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话

第 1 话

2021-01-18 主角小说

恭喜你通过积分解锁「咒术回战」乙女游戏大礼包2.0
【提示】:这是一个对其他人为「真实」世界,对你来说却是「游戏」的世界。
【通关条件】:达成任意一个图鉴角色结局
【限制】:当「世界临界值」达到百分之50以上,玩家将会受到真实伤害。
【特别提示】:在这个「游戏世界」,异能力可以生效,但效果会打个折扣。
【功能】:玩家可以查看这个世界所有物种的好感度,好感度60以下均可显示。
———————————
大家好,我是有栖深夏,一名自由快乐的乙女游戏公司社长。
通过不断实践,现在的我大概已经摸清了这款游戏的「世界临界值」标准。
——即,我要掩盖压抑住自己的真实本性,扮演一个具有「真善美」品质的人类。
说真的,在这种和平年代,这并没有什么难度。
一切都在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现在的我,已经顺利利用「花吐症」异能力成为了游戏人物图鉴五条悟的正牌女友。
不过,这段关系却是「地下的」。
毕竟我在游戏里的身份是一名现役jk,而他却是某高校教师,按照人类伦理我们的关系的确还是在其他人面前保密比较好。
对此我并没有任何意见。
无所谓的。
只要不影响游戏结局就好。
甚至不如说,这种偷偷摸摸的地下关系,是我在这无聊日常里的唯一调剂。
“这里,爱丽丝!”
不远处的白发青年向我高调挥手,并念出了我在这个游戏世界里的假名。
爱丽丝=有栖。
它们的发音是相同的。
出于某种恶趣味,我将游戏名字设置为爱丽丝。
“不好意思,五条先生,因为一些课业问题被老师留住所以迟到了,真的很抱歉。”
此乃谎言。
事实上根本不存在任何课业问题,我是故意迟到半个小时的。
这样做完全是因为——前两次约会眼前这个白毛第一次迟到了8分钟56秒,第二次迟到了7分钟44秒。
当时他道歉的态度表面看起来很诚恳,但是有多少真心反省却是未可知。
「我道歉了,但我下次还敢。」
这大概就是五条悟这个人类最真实的心理写照。
既没有时间观念又非常自我。
实在可恶。
那么为了不让「世界临界值」产生波动,我自然不能当面发怒动气。
是的,没错。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苛刻奇葩。
每当我表露出一些「负面的、不愉快的情绪」,「世界临界值」便会随机跳动1%—2%不等。
而且这个乙女游戏大礼包的名字也让人稍微有点在意,目前看来明明是一个很普通的世界,名字却叫做「咒术回战」?
身边也尽是些「平平无奇」的庸俗人类。
“如果是爱丽丝小姐的话当然没有关系,我等多久当然都可以哦~。”
五条悟这家伙对于甜言蜜语向来毫不吝啬。
如果不是能看到对方脑袋上的好感度,我差点就要信了。
【五条悟好感度:35】
这家伙头顶上的好感度条,还没有我们学校门口站岗老大爷的高,更别提与我的那些后援会相比了。
但他还是主动向我告白了。
「请相信,我对爱丽丝小姐是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么。
老实说,我并不讨厌这四个字。
因为如果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日久生情」,那岂不是说明第一眼就没有看上对方吗。
我讨厌这样。
看看对方的脸,再看看游戏人物图鉴亮起的一角,所以当时我很干脆地就答应了。
.
“今天约会就去看电影吧?”五条悟眉眼弯弯地询问道,即使戴着那副在我看来有些多余的墨镜,颜值依然还算能打。
“好的。”
“我去买票,爱丽丝在这里乖乖等我哦?”
我善解人意道:“那我去旁边买可乐爆米花好了。”
“那辛苦啦~”
这种相敬如宾的模式是什么鬼哦。
人类谈恋爱都是这样子的吗。
真是有够无聊的。
我慢吞吞走到爆米花队列中,捂嘴打了一个兴致缺缺心不在焉的哈欠。
然后。
“啊,抱歉,小姐!饮料不小心撒到你身上了,我可以赔偿给你……可以把联系方式告诉我,我给您转账……”
蹩脚的谎言。
只是为了要到联系方式的拙劣理由罢了。
而且,如果道歉的话,「下跪」明明才更加有诚意不是吗。
“…没关系的。”
稍微,假装推辞下。
“不,请务必让我赔偿给您……”
我露出勉为其难的神情,“…那好吧。”然后与对方交换了联系方式。
「或许,可以用这个冒犯我的人类做一个小小的实验。」
须臾后。
当五条悟走过来看到我裙摆上明显的污渍后,既关切又略微不爽地询问道:“没事吧?啊真是…一不留神就发生这种事情了。”
“没什么,只是意外而已,对方也已经道歉了。”我心平气和地说道。
“哈?这种痕迹看起来可不像是意外——”
“走吧,也不影响什么。我可是很期待今天的电影哦。”
“…爱丽丝酱的脾气还真是好啊,这样有时可是会吃亏的呢。”五条悟有些意味深长地感叹道。
所以说,这个人一点也不了解我。
我想,如果我对五条悟的好感度条也可以具现化的话,此刻大概应该是——
3吧?
看在脸的份上。
************
这是一部制作非常精良的恐怖片。
充满了怨怼、恶意、诡异。
在这种地方出现咒灵真的一点也不奇怪。
一只低级咒灵罢了,五条悟可以随便抬手轻松解决掉它。
但是他却没有立刻这样做,他用余光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只弱小的咒灵对着他身侧的小女朋友「垂涎欲滴」。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垂涎欲滴」并不是指食欲,而是更为值得推敲的情感。
这种丑陋、低下的咒灵也会有这样丰富复杂的拟人情感么。
尽管这个猜测十分不可思议,但是排除掉所有不可能,剩下的那个答案即使非常不合常理,那也将是唯一的真相。
五条悟看到那只咒灵在经过长时间的挣扎后终于慢慢走向他的爱丽丝,它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触手轻轻抚摸少女的手背,不夹带任何攻击性。
然后,第二只第三只触手环在了少女的蝴蝶骨处,电影院里微弱的光芒忽明忽暗地映照在那张格外漂亮的脸上,迤逦出一种病态的畸形美感。
它看起来像是在拥抱她,保护她。
多么的,不可思议。
五条悟彻底转过头大方观察有栖深夏脸上的神情,那张稠丽容颜没有任何破绽,显然完全沉浸在恐怖电影剧情里。
她好像真的看不见环绕在她身边的这只咒灵。
——如果这也是演技,那还真是可怕呢。
***********
「统,这是什么鬼东西?好恶心啊啧。」我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怪物,控制住了面部表情以及即将狂掉的san值。
系统沉思片刻,回答道:「看起来似乎是咒灵?通俗来讲是由人类各种负面情感滋生出的诅咒。」
「这样啊。」我接受度良好地在心核里沉吟。「所以这个游戏礼包叫做【咒术回战】便一点也不突兀了。话说,这种东西普通人类应该是看不到的吧?」
系统:「是这样。」
我用余光瞟了眼身边的五条悟,结果发现对方并没有任何异常。
所以这家伙只是个普通人吗。
真是垃圾啊。
没劲。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