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话

第 4 话

2021-01-18 主角小说

【5月25日】
月黑风高杀人夜。
可乐、薯片、爆米花。
以上皆为快乐肥宅看肥皂剧标配。
现在的我大概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眼罩,为什么大半夜要带眼罩?之前的墨镜就感觉已经很阴间了,想不到还有更绝的。所以,果然他的眼睛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系统:「可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设定,也可能就是单纯的为了装逼。」
「啊这。这样居然都能闪过去?大意了,这波我方没有闪,可恶。」
系统:「看来那个白毛之前和你比试剑道是放了一个太平洋的水。」
我一边面无表情地吃薯片一边吐槽:「…啧。我仿佛在看jump漫画?」
系统同样一本正经地捧哏:「但是五条悟的年纪明显已经超过了jump漫画男主的年龄。」
有道理。
jump漫画男主一般都是少年。
所以,果然还是虎杖悠仁同学比较有前途吗。
大师,我悟了。
而之所以我可以和系统这样老神在在地在电视机面前观战,则是因为已经提前将【游戏系统商城】出品的【微型传感器】放进了咒灵身体难以发觉的缝隙里。
就是直播效果不太好,因为我方一直在频频挨揍,导致画面疯狂晃动,看得我也是非常无语。
所以。
究竟是五条悟太强还是wuli咒灵太弱?
这显然是一个来自灵魂的拷问。
*******************
“喂。专门埋伏在这里,是有人派你来的吗,如果再不回答可就要祓除你了哦。”
“…斯斯斯斯……杀……斯斯斯斯斯斯斯斯斯………”
“不会说话,但是战斗时却拥有相当的智慧。所以,我很好奇啊——”
话音刚落五条悟便身形一晃,他快速瞬移到狙杀自己的咒灵面前,将五指伸进对方已经被揍得表皮脱离的身体缝隙里。
一枚类似窃听器的物件落入到他手中。
“发现了有趣的东西呢。从开始时就感觉有点古怪,你似乎在下意识的避免这里受到伤害?”
“这种东西明显是属于人类的吧,能够奴役这种「特级咒灵」的人类……有点意思。现在对方应该正在观看没错吧,不知可否满意?”
这是重要的证据。
带回去的话,或许可以通过蛛丝马迹追查到什么。
********************
「五条悟发现了。」系统的声音冷冷淡淡。
「知道了。」我的神情波澜不惊。
就在那只白毛将【传感器】距离自己更近时,我果断按下了手里的控制按钮——
想必那边应该会很精彩。
毕竟,爆炸就是艺术。
这些都是计划之中的事情。
不如说,如果他太迟钝没有发现,才会让我有点苦恼。
没办法,为了防止我的「小弟」刚出生就被杀害,所以【传感器】既是让我确认真相的媒介,也同样是让那只咒灵逃跑的重要工具。
大多数聪明人不会轻易相信摆在台面上明晃晃的东西,他们更乐于通过一些细枝末节去探索自己想要的答案。
所以,就有了刚才的一系列剧本。
如果赢了便无所谓,如果打不过要输则会派上关键用场。
游戏商城出品的东西在『游戏世界』里当然会无往而不利,对此倒是没什么可质疑的。
在本次行动中,【世界临界值】也只增加了2%。
这样的话,或许只要再演一场戏,就可以知道我想要的大多数情报了。
.
“想不到能在这里碰到悠仁君,真的是太巧了。”
“哈哈,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爱丽丝,真的很巧!”
“说不定是「命中注定」哦。”
“诶诶诶,是、是吗。”面前的粉发少年微垂下头,然后小声喃喃道:“这样说真的是太狡猾了啊……”
系统:「命中注定?那不是五条悟曾经对你用过的话术吗。」
我一边逗弄那只粉毛犬,一边在心核里漫不经心地回应道:「没错,白嫖党的快乐不过如此。」
犹记得之前五条悟那家伙对我说命中注定时,我告诉他「概率极小的事情如果发生了,就会给人一种命中注定的错觉。」
现在倒是可以转过头对着虎杖悠仁一本正经地忽悠。
可见「双标」这个技能有多么重要。
事实上,当然没有那么多命中注定或是巧合,一切都是我通过邮件和虎杖悠仁套话,利用掌握到的信息差创造出的「偶遇」。
并且,天气也是计算好的。
须臾后。
“竟然下雨了,我们去那边躲雨吧爱丽丝。”
“嗯。”
“等等…把我的外套罩在头上吧。”
很好。
这小子很上道嘛。
一定不要让我淋到雨哦。
然而,嘴里脱口而出的却是:“诶,悠仁君那样会感冒的吧……”
“我是男生,身体很好无所谓的!快点啦,这里的话,再不避雨就要来不及了!”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谢谢你,悠仁君。”
通过日常聊天可以得知,虎杖悠仁有一个长期爱好是购买一份杂志,他会在出刊时准时购买,然后再去吃一份这里的日式小食。
虎杖悠仁:「一边看悦周刊一边吃小丸子真的是明天(周三)我最期待的事情了!」
那家小食开业时间为下午五点,这样的话时间范围便也可以大大缩小。
以及,由于那本杂志是属于地方性质跟不上时代的老刊物,面向的群体也大多都是老年人(应该是他爷爷生前比较喜欢的东西)所以东京一般比较潮流的大书店、便利店均不会销售此物。
根据对虎杖悠仁家庭住址的推测,他想购买的话只能来偏僻的西井区。
而在西井区这个位置想要躲雨的话,就势必会来到这座刚刚废弃的大楼。
所以,我们现在来到这里,完完全全都是「巧合」哦。
虎杖悠仁从未直接告诉过我他的行踪,我也从未提问过。
谁也不会想到,我们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咒灵。
真是可怕啊。
并且,根据「剧本」,我是一个看不到这种东西的普通人类,所以全程要表现出非常懵逼的状态。
真是的,我讨厌扮演一无所知的傻白甜。
但是也没办法了。
“…悠仁君,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好冷……我突然好难受……”
按照剧本,现在的我正在被一只咒灵,也就是我召唤出来的那只,一圈一圈缠住。
不过,力度是不是有些过于放水?
就算你不想伤害我,起码也要差不多点啊。
演技也太差了。
不过凭借着丑陋可怖的外表,倒是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爱丽丝…喂…你这家伙,快放开她!”
这只粉毛看起来很急切啊。
他现在正大力拉扯着我们家咒灵,但是却被甩出去很远。
看起来,战力和五条悟有很大的差距。
“…悠仁君,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突然间像被什么东西甩出去很远……?”
这显然是一个来自灵魂的拷问。
“喂,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快点放开爱丽丝!混蛋!!!”
“…悠仁君,你在和谁说话…?”
嗯。
这种时候恐惧的神情一定要把握好。
该配合你的演出我必倾情奉献。
“爱丽丝,稍后我会和你解释,现在情况很危急,等我先打败它!”
好的,少年。
我会为你加油的。

因为之前特意交代过「我们家咒灵」不要把虎杖悠仁揍得太惨,差不多就行了,所以这场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
“呼呼呼呼…没想到让它跑了……”
啧。
如果它不跑,你会更加凄惨好不好。
感谢我吧,小子。
“…悠仁君,你没事吧?”再度切换成白痴模式。
“抱歉爱丽丝,让你遭受这么多惊吓。”
“…所以,能和我说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我是当事人,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拜托请告诉我悠仁君!”
哎。
这次是切换成自强不息刨根问底小白花模式。
虎杖悠仁深深地叹了口气,想必也知道刚才那种战斗想要装作无事发生也不太现实,所以最后还是和我道出了真相:“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害怕……”
放心,我不会怕的。
我受过专业的训练。
就算你说你是jump男主我也只会微微一笑。

…信息获取中…

“那…悠仁君又是因为什么…才和这些怪物战斗呢。”
“…说来话长,因为有一天我无意间解开了咒物才会变成这样……”
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闪躲。
这恐怕不是完整的真相。
就在我思索如何能套出更多东西时,眼前这只粉毛的脸上忽然无端浮现出一条条黑色纹路,并且他整个人的气息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系统:「原来如此,这才是真正的源头。如此纯粹的『恶』,真是难得一见。」
「果然是被附身了吗。」对此我也并没有特别意外,还算接受范围内。
但是,现在果然还是要继续演戏的吧。
还不能确定虎杖悠仁能不能看到我目前的状态,要谨慎些。
所以我只能继续装作毫无所觉地说道:“悠仁君……”
“喂,你还真是喜欢演啊。”
“…诶?悠仁君?”
哦。
被发现了吗。
如果对方能看到刚才的一切,那么只可能是因为咒灵的表现露出了马脚。
出问题的绝对不可能是我。
“啧。刚才的咒灵根本没想伤害你吧,那家伙露出了很恶心的神情啊。”
“……”
我做出了欲言又止的样子。
喂,你可以理解吗。
面前的男人挑眉,继而露出了高高在上的不屑神情。
他的嗓音和虎杖本人完全不同,既成熟低哑又充满恶意,“就满足你吧。正好,我也想确定一些事情。”
…他以为他在施舍吗。
真是让人火大。

再度睁开眼,我发现自己突然换地图,出现在一片血水尸骨里。
整个地域放眼望去广阔无垠,而刚才那个脸上有着黑色纹路令人火大的家伙则高坐在尸骨之上。
啧。
我讨厌仰视。
“这里不会有人欣赏你的演技。”
哦。
你以为我很喜欢演小白花啊。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冷淡着嗓音问道。
“搞清楚。把你叫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回答你的问题。”
吗的。
好难沟通。
但是这家伙头顶上的好感度条……
我却是看不到的。
「游戏规则」凌驾于万物之上。
它说——【在游戏世界里,我可以看到任何物种的好感度,60以下均可显示。】
所以。
他的「真实好感度」很耐人寻味不是吗。
真是有趣。
“你的心情似乎突然变得很好。”
就在这句话刚落,一只手忽然间洞穿了我的心脏。
我看到那枚鲜活器官在对方手中缓慢地跳动,那名行凶者专注地看着它,仿佛那是什么珍稀之物。
???
神经病???
「没有任何疼痛,是因为触发了游戏机制吗。」
系统:「应该是。」
可是,为什么这个人看到我这样平淡的神情也丝毫不感到奇怪。
或许…
或许并不是触发了游戏机制,而是……
“为什么我还活着?并且不会感到疼痛?”
“感激吧。这是我的领域,当然由我说得算。”
果然这里非常奇怪,他甚至能在刚才感知到我瞬间的愉悦。
现在,他依然在一瞬不瞬地盯着那颗心脏。
这家伙果然有病。
“你在看什么。”
良久后,男人终于回答:“只是想要而已,它对于我似乎有特别的意义。”
神经病。
我的心脏根本就是假的。
我面无表情地看向远方,以棒读的语气说道:“听起来你像是对我一见钟情。”
说完后,我不出意外地听到一阵嘲笑的声音。
“还真是敢说啊。别误解,人类那种无聊的情感并不存在于我身上。”
他将视线从心脏偏移,忽然满含恶意地看向我,唇角也是极度恶劣的弧度。
“女人这种东西对于我只有两种含义。”
“食物或者是「被使用」。”
“可以破例给你选择的权利,所以,你想要当哪一种。”
他故意做出思考的样子,继而以嘲讽的语气断言:“果然还是后面的那种比较好吧,起码不会死。”

“…放开我。”
足踝被捉住了。
腰身同样被恶劣地固定、掌控。
甚至视线也被一并剥夺。
不光是力量上绝对的压迫,还有奇怪的数量……
…四只手?
他…有四只手……?
“——你露出了很好的表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