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话

第 6 话

2021-01-18 主角小说

“——就算是你,千年前也只是个人类呢。”
说完这句充满挑衅的话后,我便再度切换地图回到了之前的地方,也就是刚才对虎杖悠仁演戏的废弃大楼那里。
低头看了眼腕表,指针转动,实际上也只过去了一分钟时间。
所以,宿傩出来的限制是一分钟么……
不过如果有刚才的那种能力,即使是一分钟也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呢。
但是,应该也有一定的条件与限制吧?
只不过现在的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无所谓,会渐渐搞清楚的。
“悠仁君,为了庆祝刚才的劫后余生,一起去打游戏放松下吧?”我整理了下衣角,装作刚刚平复好心情的样子提议道。
“啊,好的。”
这只粉毛,并不会察觉到刚才在那个奇怪领域发生的事情。
如此甚好。
.
【青少年都喜欢的游戏厅】
“哇哇哇哇哇——难以置信!”
“竟然还可以这样连招?!”
“天啊,至少让我赢一把!”
“太厉害了吧,爱丽丝?真是人不可貌相!可怕的对手!”
...
...
呵。
没见过世面的菜鸡。
我撩了下长发,身为游戏公司的社长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虽然书本经验告诉我——目前这种情况应该稍微照顾一下攻略对象的可怜自尊心,最好让双方打得有来有往,甚至偶尔故意而为之地输几把才好。
但是在这种直接对决的游戏上,我却不想做出任何伪装与让步。
——还有什么比碾压、看到对手一败涂地,更让人愉悦的呢。
我只想赢啊。
毕竟,游戏输了就没有任何快乐与意义。
想到这里,我看向虎杖悠仁清澈见底的红瞳,仿佛在透过它审视里面同时存在的两个灵魂,接着愉快地一语双关道:“悠仁君不必沮丧,因为我打游戏真的很厉害,还从未输过哦。”
无论是这种普通的游戏,还是【乙女游戏大礼包】里的游戏。
——至今都从未败北哦。
“那么为了照顾悠仁君,我们来玩双人乙女恋爱游戏吧,联机的那种?”
“喂,就算是爱丽丝也不要太小看我啊。”粉毛炸毛。
“那换个说法好了,我想和悠仁君一起玩恋爱游戏,可以吗。”顺毛顺毛。
“啊啊。真是没办法。”他摸了摸头,最后微红着脸半推半就地同意了。
还真是纯情啊这家伙。
【双人乙女恋爱游戏——爱丽丝绮想物语】
与我同名的游戏。
也是现在最流行的恋爱解谜游戏,各种剧情线错综复杂,并且据说现在还没有人能打通这款游戏的黑·深·残·隐藏真结局。
很好。
这种情况无疑成功激起了我的胜负欲。
于是,game start。
【设置—男主角玩家姓名:虎杖悠仁】
【设置—女主角玩家姓名:(默认)爱丽丝】
【...................】
【...................】
【整个孤岛别墅燃起了熊熊大火,所有的一切,无论是人还是什么,都将化为灰烬,不复存在。】
包括男主角与女主角。
打出了还算有趣但并不满意的结局啊。
我盯着屏幕,悠悠道:“所以这算是happy end还是bad end?”
虎杖悠仁倒是很平静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对于女主角应该算是happy end吧,因为她憎恶的那些人全部都随着这场大火而堙灭。而且……直到最后男主角都站在她身边,至始至终,从未背叛。”
因为是分视角联机游戏,所以彼此的剧情会有所不同,在虎杖悠仁那边应当是没有上帝视角告诉他——女主角其实就是策划这一系列犯罪的凶手。
所以,他是已经在很早的时候就有所察觉,却还是选择了打出这种结局吗。
稍微有点意外。
本以为他会是那种老好人,拼命想要拯救所有人的类型呢。
想不到还有点疯。
不过,这毕竟也只是游戏而已。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悠仁君也会这样选择吗。”
沉默片刻,那只粉毛低垂下眼睫小声回答:“会想要自以为是地打开爱丽丝的心结,最后两个人一起好好地活下去吧?”
“可是如果那些人不死,爱丽丝的心结恐怕会无法真正的打开哦。”
粉毛犬轻声叹气:“正是因为察觉到在游戏里是这样,所以才……不过现实世界的话,一定会有真正的happy end哦。”
“突然有点好奇,如果我刚才被那只咒灵杀死…悠仁君会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已经罹患花吐症,还是这种性格的你,应该会做出很有趣的反应吧?
我有些恶趣味地想着。
却不想虎杖悠仁以一种轻松的语气笑着否定,“不会的。”
“悠仁君的意思是——你的实力很强大,所以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哈哈。虽然我觉得自己很厉害,但是刚才的那家伙也确实不弱啊。真正要打的话,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百分之百战胜它,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
他的目光既温柔又坚定:“我不会让爱丽丝死在我面前,如果真的要牺牲,一定是我先。”
“所以,不要再说那种奇怪的话啦。”
并不是因为肤浅虚假的爱情。
也不是因为罹患「花吐症」才让虎杖悠仁说出这样的言论。
这家伙……
是真的,出自真心地想要保护其他人。
无论那个人是谁,大概都没差的,只要你站在他面前。
哎。
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却意外的不讨厌这种类型。
不如说,正因为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才不讨厌这种类型……
因为这种人对于其他人有着明显的利己性,交朋友也好当情侣也罢,如果身边尽是这种随时可以为自己无私奉献牺牲的家伙,想必会很舒适吧?
已知,虎杖悠仁是宿傩的容器。
如果杀死他是否可以完全阻止宿傩复活,或者达到延期的效果?
但从宿傩之前的谈话态度来看,虎杖悠仁又似乎不是复活的唯一必需品。
他应该还有别的打算。
再观察看看吧。
本来如果没有宿傩那个变态的存在,我应该会更加主动一些攻略这只粉毛才对,就算最后会和五条悟分手也无所谓。
毕竟分手理由我都已经打好了草稿,没能派上用场总归还是有点遗憾。
...
“只要悠仁君在我身边,我便无所畏惧。现在想来,遇到悠仁君应该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
“诶?!”
虎杖悠仁一脸吃惊地看向我,仿佛我说了什么惊世骇俗之语。
“是游戏里的台词哦。”我端详对方微醺的帅气脸庞,笑着解释:“是游戏里的后日谈,女主角爱丽丝日记里所写的内容。”
他捂住心口眨眼,犹如某种可爱的犬科动物,“…嗯嗯,原来是这样啊。”
当然是故意的哦。
【游戏人物虎杖悠仁好感度:未知】
我果然对这种类型……
真的很有好感啊~(笑)
.
.
16个小时后。
我再度来到之前与虎杖悠仁一起去的游戏厅里。
甚至就连位置也与上次完全一样。
果然我还是意难平,上次的结局碍于那只粉毛在身边,打得并不是很尽兴。
所以我决定来让自己爽一爽,顺便攻略下一直无人攻克的黑深残真结局。
【开启游戏:爱丽丝绮想物语(单人模式)】
【女主角玩家:爱丽丝】
【请玩家选择现在要调查哪里(无法多次选择,只有一次机会)】
【A酒窖 B地下室 C卧室 D客厅 E厨房 F卫生间 】
“这里我选择的是b哦~”
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自耳边响起。
这种熟悉的气息与感觉……?
【新的游戏人物图鉴已开启】
【游戏人物姓名:真人】
【好感度:未知】
系统迅速开麦:「别抬头看他。就如同你想得那样,他不是人类,是咒灵。」
「哇哦,会说话的咒灵。」如同系统所说我没有停下手边的动作,一边用左手操纵游戏杆一边在心核里和它交流。
系统开始冷静分析:「不但会说话,而且外型也非常的接近人类。看起来应该拥有相当的智慧?」
我轻笑,「那不是很有趣吗。」
系统:「你想和他接触么?」
我有些恶趣味地想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要先装死看看他会如何行动。」
所以我彻底无视那只对我指点江山的咒灵,完全按照自己对游戏的理解选择了A。
“诶,听不到我说话吗?”
“真的看不见我?”
“不可能的吧。”
他似乎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
我依然无比镇定地继续游戏,就算他再怎么失落也不为所动。
真人:“诶,这里选择c会很奇怪吧?”
你在教我做事?
我再一次果断选择了C。
然后。
我察觉到一只骨骼分明的手覆盖在我闲置的右手上。
那只手交叠在我的手背上细细抚摸,然后又缓缓延伸至脉搏处。
…这种触觉?
为了不被察觉到我其实能看见他,所以我连余光都没有分神,表面看起来应该是完完全全沉浸在游戏世界里。
但现在即使刻意忽视,也能感知到有一种极为柔软的东西覆盖在我的手心上,接着蜿蜒至脉搏处。
*奥地利诗人巴扎尔曾经给吻定义——吻耳上方以示尊敬,吻脸颊表示友谊, 亲吻手心则代表着倾·慕。 
但在少数人知道的变态犯罪心理学里,如果有人亲吻你的手心至脉搏处...... 
——则很有可能意味着他想侵·犯·你。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是源自于人类的恶意。」
“我想,我迷上你了。”
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纯粹嗓音,在我耳边轻柔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