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第 10 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对方发过来的是条链接,要点进去才能看到照片。
画面很是香艳,秦玦环抱着林菁菲,阖眼躺在她公寓的那张床上。两人衣衫凌乱,昏暗的灯光更添暧昧。
十分引人遐想。
阮芷音截了张图,再点击链接时,果然已经变成普通的广告页面。
即便她保存了照片,也无法证明这张照片是林菁菲发的。毕竟,她发来的只是一则‘广告’。而这张照片,林菁菲肯定也有其他的解释。
哪怕看到了这样的照片,但阮芷音并不认为秦玦真和林菁菲上了床。她清楚地知道,这是林菁菲耍的手段。
只是两人感情出问题,她该解决的不是另一个女人,而是这个男人。如果一段感情沦落到需要女人去解决女人,那不如早点结束。
秦玦这个人算是有些固执,就算林菁菲真把他设计上床,也不会得到想要的结果,相反还会被他彻底疏远。所以她才会用这种手段,让自己主动离开秦玦。
从结果看,林菁菲算是成功了。
但她不知道,阮芷音从来都相信秦玦并未真的出轨。选择分手,只是失望秦玦的应对,沟通无果感情殆尽后,终究放弃了这个男人。
这个决定,与误会无关。
和秦玦的这段感情,阮芷音并不后悔。如果没有秦玦,她不会是现在的她。
回阮家后,林家人不是没尝试过把她带入歧途。她虽敏感察觉出林家人的恶意,但也迷茫过自己的方向。
每个人都有自身背景下所谓的正路,她却因为环境骤然改变处于混乱。好在周遭的声音和理智的判断指明了方向,让长辈老师赞不绝口的秦玦成为了她的目标。
秦玦不算好的恋人,但绝对是优秀的榜样。一开始,他更像是一个符号,阮芷音想考出满分的人生,而秦玦似乎是标准答案。
阮芷音最初追随秦玦的动机并非爱情,可周围人的冷嘲热讽,和少年那份善意的维护也确实让她动了心。
极度缺少什么时,会很容易把它看得珍贵。那时她缺少直白的善意,所以喜欢上了秦玦。对方使她成为现在的她,而她也在这份感情中竭尽努力过。
这段经历,阮芷音并不后悔。情浓时认真投入和付出,感情殆尽,也不至于委屈过往要死要活。
只是,她不会再回头。
正想着,微信提醒突然打断了思绪。
叶妍初:靠靠靠!我才加班几天?你和程越霖怎么就领证加同居了!还想周末约你逛街住你那,你抛弃我了......
叶妍初刚毕业,目前在一家科技公司当法务,加班加得暗无天日,婚礼过后她们就没再联系过。
想到周末没事,阮芷音打字回复:逛街可以,婚假正好休到这周末。
回国这半年,每逢周末总要陪秦母参加太太们的宴会交际。
方蔚兰不喜欢阮芷音把大半心思放在公司,不止一次暗示她没必要掺和阮氏纠纷,当好秦太太更没人敢怠慢。
阮芷音忽略好友许久,以后总算可以匀出时间消遣。
叶妍初:周末见,社畜生活太惨,我要把加班奖金全部花掉!!!
/ / /
翌日,天气大好,阳光明媚和煦。
阮芷音才刚吃过早餐,便听见了门铃的清脆响声。
她走到门口开了门,来人模样斯文面色恭谨,穿着套一丝不苟的西装,身后另站着两名壮硕些的男人。
白特助妥切含笑,开口:“太太,我是程总的助理,上来帮您搬家。”
白博跟了程越霖多年,前几日得知老板突然结婚,内心震惊不已。
毕竟,这些年他帮忙处理的桃花太多,甚至一度怀疑老板是否不喜欢女人。
看见眼前即便不施粉黛依旧明艳动人的女子,原来的猜测总算打消。
合着老板是眼光太高了,这才瞧不上其他,于是心中愈发打起恭敬。
“进来吧。”微愣须臾,阮芷音朝白博点头,侧身让开,“东西都收拾好了,有些箱子在客厅,有些堆在卧室。”
幸好程越霖这家伙还算好心,昨天她才知道叶妍初之前找的那家搬家公司需要提前两日预约。
阮芷音指着客厅和卧室的箱子嘱托,带他们简单扫过一遍。
白特助将她的叮嘱仔细记下,便点头请她先下楼,自己留在上面指挥人搬家。
宾利停在上次的位置。
阮芷音倒没想到程越霖会亲自来接她搬家,直接打开车门坐上后座,而男人正靠在座位上翻看着文件。
他神情专注地盯着笔记本,并没有抬头,直到阮芷音将东西递过去时才侧过了身,姿态散漫地挑眉:“这是什么?”
“早餐做多了,你不吃的话,我等下拿给白助理。”
在孤儿院时,阮芷音经常帮院长妈妈做饭。她喜欢做饭,更喜欢做饭时放空思考的时间。
做早餐时,她突然记起程越霖高中时好像经常不吃早饭,每次犯胃痛时总爱板着张脸,搞得没人敢靠近。
或许是感叹着他最近大发善心帮了自己,于是鬼使神差地,用剩下半个西红柿多做了份三明治。
程越霖听罢,没有多说什么。
但却接过了她手中的袋子放在一旁,此时的心情瞧着还算不错。
/ / /
宾利缓缓驶入嘉恒贡苑,在一座僻静的独栋别墅前停下。
这片是霖恒开发的豪华住宅区,位置靠近岚江,可谓是寸土寸金。
而别墅里边的装修更为奢华,布局错落有致,只是看起来没有什么人气。
程越霖领着阮芷音进门,上楼后伸手给她指了指:“你的房间。”
阮芷音略略看了眼,应道:“嗯。”
程越霖盯着她的模样浅笑下,然后又带她大致逛了一圈,回到客厅后点开了门上的智能锁道:“过来,录个指纹。”
“指纹锁可以打开别墅所有房间,这两天我不在家,你先自己熟悉熟悉。”
阮芷音这才看到客厅的行李箱,讶异抬头:“你要出差?”
“嗯。”
男人随意点头,表情淡然,似乎没有报备行程的意思,阮芷音识趣不再多问。
紧接着,她颇为体贴地开口:“其实你要是忙,我也不一定要今天搬过来。”
“怎么,不想搬?”程越霖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双手插兜,眼神散漫地看向她,“难不成,你还想等秦玦再找上门?”
阮芷音张了张嘴,微微蹙眉:“你怎么会知道?”
程越霖慢慢走近,在她面前站定,扬眉道:“真是不巧,那天送你回去晚走了五分钟。”说完顿了少顷,勾了勾唇,“又很不巧,五分钟后正好看到秦玦下楼。”
阮芷音直觉他视线逼人,讪笑道:“那可......真巧。”
不知怎地,她总觉得程越霖此刻的眼神像是在捉奸。联想到上次他那番合法权益的言辞,没来由地一阵心虚。
程越霖打量着她的神情,到底没多纠结在这一话题,转而道:“这边不常住人,如果还缺了什么,可以去买。”
言罢掏出钱包,递给阮芷音一张卡。
阮芷音没有去接,婉拒道:“没关系,我有钱。”
程越霖轻笑着挑眉,眉眼低垂,不咸不淡地开口:“阮嘤嘤,我可不想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准,懂?”
言下之意就是,你或许是有钱,但恐怕还是没有我有钱。
阮芷音:“......”
只能接过了那张烫手的卡。
/ / /
折腾两小时,阮芷音终于搬家完毕。
程越霖这才和白博一起坐上了车,双双前往机场。
VIP候机室里,自助餐点琳琅满目。
白博端着选好的精致餐点走来,却惊讶地看到自家老板居然正吃着一份普普通通的三明治。
据他所知,老板可是不怎么吃早饭的。程越霖这个人执拗得很,又最烦别人唠叨,就连白博都不敢劝他超过两句。
瞥见助理那难以置信的表情,程越霖指了指手上的三明治,意有所指地挑了挑眉:“怕我饿,懂?”
速来能言善辩的白特助,此刻却因老板眼神中的炫耀之意,憋成了哑巴。
不过,对方显然也没想听他回应,兀自叹息后,轻轻摇头——
“没办法,结婚呐......”他停顿,然后轻哂,拖腔带调道,“就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