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八章

2021-01-16 主角小说

那天中午,温妤破天荒地喝了一顿十二姨特别为她熬的什锦蘑菇大骨头汤,营养又美味。
手艺堪比以前她吃过的米其林大厨。
她也明白过来,给十二姨打电话的是蒋禹赫,而骨头汤,是在医院时医生随口提的一句话。
鳄鱼的眼泪,终于不负所托,打动了这个男人铁石心肠般的心。
不过后来温妤沉浸在厉白的那段话里想了很久,也切身地认同,他说得没错。
蒋禹赫给出的五分钟限制看似冷漠无情,可的确快速结束了温妤的痛苦。不然以她的性格,在医院磨蹭到天黑都不一定能搞定。
虽然只是件小事,但温妤也窥见了蒋禹赫性格里魅力的一面。
雷厉风行,当断则断,
温妤还……挺欣赏这一款的。
无论如何,骨头汤的人情温妤领了。
当然就要借此抓住机会,以还人情的方式互动一波加深感情。
于是那晚温妤精心准备了一份自己爱吃的水果沙拉等蒋禹赫,谁知男人不知去了哪,很晚都没回来。
零点的时候十二姨说回房休息,温妤问她:“你不等哥哥吗?”
谁知十二姨反问她一句:“知道我为什么叫十二姨吗。”
温妤:“?”
“因为我只工作到晚上十二点,之后房子塌了我都不会管。”
“……”
好家伙,这么酷的管家温妤直接瑞思拜。
于是温妤只能一个人在客厅等着,等到自己都做了好几场梦的时候,忽然迷迷糊糊的,感觉沙发上有一股很重的力量压了下来。
她蓦地睁开眼,而后吓了一跳。
蒋禹赫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现在正躺在沙发的另一头。
浑身都是浓重的酒味。
温妤先收回自己的腿,然后试探着喊了两声,“哥哥?”
回应她的是夹杂着酒精和烟草味的呼吸。
“蒋禹赫?”
“蒋总?”
“老板?”
温妤连续换了好几个称呼,最后才确定,这个男人是真的醉到昏睡了。
行吧,既然睡了那互动的事也谈不上了,温妤掉头就走。
可轮椅滑行出去几步,温妤又按住了停下键。
她回头,望了眼躺在沙发上的男人。
现在是冬天,即便家里开了暖气,到夜里也还是有寒气的,就这么躺在睡这会感冒的吧?
再说,万一突然吐了没人发现窒息了怎么办。
虽说是个碰瓷来的哥哥,但做人起码的良心还是要有的。
好歹今天还喝了人家赏的大骨头汤。
温妤安慰自己就当是给破产的温家积点德,总之今晚,这个男人他承包了。
不过她的腿还受着伤,把蒋禹赫搬回房间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二楼还是自己被明令禁止去的地方。
想了会,温妤回房间把自己的被子抱出来,给蒋禹赫盖住。
之后对着他英俊的脸默默叹了口气,“我这个妹妹算是仁至义尽了,被窝都让给了你,以后可别那么凶了。”
男人依旧睡得很深。
别说,睡着了也帅得找不出任何死角。
想到这温妤又忍不住想唾弃自己的审美,真是马路上随手捡个男人都比沈铭嘉帅一万倍。
知道不可能得到什么回应,温妤收回视线,斜靠在沙发上拿起手机。
这个场面今晚是不可能睡了,她决定刷一夜的微博打发时间。
夜里三点,温妤坚持刷着微博。
三点半,视线开始模糊。
四点,好冷,被子拉过来一点搭一下腿吧。
四点半,撑不住了,我就眯一会,一会……
然后这一咪,温妤直接也睡了过去。
早上六点半,十二姨起床准备早餐,路过客厅的时候看到躺在一起的蒋禹赫和温妤,淡定看了两眼,仿佛无事发生般去了厨房。
十来分钟后,蒋禹赫被厨房里的杂物声音吵醒。
他不悦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了沙发上,好像也不那么意外似的,闭眼舒了口气,正准备起来去冲个澡,就在起身一刹,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温妤。
两人还盖着同一床被子。
蒋禹赫怔住,声音几乎是瞬间冷下来:“你在干什么。”
这句话,带着明显的斥责意味。
温妤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全然忘了自己睡在沙发上的事,等看到身边的男人后,才记忆复返般坐了起来。
“哥哥你醒啦?”
很快,她就发现了男人异常阴冷的,不对劲的眼神,“……怎么了?”
蒋禹赫盯着温妤好几秒,最后一把扯开被子冷冷道:“再有下次就走人。”
???
看着男人往二楼走的背影,温妤一头雾水。
十二姨这时从厨房走出来,边布置餐桌边提醒般的暗示温妤:“我们少爷不喜欢女人碰他。”
温妤:“……”
不是,大哥你想什么呢。
她气笑了——
“昨晚他夜里回来一动不动躺在沙发上,我怎么喊都喊不醒,我又抱不动他,怕他冻着只能把自己的被子抱过来给他盖,怕他吐了没人照顾一直守着,什么叫不喜欢女人碰他?我又不是别人,”也不知道蒋禹赫能不能听到,温妤故意委屈地拉高了两个调,
“我关心自己的哥哥有错吗?!”
六月的窦娥都没她冤。
十二姨倒牛奶的动作随即顿了下,问她,“你不知道喊我帮忙?”
“?”温妤无语,“不是你说十二点后房子塌了你都不管吗?”
“房子塌了我是不管,少爷醉了我当然要管。”
“……”
谁不说您牛逼呢。
温妤被这主仆俩的神奇逻辑生生气到没话说。
OK,你们赢了。
她捡起被蒋禹赫扯到地上的被子,没再解释下去,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不识好歹的男人,活该昨晚冻死你。
还指望下次呢?做梦吧。
二十分钟后,蒋禹赫洗了澡下楼,十二姨的醒酒汤也煮好了,端给他时嘀咕了句:
“大小姐都让你少喝点酒了,你总是不听。”
蒋禹赫没抬头,喝了一口问,“人呢。”
没指名道姓十二姨也知道在说谁,“回自己房了。”
之后大家谁也没再提温妤,吃过简单的早饭,蒋禹赫就回了公司。
秘书照常给他泡来一杯美式,可蒋禹赫刚抿一口就皱了眉。
“味道怎么不对。”
秘书愣住,“啊?我每天都是这么泡的啊。”
缓了会,蒋禹赫淡淡说:“出去吧。”
秘书离开后,他仔细端倪手里的咖啡想知道是哪里的问题,冷不丁忽然想起——
昨天他喝过家里那个女人泡的美式。
味道很醇,很正。
蒋禹赫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揉了揉眉心,把咖啡放在一旁,完全没了喝下去的欲望。
恰好这时公司艺人经纪部的总监敲门进来:
“蒋总,关于《寻龙档案》的选角,我想再听听您的意见。”
今年国内的娱乐业发展低迷,主要受政策影响,很多小规模的电影公司一批批倒去,这样的大环境下,蒋禹赫对待每一笔投资都不敢懈怠半分。
公司来年的重头项目便是亚盛影业投资了二十个亿的玄幻电影《寻龙档案》
从团队构架到演员选择,无论细节大小,蒋禹赫全部要求亲自过目。
总监说:“原来女一您是定了黎蔓,但她自己不争气闹出这些事,现在我们想在桑晨和莫晓茹中间挑一个,这两人的演技都没问题,试镜那边导演也觉得ok,就看您的意思?”
蒋禹赫看着两个女演员的照片,片刻,抽出其中一张,“用桑晨。”
总监表情微妙了一秒,很快恢复正常,“好,另外就是,男二号导演私人关系想用最近很火的那个沈铭嘉,但沈铭嘉不是我们公司的人,我想把他的影视约签进来,方便之后统一管理。”
沈铭嘉?
蒋禹赫在脑子里过了下这个名字,点头道:“把他最近半年的成绩做一份资料发给我,我看看再说。”
“好。”
大概是昨晚没有睡好加上醉过酒的原因,蒋禹赫一整天的精神都不怎么好,于是下班之前推掉了晚上所有的应酬。
十二姨提前接到了通知,在蒋禹赫到家的时候,晚餐也都全部准备妥当。
四荤两素一汤,蒋禹赫一个人坐在餐桌旁,吃了会才问,“人呢。”
十二姨笔直站着,答道:“房里。”
顿了顿补充:“喊了,不出来,说不饿。”
蒋禹赫便也没继续问下去,草草吃了两口就打算回楼上休息。
刚走出几步,十二姨就在身后自言自语起来:“人家是怕你睡在客厅冻到,才把自己的被子拿出来给你盖的。”
蒋禹赫脚下一顿,皱眉回头,“什么自己的被子。”
十二姨瞥了蒋禹赫一眼,唇微微启合了几下,可能是怕自己总结得不好,干脆把温妤的原话重复了一遍,末了那句【我关心自己的哥哥有错吗】还特地扬高了声音。
“我不是帮她说话,不过也见不得人家好心被你当驴肝肺。”
蒋禹赫:“……”
回到书房好半晌,蒋禹赫醉的这场酒似乎才醒了过来。
十二姨那番话始终在心里盘旋,也正如此,他后知后觉地回忆起自己醒来时的那些细节。
那女人其实只跟自己挨了一点边而已,她的身体斜靠在背垫上,明显是想保持距离的姿势,唯独腿伸了一点在被子里取暖。
还有那床被子,小碎花软软的,当时自己完全没注意,原来是她的。
蒋禹赫闭上眼睛揉着太阳穴。
女人被自己警告后一脸茫然的神情在眼前不断回放,还有她说的话——
【怕他冻着只能把自己的被子抱过来给他盖,怕他吐了没人照顾所以一直守着。】
诛心似的,反反复复,提醒他说了多过分的话。
这种感觉莫名让蒋禹赫觉得烦躁,他随手拿起桌上的杯子,却发现里面空的,一滴水都没有。
于是打开书房门,正想叫十二姨泡杯咖啡送上来,突然听到楼下有说话的声音。
到了嘴边的话也不觉收回,不动声色地往前走了几步——
果然,是温妤出来了。
她坐在轮椅上,手里捧了个杯子,似乎也是到客厅接水喝。
蒋禹赫看了两秒,不知被什么驱使了,拿着手里的空杯也下了楼。
他手抄在裤兜里,神情冷淡地走到净饮机前。
十二姨迷惑地看了他一眼:“楼上没水吗,下来干什么?”
蒋禹赫:“……”
温妤当然也知道蒋禹赫下来了,却不似往常那样热情地喊哥哥。
她低着头退到一边,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肢体动作已经做出了一个三等公民应有的姿态。
蒋禹赫顿了顿,难得主动了一次:“你先。”
哦。
温妤没客气,面无表情地上前,弯腰,往杯子里接水。
然后转身,继续面无表情地从蒋禹赫身边经过,离开,回房,最后嘭的一声——关了门。
蒋禹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