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第 6 章

2021-01-18 主角小说

阮芷音醒来时,浑身俱是酸软,仍未散去昨日疲惫。
婚礼的确累人,身体累,心更疲惫。
要穿着尖细高跟鞋挺直腰背站半天,还要挂着优雅面具同心思各异的人寒暄。
婚礼结束后,程越霖有事回了公司。而她没回老宅,被他顺道送至回国后买下的那套精装公寓。
阮芷音的银行账户里并不缺钱,不提帮导师做对冲基金时赚的,求婚时秦玦还给了她30%的T&D股份,他自己仅留下5%。虽是B股,丰厚分红却是实打实的。
前两年陪秦玦创业虽辛苦,但他对她也算是体贴入微,生活尚有几分温馨。
这也是陷入争执这大半年,阮芷音仍未放弃这段感情的原因。她觉得,有些问题可以沟通解决。
但事实是,她高估了他们的感情。
不过要是哪天林家人知道秦玦变相在给她‘打工’,表情怕是丰富至极。
洗漱完毕,阮芷音走进厨房随便熬了点粥,坐在餐厅喝着,垫垫肚子。
等会儿要和程越霖回阮家吃饭,显然还得应付麻烦,很容易坏了胃口。
粥喝一半,桌上手机响起。
她瞥过去,果然是林成。
“音音,换新郎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和家里商量?”
林成的语气是长辈特有的‘关心’。
阮芷音轻笑着放下汤勺。
心想,对方不等她回老宅就迫不及待兴师问罪,也真是沉不住气。
“姑父这是什么话。我为什么换新郎,您不最清楚吗?还是你觉得,我不仅不该嫁进秦家,也不能嫁给程越霖,所以,”她扬眉,而后缓缓道,“恼羞成怒了?”
林成没想到她会直接把话摊开,沉顿少顷,声音亦冷下来:“你觉得我会相信程越霖是不求回报地帮你?”
“的确不是,北城项目会给霖恒。”
这一点,阮芷音从未想过隐瞒。
“你疯了?”
林成是真惊讶,那可是阮氏这两年最大的项目。阮芷音也是因为拿到北城项目,才在阮氏有了话语权。
阮芷音神色平静,往粥里加了点糖,敛眸开口:“竞标前,你就清楚阮氏的流动资金根本吃不下这项目。让我带团竞标,承诺竞标后项目归我,不就是打着无论如何我都会失败的目的?”
“既在爷爷面前显大度,又能等着我承认失败向你低头,再用北城项目的合作向严家卖好,可真是一石三鸟。”
林成商场上的眼光能力一般,但钻营取巧的手段,他一向熟稔。
思及此,阮芷音淡笑:“项目是我拿到的,我自然有权决定。毕竟,程越霖现在是我丈夫,爷爷也会同意。”
算盘落空,林成略顿,隐隐咬牙:“你就不怕我告诉老爷子,他这孙女婿不是真心?”
“那你说,爷爷会不会因为心疼我被搅黄婚事,一气之下把所有股份给我?”阮芷音毫不退让。
到底是对她的话有所顾忌,林成缄默半晌,声音阴沉含笑:“音音,这可不像你,姑父当年还真是看岔了眼。”
当年阮芷音回来,他也警惕过。
最后却觉得,不过是个性格乖闷的书呆子,不足为惧。没想到,八年后会被这鹰啄了眼。
“过奖了,姑父。我这点能耐,不及你在爷爷面前的一半。”
她的姑姑阮玲芳,从小被捧在手心,性格单纯不谙世事。当初闹着要嫁林成,阮家二老还不太同意,但林成对阮老爷子却像亲儿子般孝顺。
后来老人上了年纪,儿女又都去了,多少有些动容。
她的确‘比不上’林成。
/ / /
十一点,才刚换过衣服,阮芷音就接到了程越霖电话。
男人言简意赅:“下楼。”
阮芷音简单收拾下,
坐电梯出了公寓。
那辆黑色锃亮的宾利静静停在斜对面的树下,她几步过去,却在车前犹豫停住。
车窗降落,男人西装笔挺神色淡漠地靠在后座,净白指节随意搭在中间,修长双腿自然地交叠。
程越霖微微抬眸,和她对视后,示意轻瞥旁边座位:“上车。”
阮芷音抿唇,这才拉开车门坐到后排。
对方吩咐司机开车,随后便调起腿托闭目养神,眉眼间似有疲惫。
突然间宣布结婚,婚礼结束后,他又回公司和股东们开会到凌晨,才拟好结婚对霖恒产生影响的事项。
车内安静片晌,程越霖阖着眼,轻描淡写开口——
“想好说辞了?”
他问的,自然是这场婚事在阮老爷子那里的讲法。
阮芷音点下头,默然垂眸:“我和秦玦没有感情,之前同意结婚只是因为婚约。但他喜欢林菁菲,而我......”
她迟疑微顿,才道——
“和你是真爱。”
秦玦和林菁菲共同留下烂摊子,只有这么说,爷爷才不会急火攻心。
“哦?”程越霖漫不经心掀了掀眼皮,深邃眼眸含着审视望向她,“真、爱?”
男人的嗓音低沉磁性,像是将其缠绕在舌尖细致反复地品磨了一番。
阮芷音哽住,觉得这话确实引人遐想,轻咳下解释:“你放心,没别的意思,只是在爷爷面前的说辞。”
可他却挑下眉,轻哂反问:“我该放心?”
阮芷音抬眸,疑惑看他。
“为什么找我?”程越霖换了个问题。
想到琳琅昨日列出的标准,也为了等会在爷爷面前他能好好配合,阮芷音决定顺势夸赞他一番。
“你长得帅,又有钱,短短五年就把父亲留下的烂摊子发展成现在的霖恒,可见能力也出众。琳琅说,想嫁你的人从岚中排到A大,也就只比秦玦稍少些。”
虽然程越霖脾气差,但现在大家结婚也不追求处不处得好感情,还是有不少想嫁过去花他钱的。
有钱花,狗脾气忍忍就好。
她天花乱坠夸了一通,谁知男人的注意力却只放在了最后——
“稍、少、些?”
阮芷音以为他被激起了胜负欲,连忙安抚:“你也别灰心,只要改改你龟......不太友善的性格,肯定能奋起反超。秦玦现在传绯闻,你洁身自好,在女人眼中肯定还有加分。”
“是么,我这么好?”
男人盯着她,眸光玩味。
阮芷音见他心情不错,跟着点头:“当然,否则我也不会选你当新郎。”
他可是荣膺琳琅列出的备选新郎榜单第一。
程越霖环臂看她,轻笑出声:“呵,那我就更不放心了。”
不太放心,你的居心。
阮芷音:“......”
“但,你的眼光很有进步。”
他继而赞赏。
阮芷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