可以进入真结局的游戏,恰好可以证明我与这只咒灵有着“相同”的理念。
起码在他的认知里应当是如此。
“来合作吧,真人先生。”
“嗯?”
“真人先生的想法我很感兴趣,我可以为你提供技术上的支持。”
如果真的可以在人类心间里埋下一颗特殊的种子,然后在某个时间点让它们瞬间一同破土而出……
那样的景象,或许可以让「世界临界值」从50%直接跳跃至100%?
甚至还可以放弃原本的现实世界,将自己真正的计划放到这里来实行……
总归是一个不错的思路。
而且这种事情我已经有一些经验,在现实世界里所欠缺的或许就是「灵魂」这方面的支持也说不定。
要好好利用下真人先生啊。
没有保存存档,我将游戏屏幕直接关掉,然后转过身对那只年轻咒灵露出营业式微笑:“让我们好好谈谈吧。”
.
避开街道的所有监控七拐八拐后,我与真人来到一处阴暗的地下室里。
“这是……”我指着面前的庞然大物。
“这是通过改变灵魂形态,测试人类究竟可以膨胀到什么程度的实验~”他眯起眼轻快回答,仿佛这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我瞥向另一个巴掌大小的物体,“那么这个就是测试缩小到什么程度了?”
“宾果~。”
该说不愧是由「人类恶意」凝聚而成的诅咒么,真是掉san的恶劣性格啊。
“爱丽丝会觉得这样做很讨厌吗。”
“无所谓吧。”
事实上我并不讨厌人类。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与系统自诞生起便不停受到所有物种的追捧、争夺,也可以说是趋之若鹜。
当然,趋之若鹜这四个字通常都是贬义。
因为对其他人有着致命的「好处」与吸引力,所以理所当然地会大受欢迎。但是诅咒却是由负面情绪而滋生,偶然遇到能碰巧看到他们的人,大多也都是害怕、憎恶、想要驱除他们的人。
也或许有一些不曾伤害过人类的弱小咒灵,也被人类像驱赶虫子般杀死了也说不定。
「为什么这个世界一定是要由人类来统治呢。」
——几年前失去关键记忆,认为自己是游戏npc的我,也曾思考过这样的问题。
【咒术回战】这款由系统商城随机挑选出的「游戏」,或者说是「世界」,它的内核真的只是普通的「驱魔卫道」么?
还是说,其实是「战争」。
那样的话,格局与立意便完全不同了呢。
因为只要是「战争」,那便是双方为自己所坚持的「正义」而战,而其背后的历史也将由最后的胜利者去书写。
就如同咒灵不会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类一样,咒术师也不会刻意记得自己杀了多少咒灵。
物种不同,根本无法产生同理心。
说到底,并不属于任何阵营的我……
打从心底里觉得,一切都无所谓。
“真人先生,你只在游戏里的bad end(坏结局)normal end(普通结局)dead end(死亡结局)以及我打出的ture end(真结局)里注入了咒力没错吧。”
“是这样。”他笑着回答,将喜恶直白的呈现出来。
“这样恐怕是不行的。只有在负面的地方咒力输出终归还是太单薄了,「爱」有时也是很可怕的诅咒呢。”我认真看向他,缓缓诉说自己的观点。
“诶~?爱?”仿佛听到什么荒诞的事迹般,真人眼底的恶意缓缓扩散,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困惑与疯狂蔓延到整张脸上,涂满了残忍的底色。
“没错,虽然真人先生拥有「触摸」改变人类灵魂的能力,但那样太缺少效率而且费时费力。如果想要通过网络传播,只有恨、悲伤、恶意是无法真正打动人类的。”
我示意他坐下,伸出手帮他整理有些散乱的发丝,带有一种安抚的意味,“真正直击灵魂的悲剧是让人体会到极致的美好后,再去把它彻底毁掉。”
“爱丽丝可以理解人类「极致的美好」吗。”
“应该可以。”
“可是爱丽丝却不是人类。”他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即使外表和气息与人类别无二致,但却没有人类应有的灵魂,甚至好像根本就不存在灵魂这种东西~?”
“或许因为我是很特殊的人类,所以真人先生才无法看到我的灵魂也说不定。”我眨眨眼一本正经地忽悠。
“哈哈,怎么可能?就算我没有那种能力也会确认爱丽丝不是人类哦~其他人的确难以察觉,甚至一点端倪都不会发现,但是,我是不会弄错的——”
他起身弯腰将身体微微前倾,刻意侵略着我与他的距离,异色双瞳犹如罪恶的美人钩子般弯出耐人寻味的弧度,“我·绝·对·不·会·迷·恋·人·类·哦。绝·对·不·可·能·呢。”
这是盲目的自信还是带有偏见的固执己见?
我仔细观察他————
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
然而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恐怕并不是我最初想的那样。
我起身来到杂乱地下室里唯一还算整洁的书桌前,示意自己想要开启这台手提电脑。
真人微笑着点头,仿佛已经预感到什么。
开启电脑后只见桌面里排列着各种话本、电影、电子书籍等图标。
…果然是这样吗。
旋转几下鼠标我再度打开了之前通关的【爱丽丝绮想物语】,这次选择的却是【男主视角】单机模式。
身旁的真人默许着我的所有举动,唇角的弧度也变得愈发愉悦。
透过屏幕里反射的冷光,我可以看到他专注的视线,而这个黑房子,便如同透光的盒子般令人捉摸不透。
那么。
透光的黑盒子里究竟能不能打开不一样的灵魂——
就由此刻的我来亲自确认。
【.............................................】
【男主角后日谈·落灰的日记】
【其实我并非一无所知。无论是爱丽丝的计划还是怎样,一直默默注视着她的我,又怎么会忽略那些细小的违和感。】
【这是一直注视着她的我,才知道的事情。】
【所以....................】
【.............................】
【..............................】
这才是男主角的真结局。
隐藏的极深的,甚至官网都没有公布爆料的真结局。
或者也可以说是——咒灵真人眼里「能够打动人类灵魂,最高贵纯粹的感情」。
但至今却从未有人打通过。
多么讽刺。
真人于此时终于开口:“如果说判定【恶之花】结局是要求「极恶」的灵魂,那么【落灰的日记】则是需要「对爱情绝对坚贞的高贵灵魂」。”
“不可思议…能够同时打出【恶之花】与【落灰日记】的灵魂……果然爱丽丝你是最棒的啊!”
那对异色双瞳毫不掩饰地直视我,掀起无比矛盾的冷静与狂热。
...
是我一开始把咒灵想得太简单了。
真人并非没有意识到我之前所说得事情——仅仅依靠负面情绪并不能真正打动人类的灵魂。
作为诅咒,他应该还没有诞生太久。
虽然是纯粹的「人类之恶」,自诞生起便携带着人类对人类的恶意、恐惧,但却会为了达成目的…愿意去尝试读懂自己理应会非常难以理解、厌恶的「人类之爱」。
电脑桌面里的那些文件——无论小说也好,电影也罢,都足以说明他在积极吸纳,具有可期的机敏成长性与洞察力。
以及。
他理想中设定的爱情竟然意外的崇高无暇,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悲悯」。
但是在玩家群体之中,却没有灵魂能够达到那样的高度……
想必察觉到这个真相的真人会对人类更加的不屑一顾吧。
“真人先生你的剧本很棒,但你会像【落灰日记】里的男主角那样吗。”
“不会吧。”他轻松否定:“虽然感觉很不错,但却也只是「凭空幻想出的假象」,比起那样——”
“我更想立刻得到你。”
他的目光又变得直白而纯粹,带着显而易见的势在必得与毫不掩饰的侵略性。
这是一个年轻、有野心的诅咒。
有野心其实是件好事,很多东西都可以慢慢去谈。
我没有拒绝他的靠近,反倒心情很好地循循善诱:
“强取豪夺这种戏码通常发生在对方不愿与你交往的前提下,但事实上我想成为真人先生的朋友与「合作者」。”
“所以真人先生应该更加友好地对待我,满足彼此的心愿。”
“那样的你,在我眼里会变得非常迷人。”
人类恶意的咒灵撑起下鄂似乎在认真思考我刚才所说的言辞,然后他微微挑动眉梢,脸上的笑意也愈发向外扩散,裹夹着肆意与轻佻,“爱丽丝是想将我变成【落灰日记】里的男主角吗。”
“不是哦。”我轻轻摇头,字字清晰:“「洗白」是对「拥有明确理想之人」最大的侮辱。真人先生继续做自己就好。而我,很愿意帮助真人先生完成这个理想。”
是利用。
“所以为了理想要先蛰伏忍耐吗。”真人唇角的弧度依然未变,只是眸光开始变得悠远朦胧。
“也许有一天你会同时得到你想要的。”我慢声回答。
“啊。这样。”尾音被他在舌尖绕了绕,迤逦出独特的克制与低哑,“听起来很不错呢。”
“下一次再见面时,我会把能派上用场的游戏剧本交给真人先生。”
“很期待啊。”
*******************
脚步声远去,
他的爱丽丝已经离开。
————————————
真人姿态闲适地仰躺在吊床上,黑暗中那对异色双瞳依然散发着熠熠光辉,他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曲,快要压抑不住那不断膨胀溢满的疯狂情愫。
好·美·啊。
他向虚空中伸出手——
却什么都没有触摸到。
能够洞察所有灵魂的咒灵第一次看不见一个人的灵魂,她是那么的特别,明明既不是人类也不是诅咒,但却可以真正的理解、洞察他们。
是圆滑的中立吗?
不是哟。
似乎想到了什么,真人忽然畅快淋漓地大笑出声。
——那双明亮眼眸根本渗不进任何「光与影」啊。
理解并不代表会动容,那恰恰是最冷漠固我的姿态。
真·的·好·迷·人·啊。
这种不会动摇的纯粹灵魂,究竟如何才可以看到、触摸到?
好·想·要。
好·想·疯·狂·的·占·有。
“可是,又奇怪地不想让对方感到讨厌。”
“真是奇妙的情感呢。”
「人类恶意的咒灵」轻轻阖眼,羽睫微颤。
他顺从欲望将手放在身下,唇角带着纯然的满足与愉悦——
“让我充分感受下吧,这种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