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话

第 2 话

2021-01-18 主角小说

「所以说,这只咒灵究竟想做什么?黏黏糊糊的,简直像是在撒娇。」
「撒娇?不愧是你,还真是敢说啊。」系统笑了。
笑得还挺好听。
「虽然长得是丑了点,但是我并不讨厌它身上的气息哦。」
不如说,甚至还有一点亲切。
这种纯粹的感觉……
系统:「其实这也是符合逻辑的,毕竟你的本质是——」
「啊,是的。」
思考片刻,我同样觉得合情合理,「只不过有些稍嫌热情。话说,还真是乖巧的不像话啊,如果它突然发作把五条悟这家伙吃掉,想必应该会很有趣吧~」
那样的话,应该也算达成了游戏人物结局。
dead end什么的。
想来玩家购买后也一定会大呼猎奇。
说不定还会借此带动一波游戏光盘销量?
系统:「说不定可以带动一波游戏光盘销量。」
不愧是你。
我唯一认可的小伙伴,想法总是这么的不谋而合。
毕竟。
我来到这个游戏世界可不是真的为了谈恋爱,准确来说应该是为了「事业」而「谈恋爱」。
所谓【乙女游戏随机生成大礼包】即为——由玩家直接进入游戏世界里完成剧情与结局,期间游戏系统会记录追踪玩家的通关过程,最后修正剪辑一些相关信息后,自动生成一份完美逻辑自洽的乙女游戏。
不需要美术、不需要剧本、不需要任何相关技术.........
简直就是一键脑残模式。
并且游戏里的时间流逝速度与现实比例也是不同的。
还有比这更节约成本的制作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
由于最近本会社通过正常技术手段制作的乙女游戏销售数据正在走下坡路,所以不得已只能由我这个社长亲自操刀上阵了。
值得高兴的是,现在游戏剧情终于开始变得有趣些了。
“爱丽丝酱,看得好认真啊~”
五条悟伸手在我眼前挥了挥,他的神情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愉悦,略显凉薄的嘴唇微微弯起。
明明是恐怖片,他却似乎很乐在其中?
“啊。因为这部电影真的很有趣呢。”
我耸了耸肩轻快回答,然后视线没有焦距地看向和我玩「贴贴」的触手,想着——
我大概,同样也乐在其中。
.
谈恋爱要约会。
约会就要去打卡各种情侣圣地。
随着约会次数的累加,一些非比寻常的信息也随之浮出水面。
上次是在电影院里遇到一只咒灵,接着我与五条悟又在鬼屋、郊外深山相继遇到了不同的咒灵。
很显然,咒灵这种物种并不是烂大街的货色,平时的我根本遇不到,可是与五条悟约会却接二连三的碰见,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世界上没有过多的偶然,绝大多数都是伪装成偶然的必然。
所以,要么是五条悟这个人体质特殊吸引咒灵,要么就是这一切都是他故意而为之。
「而且那些咒灵明明很亲近我,最后却还是莫名放手离开了……果然第二种可能性更高吧。」
那只白毛明显没有我受咒灵欢迎啊。
系统:「嗯,有道理。」
「那么他是想要确认些什么吗,毕竟这个游戏既然叫做咒术回战,也许会有什么专门对付这种咒灵的部门也说不定,类似于古代的阴阳师之类的?当然,也有可能他是个反派,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身为一个老二次元我最不缺的果然就是脑洞。
不过脑洞这种东西……
如果不断用事实去佐证,一旦成立,那么很有可能便是唯一的「真相」。

“五条老师!真的是五条老师诶!”
甜品店里忽然传来一声格外元气的声音,然后便是一道让人无法忽视的身影来到我们面前。
身高大约1米75左右,樱花发色,以及一张比起五条悟有些逊色的年轻面容。
但他仍然是非常特别的。
一种类似咒灵的「恶念」气息若有似无地环绕着他,既微弱又纯粹无比。
如此的纯粹……
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系统:【游戏人物虎杖悠仁已罹患异能力花吐症】
系统:【游戏人物虎杖悠仁图鉴已开启,好感度:45】
哦嚯。
“哟,真是巧啊悠仁。”五条悟轻抬眼皮,边吃草莓大福边姿态闲适地打了一个招呼。
“抱、抱歉…老师,我这是打扰到你们了吗……”
大概是因为我坐在门口视野死角的缘故,所以这个人走近了才发现我的存在。
他看着我们这一桌甜点,有些欲言又止又似乎在脑内天马行空地脑补着什么。
就很离谱。
看起来似乎是很好懂的类型?
…真是难以置信。
“嘛,准确来说,应该算是打扰到了吧?”五条悟这家伙完全没有为人师表的正经样子,语气既随意又轻佻,摆明了是在故意搞对面心态。
“…啊啊,果然是这样吗。”
那名叫虎杖悠仁的粉毛沮丧地垂下了头,犹如一只被人嫌弃的大型狗狗般呆矗在那里。
啧,真是给我们粉毛家族丢脸。
“这位同学坐下来一起吧,五条先生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来打圆场,这种时候明明应该是五条悟来给我们做介绍吧?
给我稍微靠谱点啊成年人,啧。
五条悟耸了耸肩,还算给面子的不置可否。
“…真的没关系吗。”狗狗再度小心确认。
我轻松接道:“当然。这只是朋友之间很普通的一次聚会。”
“哦?”五条悟忽然挑眉,将那多余的墨镜下拉,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如果非要做阅读理解,此刻他要表达的意思大概是「还真是敢说啊」。
我同样挑眉,以眼神回敬「不是说好了要保密关系的吗」。
总之,就是奇怪的默契增加了。
这期间的交锋不过零点几秒,那只粉毛完全毫无所觉,他露出满血复活的开朗笑容,大声道:“这样啊,那请多多指教,我叫虎仗悠仁!”
“爱丽丝。叫我Alice就好。”我特意强调了下。
“诶,是爱丽丝,不是姓氏有栖吗。”他似乎有点好奇为什么我没有告诉他姓氏只说了名字。
“嗯,没错。”
不过我并不准备对我的恶趣味进行解释,好在他也不是那种追着不放的难缠类型。
不如说…这应该是一个十分会活跃气氛的小太阳类型才对。
开朗,搞笑,脾气好?
「虎杖悠仁,惊世骇俗的演技。」系统突然开麦,并且语气夹带着诡异的钦佩。
…看样子,它完全不信散发着这种好闻气味的对方会是什么好鸟。
我吸了口果汁,不置可否地选择继续暗中观察。

趁着五条悟去前台结账的空隙,虎杖悠仁摸着头笑道:“真是没想到五条老师还有像爱丽丝这样的朋友啊。”
哦,是吗。
我静静注视对方,然后,露出很久不曾用过的营业式微笑,意味深长道:“悠仁君同样也是我的朋友。”
这句话的深意,你可以理解吗。
“是、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虎杖悠仁好感度:55】
看起来,他好像是似懂非懂。
不过他的好感度却在这么短时间已经超越了五条悟那个所谓的正牌男友,而且还是属于游戏图鉴(101位)里的人物,身上的气息也莫名的让人感到有些在意……
很好。
我已经开始在脑海里酝酿对五条悟的分手宣言了——
「我们分手吧,因为你太普通了。」
.
事情的转折点大概就是今天。
刚刚测试完「世界临界值」规则的我,正亲眼目睹一只咒灵自我的影子里诞生。
这可真是……
犹记得「世界临界值」第一次发生变化是在我挥拳打向跟踪我的痴汉姐弟时。
很显然,我并不会因为对方是女性或是小孩子而心慈手软,一般有仇如果条件允许当场就会报了。
然后,旁人看不见的系统面板突然跳跃出现,显示——
【世界临界值增加4%】
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刚才动手了吗?
于是我改为鄙夷地骂道:“啧,真是恶心的垃圾。”
【世界临界值增加1%】
真是绝了。
惊讶后,我头也不回地丢下躺在地上的那两个人离开了。

我当然是不死心的,毕竟这涉及到「游戏规则」与「自由性」,所以又尝试直接让其他人动手,结果「世界临界值」还是增长了1.5%。
淦。
那么。
如果是「无意间的抱怨暗示」呢?
比如,表现出愁眉苦脸的样子,等到「后援会」过激成员主动询问时,不经意间向其吐露自己最近被【某个洒我一身可乐的家伙】纠缠骚扰什么的。
不是本校学生,事件发生的时间也已经间隔一段时日,如果只是这种无聊程度的隐晦报复行为,「世界临界值」还会发生跳动吗。
毕竟我也只是随口一说,「谁能想到」他会私下偷偷查到预先留好的对方学校地址啊。
事实证明,这的确有可操作空间。
利用望远镜,我不出意外地在房子对面看到了被揍得很凄惨的【可乐君】,但是「世界临界值」却只增加了百分之0.5。
就在我深感愉悦时,刚才所说的异变忽然发生——
一只咒灵忽然自我的影子里破土而出,它匍匐着身体,样子乖顺的让我克制住将脚踩在它头上的冲动。
【目前世界临界值已达到】:10%
「统神,是时候开展头脑风暴了。」
系统:「…看样子,应该是世界临界值达到了10%触发的?」
我面无表情:「所以这家伙是我生出来的吗。」
系统:「…如果上述成立,那么应该是。」
…这可真是有趣啊。
不如说,简直太有趣了!
“喂,你会说话吗。”四下无人,所以我第一次尝试与这种东西开口沟通。
“…撕…吸…欢……斯斯…”
所以,朕的皇家翻译官在哪里?
“你可以听懂我说话吗。”
这次它乖巧点头,并用身体再度蹭了蹭我的脚尖。
“很好。”
想了想我又问:“既然你是我生的,所以可以帮我实现一个小小的心愿吗。”
面前的咒灵这次头点得更加用力。
我露出颇为满意的微笑。
然后,从裙摆里摸出手机将一张照片放大给它看——
【那是一张樱发少女与白发青年的合照。】
“看到这个白毛了吗,他叫做五条悟,我会告诉你他经常出没在哪里。所以——”
“可·以·拜·托·你·把·他·杀·了·吗~~。”
「你在想什么?」系统的声音并没有任何责怪,有的只是纯然的好奇。
我愉悦回答道:「通常在游戏中,玩家要跟着主线剧情走,总归是逃不过那个框架。但是那样的话就太无聊了,为什么不自己尝试着创造一些东西呢。」
「10%的世界临界值出现了这样的怪物,那么当世界临界值达到20%,30%,50%,甚至100%又会发生什么呢,你不好奇吗。」
系统:「可是一旦达到百分之50以上,这个世界对于你就不再是『游戏世界』了……」
啊,是这样没错。
我的语气更加欢快:「保守玩家会将临界值控制在20%,心理素质好点的可能是30%,激进玩家40%,极度自信有才能的玩家会将临界值压制在49%……」
【而疯子玩家,则会想看看世界临界值100%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现在还不是发疯的好时机。】
【如果可以将世界临界值直接从50%拔高到100%,然后再退出游戏…这样当然是既疯狂又安全。】
与五条悟在一起时曾经见过的咒灵,再次往返同样的地点却再也不会看到……
游戏剧情需要被推进,无论他是否会死亡,都将是很好的游戏素材。
也会让我知道更多的世界真相。
所以,
就让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