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章

2021-01-16 主角小说

在娱乐圈待久了,像今晚这样,一个漂亮女人突然撞到自己身上来的事过去不是没有发生过。
也正如此,蒋禹赫一直以为,女人留给自己的应该是暧昧的联系方式,怎么都没想到——
竟然是一句提醒。
他不动声色地把纸条收起,转身,对黎蔓轻轻一笑,“当然要给你面子。”
说罢,一口喝了杯中的酒。
黎蔓漾了个耐人寻味的笑,“谢谢蒋总,那我也干了。”
女人的唇贴上杯沿,眉目风情间也饮完了杯中的酒。
……
这一切,都被坐在暗处的温妤看到了。
这男人是傻吗,怎么还是喝了?!
难道是自己的大郎写得太隐晦,他没听懂什么意思?
不该啊,起码有个药字了,能坐到那个位置的人,这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尤昕看得不明就里,“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刚刚干嘛去了?”
话音刚落,温妤就看到一脸微醺的黎蔓和蒋禹赫离开了现场。
好家伙,看来蛇蝎女人得逞了。
温妤叹气地摇摇头,“我尽力了。”
尤昕:“???”
“等着吧,这几天你们娱乐圈肯定会有个爆炸性的新闻。”
尤昕一顿,脱口而出:“你和沈铭嘉要结婚了?”
温妤白了她一眼:“想什么呢,我那么恨嫁吗。”
尤昕嘿嘿笑,“你俩不是一直很好嘛。”
沈铭嘉是温妤交往不到一年的男朋友,人在娱乐圈混,今年演了一部民国戏大火,如今是炙手可热的小生之一。
两人虽然在交往中,可因为工作关系,沈铭嘉总在外地拍戏,这段恋情几乎一直是异地状态,每天靠短信和电话维系。
“好也不代表要结婚,我才二十二,早着呢。”温妤结束了这个话题,披上风衣,“走吧,去吃点东西。”
尤昕跟着起身,随口道了句:“不是我多嘴,沈铭嘉现在那么火,你可得盯着他点。”
“这种事盯着就有用吗,再说了,”温妤挑了挑眉,指着不远处几个端着酒杯朝自己示好的男人说:“要盯也是他沈铭嘉盯我,本小姐抢手着呢。”
尤昕笑着连连点头:“是是是,我错了,我反省。”
音乐会还没结束,两人就提前退了场。
刚进电梯,另一边电梯的门也开了。
出来的人是蒋禹赫,身后还跟了一个男人。
明明袖子上什么都没有,蒋禹赫却不急不缓地用纸巾擦着,像是要擦去某种厌恶的气味。
“都安排好了?”他问。
“是。”随从拿出手机,点出一段实时监控,“老板。”
蒋禹赫低头,瞥了眼画面里正纠缠在一起的香艳男女。
片刻,他丢了纸巾:“点到即止。”
“知道。”
总要让这些不听话的鸟儿知道,心比天高的代价是什么。
回到天台,蒋禹赫终于得空去寻找刚才的背影。遗憾的是,他找遍全场,都没看到有穿黑丝绒裙子的女人。
以及那股特别的玫瑰木香,也彻底消失在了天台的夜风中。
蒋禹赫又拿出那张字条。
——大郎。
他轻轻扯了扯唇,叫来负责人:“今晚所有邀请的嘉宾名单整理一份给我。”
-
和尤昕吃完夜宵温妤就回了家,冲澡,做皮肤护理,瑜伽,一样不能少。
十一点整,电话响了。
温妤都不用看就知道是沈铭嘉打来的。
两人虽然异地,但一日三餐的问候,沈铭嘉从不缺席。
不夸张的说,比温妤的姨妈还准时。
“宝贝,刚刚看天气预报,明天江城降温,你多穿点衣服,别着凉了。”
瞧瞧,多么体贴的男朋友。
温妤一个女人自认为都没沈铭嘉那么细心,她盘腿坐在瑜伽垫上问,“你还在哈市拍戏呢?那边都零下了吧。”
沈铭嘉嗯了声,告诉温妤自己拍戏的地方最近下了雪,风景很漂亮。
“你要照顾好自己,我还有大概一周就结束拍摄,到时候回江城来看你。”
这本该是个好消息。
可当温妤扬起唇畔,准备提前想象一下他们重逢的场面时,她忽然恍惚了下——
画面没支棱起来。
主要原因是……
沈铭嘉长什么样子,她竟然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这就离谱。
温妤匆匆挂了电话:“好的好的,到时见。”
然后拿出ipad,找了部沈铭嘉主演的电视开始疯狂补课。
异地异到模糊了男朋友的样子,一时竟不知道是好笑还是心酸。
不过既然沈铭嘉还有一周就要回来,那给他的礼物就要赶紧去拿了。
半年前温妤去京市玩的时候,HXX家刚好在那边开了亚洲最大的旗舰店,设计师亲自到场,温妤是品牌vvip,特地定制了一款黑宝石袖扣,打算用来送给男朋友。
眼下沈铭嘉要回来了,袖扣也到了。
一切都好像天注定,时间刚刚好。
温妤当即订了第二天去京市的机票。
令她没想到的是,在隔天飞往京市航班的头等舱里,她竟然再次遇到了蒋禹赫。
大郎兄看起来精神不错,可能那药真的代谢得快,他现在看起来完全不像颠鸾倒凤疯狂了一夜的样子。
虽然昨晚自己告密很谨慎,这个男人应该没看到她的脸,但避免麻烦,温妤还是低下了头,不想被认出来。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蒋禹赫的位置在前排,坐下来后,根本没注意身后亦或是身旁坐了谁。
他和他的随行团队,几乎包下了头等舱的位置。飞机起飞后,温妤就在后排听他们讨论工作上的事。
温妤并不care他们的话题,偶尔会偷偷打量一眼蒋禹赫的背影,在心里续写一万字昨晚之后的剧情。
原本双方可以一直这样相安无事到落地,可飞行至一半时,不知是谁忽然提到了沈铭嘉的名字。
温妤微愣,身体不禁坐正。
“沈铭嘉近半年的影响力不错,他的团队有意和亚盛合作,想把影视约签过来,转型荧幕发展。”
“拍《戎装》那个沈铭嘉?才拿了新人奖吧,风头的确正盛。”
“现在签是好时机,价格我可以去谈。”
明明在夸沈铭嘉,但在温妤听来,就仿佛是在肯定自己的眼光。
几个人在前排小声讨论着,她在后排也听得舒服地翘起了唇。
可很快,温妤自信的眼光就受到了质疑。
坐在前面的那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大佬忽然悠悠开口。
“很普通,没什么特色。”他漫不经心道:“再等等。”
“……”
三小时的飞行后,飞机顺利落地京市。
因为那句完全在侮辱自己品味的话,温妤已经单方面在心里和蒋禹赫结下了梁子,飞机停稳后一秒没逗留,第一个就踏出了机舱。
几分钟后,蒋禹赫搭着西装外套出来,走到最后一排位置时忽然停下。
他又闻到了那种熟悉的香味。
很淡,转瞬即逝。
跟在身后的人小心问:“怎么了蒋总。”
不知道为什么,那支特别的玫瑰木香,有种令蒋禹赫上瘾的渴望感。
像隔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摸不着,得不到,周而复始,念念难忘。
难忘到,在这样的机舱,他都幻觉似的再次闻到了同样的味道。
“没什么。”蒋禹赫清醒地摇了摇头,“走吧。”
-
温妤原本没打算留宿京市,谁知一落地就收到航空公司的消息,晚上那班回江城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取消了。
刚好京市最近新开了一家五星级酒店,温妤便直奔那里,想先把晚上住的地方落实了再去专柜拿袖扣。
谁知在前台办理入住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温妤的卡一直刷不出金额,工作人员反复检查了好几次,最后抱歉地说:“小姐,您还有其他付款方式吗,这张卡好像有点问题。”
怎么可能有问题,温妤昨天还用它买了机票。
不过眼下温妤也顾不上去追究是怎么回事,后面还有人排队等着,刚好微信里还有十万多的零花钱,订下一套海景总统套房后还剩两千多。
把行李送回房间,去专柜的路上,温妤给银行打电话,客户经理说:
“抱歉温小姐,您的副卡暂时被冻结了。”
温妤:“?为什么冻结?”
“具体原因您可以联系一下主卡用户。”
温妤的副卡绑在父亲的主卡上,她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一直就这么一张卡用着,想用就刷,从没出过什么岔子。
温妤立刻给父亲温易安打过去,电话却一直占线打不通。
车这时到了商场,温妤只好先把事情放在一边,想着会不会是自己之前去巴黎刷了太多东西,父亲有意收敛一下她?
HXX的专柜,SA热情接待了温妤,并拿出那对手工打造的黑宝石袖扣。
“太漂亮了,不知道哪位先生这么幸运收到您的礼物。”
袖扣静静地躺在绒盒里,不愧是工匠大师手工制作,每个细节都精致考究,黑色宝石晶莹剔透,沉稳大气又不失奢华。
最让温妤赞叹的便是袖扣背面刻的字母“J”
隐秘而浓情地写满了她的心意。
这是温妤第一次给男朋友买礼物,从设计到选材,倾注了很多心血。
沈铭嘉应该会喜欢的吧?
温妤又笑着在心里自问自答——
他要是敢不喜欢,自己就拿去送给别的男人!
跟SA道谢后温妤离开了专柜,正要坐自动扶梯下楼,无意中却瞥到不远处伫立在电梯前的一个身影。
是一个男人。
一个无论从身形还是姿态都非常像沈铭嘉的男人。
可沈铭嘉不是还在哈市拍戏,要一周后才回去?
温妤怕是自己看错了,改朝电梯那边走过去,还没等看清对方的正脸,那人已经进了电梯。
温妤迟了一步。
她觉得不太对劲,下意识拿出手机给沈铭嘉打过去,可电话却被挂了。
没一会,沈铭嘉发来一张吊威亚的照片:【拍戏呢宝贝,晚点给你打过来。】
温妤皱了皱眉。
难道真是自己看错了?
回酒店的路上,温妤始终被一种奇怪的直觉驱使着。她第一次主动去搜索了沈铭嘉的超话,终于,在他粉丝发布的行程里,找到一条哈市粉丝送机的照片。
原来前天沈铭嘉就已经离开了哈市。
他在撒谎。
温妤从小娇生惯养,脾气并不好,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欺骗。她当即打算打给沈铭嘉问个清楚,可在这之前,一个电话却提前打了进来。
是父亲的秘书周越。
虽然有些意外,但温妤还是接了:“周秘书?”
电话那头,周越的语气略微沉重,“小姐,您现在在哪里。”
温妤看着窗外心不在焉地回:“在外地,怎么了。”
周越顿了顿,“有件事我想告诉您,希望您听完保持冷静。”
“我知道。”车这时缓缓开到了酒店门口,温妤正要说是不是父亲准备控制自己的消费,却从车窗外看到了什么,身体慢慢坐直。
酒店的旋转门前,一对男女手牵着手从车上下来,尽管男人带着帽子和口罩,但温妤还是一眼认出,那就是沈铭嘉。
刚刚出现在商场的人。
他们亲密地拥抱在一起,公然的,毫不避讳的。
这一刻,温妤所有的自信和骄傲都被眼前的画面击碎了。震惊,愤怒,难以置信,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的身体好像瞬间被什么掏空了般。
忘了呼吸,忘了眨眼,忘了一切本能。
周越的声音也在这时再次传来,“小姐,你知道什么?”
温妤一动不动地盯着狗男女,喃喃道:“我想杀人。”
“?”
周秘书突然紧张,“小姐你冷静点,杀人是犯法的。”
紧跟着又说:“不过就是公司破了产而已,你杀人做什么?”
温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