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六章

2021-01-16 主角小说

“亚盛”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娱乐集团,90年初就创办了,如今到了蒋禹赫手里更是一家独大,整个集团几乎垄断了国内的电影电视,艺人经纪,娱乐营销等所有与娱乐相关的领域。
九点半,蒋禹赫从电梯里出来,秘书立即迎上去,边走边罗列了今天的工作:
“十点巨星传媒的收购会议,十二点约了青禾集团的高总吃饭,下午两点公司明年的重点IP筛选会,四点广告部总监的面试,四点半约了喜鱼视频的负责人,七点还要参加京市电影节的颁奖典礼。”
像这样密密麻麻的行程,蒋禹赫已经习惯了。
他推门进入办公室,发现有人早已坐在了沙发上。
秘书无奈解释:“对不起蒋总,我怎么劝他都没用。”
“知道了。”蒋禹赫关上门,并未动怒。
来人是黎蔓的经纪人,也是公司的员工之一。
“蒋总,”他局促卑微地站起来,“蔓蔓不懂事,能不能再给她一次机会。”
“她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蒋禹赫从他身边走过去,声音很轻,却透着迫人的阴冷,“你的职位直属亚盛经纪,上面有经理有总监,谁给你的权利坐到我办公室来。”
“我,我只是想求求您,晚上的颁奖典礼不要让她太难堪好吗,蔓蔓好歹也是您一手捧出来的啊。”
“那又如何。”蒋禹赫抬起头,懒懒靠在椅背上望着他:“我既然捧得出去,就收得回来。”
“您舍得?”
“是她主动放弃自己的价值。”
“……”
经纪人几欲开口争辩,但也心知自家艺人这次的胆大妄为实在难以挽回,蒋禹赫是怎样的一个人圈中人尽皆知。
他从来不会给犯错的人第二次机会。
知道再也没有转圜的可能,经纪人黯然离开了办公室。
蒋禹赫冷眼看他关上门,正想拨内线找秘书,却不小心看到手腕处的袖扣。
动作微微一顿。
那个女人指尖的温度和触感,忽地就这样袭了上来。
良久,意识到自己在为一个袖扣而走神,蒋禹赫皱了皱眉,觉得有些荒谬。
他移开视线,拨了秘书的电话,“把巨星传媒去年三四季度的财政报表整理一份拿进来。”
“好。”
通常蒋禹赫说完就会挂,可今天却久久没动静。
秘书也小心翼翼接着。
似乎是思考了很久,男人才说:“还有,让厉白去帮我买点东西。”
-
上午蒋禹赫离开后,温妤吃了点东西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那些被塑身瑜伽,精致spa,下午茶,各种party围绕的日子过去了。
现在的三等公民只配在房间发呆思考人生。
于是温妤开始盘算要找什么借口去一趟酒店拿包,主要是里面的身份证。
因为酒店那边虽然答应帮忙保存,但也只答应了两周的期限。
也就是两周内,温妤必须要去一趟酒店。
靠着想这个问题过了一天,傍晚的时候十二姨来叫温妤,说是老何过来了,还给她买了很多东西。
温妤愣了愣,坐着轮椅来到客厅。
桌上零零散散各种大包小包,里面分别放着衣服,还有一些护肤品和女生的卫生用品,看得出来是细心采购过的。
老何说:“我请了半小时的假,马上要走,这些都是照着我女儿的喜好买的,姑娘你看看,不合适就告诉我。”
“……”
温妤莫名鼻头有些酸。
虽然老何买来的都是些普通品牌,可他这个举动或许是这些日子以来温妤接收到的最大的温暖。
她掩饰着心里的酸楚,笑着说:“很合适,谢谢何叔。”
老何匆忙交代了几句就走了,温妤抱着大包小包回了房间,在整理的时候意外发现,包里竟然还有一个新手机!
虽然是一个很普通的智能手机,但已经装好了卡,上手就能用。
这太惊喜了。
温妤立刻打开手机,没多久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你好姑娘,我是老何,这是我的号码,有事你直接打给我。】
温妤很高兴地给他回了个OK。
无聊的生活也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
温妤迅速用新手机号申请了新的微信,然后加了尤昕。
尤昕看到验证消息是“温”后立刻通过,紧接着对这个陌生账号发来一串问号。
【你是谁?】
温妤难得还有闲情开玩笑:【你还勾搭了别的姓温的?】
尤昕那边一直显示输入中,过了好一会才发来满屏的惊叹号。
【你去哪了祖宗!我给你发了几十条微信打了几百个电话都没消息,快急死我了!】
还不等温妤再回过去,尤昕立刻打来了视频电话。
“你在哪?你没事吧?你知不知道我都快给你贴寻人启事了!”
从前两人在一起玩的时候都是温妤罩着尤昕。尤昕家境一般,在江城上流圈经常被人笑是温妤的跟班,靠巴结温妤才混进圈,但只有温妤知道,尤昕是真的对她好。
比如现在,傻丫头眼眶都红了。
温妤喉头泛涩,却故作平静,“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她们都说你说不定想不开了,把我吓得要死。”
“她们?”温妤皱眉,“谁啊,这么希望我想不开。”
“还不是赵文静她们,你家出事的消息爆出来后,巴结赵文静的那帮人都不知道要怎么笑你,天天去你家楼下堵人,还说你电话都不敢接。”
“……”
这些温妤早就想到过,一朝从风光高处跌落,总少不了落井下石看笑话的人。
沈铭嘉都如此,更何况他们。
见温妤沉默着没说话,尤昕一急,又问:“那你现在到底在哪啊?”
温妤回神顿了顿,“我在……一个朋友家里。”
“朋友?”
“外地的,你不认识。”
“那就好。”尤昕终于松了口气,“你就先在那边住着吧,回来也闹心,等事情平息了再说。”
挂了视频后,尤昕给温妤转来了五万块:【你先用着,不够我拍戏养你。】
不知怎么,温妤看着又想笑又想哭。
以前她也总跟尤昕说类似的话——别拍戏了,我有的是钱养你。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也轮到闺蜜养自己了。
可温妤知道尤昕自己都过得很艰难,她现在住在蒋禹赫这,起码养伤的这段日子是不需要花钱的。
等腿好了,再不济,她还有一辆跑车和一栋房子可以变现。
所以,又何必去拖垮闺蜜。
这钱温妤最终没收。
和尤昕联系上后,温妤才终于在这仿佛兵荒马乱的日子里找到了一点精神寄托。
她上网输入了公司的名字,果然,破产的消息是两天前,也就是自己被撞那晚爆出的,江城一片哗然,嘲笑与讥讽的都大有人在。
墙倒从来都是众人推的。
温妤如今也算看尽世态炎凉,因此那些难听讥讽的话她草草看了两眼,并没往心里去。
无聊待了一晚上,温妤一直没等到蒋禹赫回来,心想正好少拍一顿晚安马屁,便坐着轮椅来到客厅,正准备接杯水喝了睡觉,忽然看到十二姨风风火火从房里出来,拿着一双男士拖鞋站到门口。
背脊挺得笔直,姿态毕恭毕敬。
两分钟后,她拉开大门:
“少爷,欢迎回家,现在是晚上23点35分,室内温度22,湿度70%,今晚为您准备了杏仁蛋白茶,养生清淡不腻口。”
“……”
这阵仗,温妤差点以为是哪位国家首领大晚上来访问蒋家。
那头,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除了蒋禹赫,另一个温妤早上见过,是他的保镖厉白,这会儿手里还提了一堆五颜六色的购物袋。
很快,走近的蒋禹赫看见了温妤。
男人目光锐利又清冷,温妤和他对视了几秒便败下阵来。
主要还是心虚,好像多看几眼,就能被对方发现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温妤咳了声掩饰自己的不自然,主动打招呼:“哥哥回来啦。”
蒋禹赫在沙发上坐下,低头扯着领带,没回应。
温妤便也自觉地闭了嘴,弯腰去接水。
接着就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
“黎蔓那边有消息了,人没有大碍。”厉白说,“但现在打电话来问的媒体很多,老板打算怎么做。”
听到这个名字温妤一顿。
黎蔓?
那个蛇蝎女人?
温妤一直不知道音乐会那晚最后发生了什么,八卦之心让她的动作悄悄慢了下来,想要听个后续。
然而下一秒蒋禹赫漫不经心的话却吓了她一跳。
“当红明星公寓自杀,足以完成整年KPI的新闻,谁家不想抢头条。”
温妤惊了。
自杀?
“她既然想闹大,”蒋禹赫的语气不仅没有同情反而还带着几分嘲讽,“我就满足她,有多大闹多大,也算尽了她最后一点价值。”
对话停在了这里。
温妤满脑子陷在震惊中,直到“喂”的冷冷一声。
蒋禹赫侧身过来看着她,“你在干什么。”
温妤这才猛然回神,发现接的水已经漫出杯子很多,甚至弄湿了地面。
她赶紧收手,“对,对不起哥哥。”
温妤有些语无伦次,还好厉白递了些纸巾过来,暂时缓解了她的手足无措。
迅速平静下来,温妤也运转出了一个完美借口,她把轮椅滑行到蒋禹赫面前,小声道:
“我就是想等哥哥你忙完了问一下,明天我要去医院换药复查,你有空陪我吗。”
蒋禹赫淡淡扫了她一眼,正想说什么,忽然看到她放在轮椅收纳盒里的手机。
他一顿:“哪来的。”
“什么?”温妤一时没反应过来。
“手机哪来的。”
温妤啊了声,“是何叔给我的,何叔下午来过,给我买了很多生活用品和换洗衣服,还有这个手机。”
说完停了下,发自内心地感慨:“何叔这个人心地真好。”
……
空气忽然安静。
几秒后,蒋禹赫转了过去。
没说话。
厉白也咳了声,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似的低头看鞋。
气氛莫名有些诡异,温妤也说不出哪儿来的诡异。
她不知道蒋禹赫在想什么,顿了顿,只好自己想办法热场子,主动拿出手机:
“哥哥,不如我们交换手机号吧,你无聊了我可以陪你聊天。”
又是几秒的冷场。
厉白不语,只暗中观察蒋禹赫的表情。
男人目光微垂,眼里淡凉如水。
半晌才开口——
“没这个必要。”
“我也没有无聊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