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九章

2021-01-16 主角小说

温妤完全没给蒋禹赫面子。
即便知道他刚刚那句“你先”可能是回过神知道错怪了自己,想给双方一个过渡的台阶,但大可不必。
她已经生气了。
且一时半会地并不想理他。
温妤曾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追她的人在江城少说都绕城一圈,如今竟然沦落到被别人斥责居心和动机?
破产了也好,被劈腿了也罢,温妤都可以坦然接受。
可她的自尊无法接受这样对人格的侮辱。
他把她当什么了?
想爬上他床的女人?
天地良心,温妤完全是怕喝醉的他一个人睡在外面有危险才陪着,怎么就被怀疑得这么不堪。
温妤第一次对教沈铭嘉做人这件事产生了放弃的念头,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小三与他既然两禽相悦那就成全他们好了。
就算父亲破产,温妤自己也还有一栋房子和一辆车,把它们都卖了接父亲去另一个城市从头开始,依然可以平平淡淡岁月静好。
她为什么偏要逼自己拿虐渣剧本。
温妤很清楚的知道,自始至终,蒋禹赫都没有接纳过她。
所以才会在看到她躺在身边时,第一反应是怀疑,而不是正常的询问。
那天,温妤一整晚没出过房门。
第二天早上七点,以为这个时间蒋禹赫肯定还没起床,温妤穿好衣服后下床,正想坐到轮椅上,却突发奇想地站起来走了两步。
虽然受伤的小腿还痛着,但血肿已经消退了很多,现在慢慢走也不是不行。
温妤便没用轮椅,扶着墙一步步走出房间。
谁知才走到客厅,就看到十二姨手里拿着西装立在玄关。
而蒋禹赫,一身精英打扮,正在换鞋。
温妤:“……”
这男人今天怎么这么早上班。
十二姨看到温妤自己走出来,愣了下:“你着什么急啊,多养养,别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温妤瞥了蒋禹赫一眼,虽然心里还气着,但她很清楚,昨晚任性那么一次可以用委屈的小情绪去解释,如果过了一夜自己还摆着一张臭脸,这前后的人设就崩了。
于是马上切换回来,咬着唇小声道:“我只是怕,万一下次我又做错了什么,我……”
听听,多委屈,多卑微。
你蒋禹赫一句话,吓得失忆妹妹连夜开始学习走路为他日被赶出家门做准备。
就问你诛不诛心。
果然,温妤这番丧气的话说出来,连平时高冷的十二姨都心软了,“不是,我们少爷不是那个意思。”
十二姨下意识去看蒋禹赫,指望他说点什么,可男人脸色平平,换好鞋拿上外套后就出了门。
没一会,温妤就听到了院子里汽车发动的声音。
好家伙,你真有种。
自从来到这里,温妤好家伙都说累了。
蒋禹赫没给面子,十二姨也有些尴尬,解开身上的围兜跟温妤岔开话题:“我有事出去一趟,中午回来,冰箱里有吃的,你饿了就去拿。”
温妤本想问十二姨去哪,但话到嘴边她忽然反应过来——
这样一个主人和管家都不在的上午,不正是她去酒店的最好时机?
可另一个问题摆在面前。
就算她现在轻松离开了,那回来呢?
她没有钥匙。
但温妤顾不上那么多了,离酒店给的保留期限只剩几天,以后还会不会有今天这种天时地利的机会谁也不知道,她不能错过。
而且说实话,就蒋禹赫刚刚那个态度,她也不在乎能不能留下来了。
如果能顺利拿到身份证,干脆就买张回江城的机票,不玩了。
下定决心,温妤在微信上跟尤昕借了一点钱,待十二姨走后,给自己叫了一辆去酒店的车。
可能是运气好,遇到的师傅是个热心人,不仅扶着温妤上了车,还帮忙收了她的轮椅。
到酒店后温妤迅速表明了来意,工作人员当即派专人带她来到一个贵宾室,
“小姐您稍等一下,我现在去给您拿。”
温妤点了点头,安静坐在位置上等着,一道声音却忽然落了过来,“温小姐?”
温妤一愣,抬头看,竟然是沈铭嘉的小三。
意料之中,她身边站着沈铭嘉。
也对,京市根本没人认识温妤,能在这个酒店遇到的,也就这对狗男女了。
方盈走进来,上下打量了温妤几眼,不可思议道:“怎么坐上轮椅了?还有这鼻子是怎么了?”
温妤只想拿了包赶紧走人,并不想搭理他们,于是转身背了过去。
可方盈显然不想错过这个奚落她的机会:
“你家里的事我们都听说了,不管怎么样,你别做想不开的事,有什么需要可以跟嘉哥说,我不会介意他帮你的,对吧嘉哥。”
温妤:“……”
茶味过浓。
“帮我?”温妤挑眉笑了下,“你的嘉哥有什么本事可以帮我?有没有那个能力自己不清楚吗,他一部戏的片酬还不够我买个包,也就你稀罕。”
沈铭嘉啧地笑了声。
在他看来,现在嘴硬的温妤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
“还以为自己还是什么大小姐吗?谁都要惯着你让着你?”沈铭嘉摇摇头,“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清醒一点温妤,你们家已经破产了。”
工作人员这时拿着温妤的包走了过来,“温小姐,您看看里面的东西少没少。”
温妤打开包看了两眼,随即冲对方点了点头,“谢谢。”
“我们家破产了又怎么样。”温妤收好包,冷静地看着沈铭嘉,“我温妤还活着呢,而且会活得比你沈铭嘉惬意,比你快活,因为我还要等着——”
温妤微微前倾,话随身体压过来:“看你这种人渣什么时候翻车。”
最后那句话声音虽轻,沈铭嘉却莫名被怵了下,但也只是那么一秒,他不屑地笑了笑,“好啊,那我祝你早日心愿达成。”
而后拉着方盈:“我们走。”
……简直张狂至极!
温妤也知道,沈铭嘉不过是仗着知道温家倒了,她温妤也从凤凰变成了山鸡,根本不可能与他抗衡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果然渣男都是没有道德底线的。
回到车上温妤都还在被气得牙痒。司机问她:“小姐,你去哪里?”
温妤想都没想,“机场。”
说话的同时打开了手里的包包。
口红,护手霜,钱包身份证都在,还有那个精致的丝绒盒——
里面装着打算送给沈铭嘉的袖扣。
当初充满欢喜和爱意的礼物,如今看着,竟然这样讽刺。
袖扣刺眼地躺在盒子里,提醒着温妤刚刚沈铭嘉说的那些话:
“你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小姐吗?”
“清醒一点,你们家破产了。”
“祝你早日心愿达成。”
温妤心中百转千回,咬牙切齿。
贱人。
红灯快要结束前的三秒,温妤闭了闭眼,挣扎又挣扎,最终喊住司机:“算了,还是原路返回。”
她如果就这么回江城,岂不是遂了沈铭嘉的愿。
他不是祝自己心愿早日达成吗,那就睁大眼睛等着好了。
温妤浑身的斗志又被燃了起来,瞬间挺直了腰:“师傅,回去的这条路上有没有二手奢侈品店?”
-
赶在十一点前温妤回了别墅。
大门紧闭,十二姨显然还没回来。
这也就意味着温妤这次的叛逆出走非常安全,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她将轮椅遥控到别墅的院子里,停下。
十二月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冷,难得今天出了太阳,阳光暖融融的,照在身上很舒服。
温妤想好了,待会十二姨回来,她就说自己想来院子里晒晒太阳,谁知大门被风一吹就关上了。
这个理由完美得找不到一丝瑕疵。
温妤闭上眼睛,安心地晒起了太阳。
谁知这一等,等到太阳下山,十二姨都没有回家。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特别早,天色变暗,周遭的温度开始急剧下降。
没必要,真没必要,温妤想。
如果她做错了什么,大可让蒋禹赫回来再质疑自己几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等得又冷又饿不说,天还隐隐下起了小雪。
最重要的是,
她好想上厕所啊……
-
六点半,老何送接刚开完会的蒋禹赫去和客户吃晚饭。
路上,蒋禹赫问厉白:“公安局那边有什么消息没。”
厉白摇头:“没有,他们说最近都没有报失踪的。”
这不合理,一个活生生的人消失了,难道没有家人发现?
还是说她根本不是京市的人?
老何这时插话问道:“老板,小姐在您家住得还好吗?她还有没有缺什么?我上次照着我家丫头的喜好买了很多送过去,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厉白适时地咳了一声。
然而老何完全不知道自己干了老板的事领了老板的功劳,还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老板,这个周末我能不能去看看她,毕竟人是我撞的,我想熬点汤给她送过去补补。”
蒋禹赫终于听不下去,抬起头:“你是不是觉得我会虐待她?”
老何赶紧摇头:“当然不是,我知道老板你嘴硬心软,要不然也不会带她回家了,我就是想尽尽自己的心意。”
话音刚落,老何的手机响了。
开车时不允许接电话,老何正准备按掉,一看竟然是温妤打来的,喃喃疑惑道:
“怎么是那姑娘打来的?”
他微微侧身,“老板,我接一下行吗,怕姑娘有急事找我。”
男人注视着窗外的雪,没表态。
沉默即是默认,老何赶紧接起电话:
“姑娘怎么啦,有事吗?”
温妤弱弱的声音,“何叔,你,你知道十二姨的,手机号吗?”
“十二姨?”老何皱眉,“没有啊,我怎么会有她的号码,怎么了,你找她?她不在家吗?”
过了两秒,老何睁大眼睛,转身就冲后排的蒋禹赫慌慌张张喊道:“不好了老板,小姑娘被关在门外要冻死了!”
蒋禹赫:“?”
……
……
别墅门口,温妤蜷缩着身体,支起双手在嘴边呵了口气,努力取着微不足道的一点暖。
以前看韩剧的时候,韩剧里总说,初雪是美好的,是浪漫的。
初雪一定要和喜欢的人一起。
可她怎么这么狼狈,别说男人了,身边连个鬼影都没有。
好冷啊,好想有个暖和的被窝。
好想有杯热牛奶。
好想……算了,三等公民不配想。
求助电话打出去有一会了,温妤不确定蒋禹赫会不会回来,但冲他昨天及今早的态度,希望不是很大。
现在就看他理不理自己死活吧。
因为太冷,温妤闭上眼睛,试图用意念去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闭着闭着,她忽然感觉眼前有了光。
睁眼一看,果然,一束暖黄的大灯点亮了雪夜,一路朝别墅而来。
最后停在了门前。
有人下来了。
……是蒋禹赫??
竟然真!的!是!他!
好样的,哥哥是有心的!
哥哥只是外冷内热而已!
哥哥终于露出了他柔情的一面!
我要对哥哥多一点包容和理解!
刚刚还被冻到一脸颓废的温妤立即来了精神,本想坐正预备一个甜美笑容感激好哥哥踏着风雪而来救她与水火之中,但转念一想——
等等,这绝对是一个激起男人保护欲,同□□的好机会啊。
她都冻成了这样了还微笑个屁啊,被冻得很开心吗?
于是在蒋禹赫离自己还有十米之遥的时候,温妤迅速改变策略,闭上了眼睛,做出一副被冻到失去神志的样子。
十米,五米,三米。
温妤能感觉到男人一步步的靠近。
她激动又期盼,猜测蒋禹赫是会先脱下外套披在自己身上,还是直接把她抱起来回家取暖?
越来越近了。
来了来了。
温妤呼吸几乎屏住,心跳因为过于兴奋而怦怦跳着。
然而等了几秒,想象中的几种操作都没有发生。
但她隐隐感觉到,似乎有一根手指探到自己鼻子下面来了。
“???”
倒也不必,我还活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