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章

2021-01-16 主角小说

卧室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房间漆黑一片,乍看如同深夜。
忽地,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平静。
温妤皱眉翻了个身,然而铃声一直不停,她在床上胡乱摸了两下找到手机,原本想挂断,却失手按成了接听。
“喂?温小姐吗。”
“温小姐,我是HXX专柜的AMY呀,您之前在我们这定制的黑宝石袖扣到了,可以随时来取噢。”
静谧的卧室里,SA的声音异常清楚。
还在倒时差的温妤有些不快,但等了大半年的袖扣到了,又的确是个好消息。
两者中和,冲淡掉几分焦躁的起床气。
她把手机拿回耳边,“知道了。”
挂了电话,困意已经完全消失,温妤掀开被子看时间。
下午五点。
离闹钟叫醒自己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温妤晚上有约,醒都醒了,索性趁时间宽裕,起床化了个妆。
六点半,她拉开家里厚重的窗帘。
斑斓的光影一片片打在落地窗上,整座城市都进入了夜晚的纸醉金迷之中。
喷了一点近期爱的香水,拿上车钥匙,温妤出门了。
江城从来不缺豪车出没,但温家小姐的座驾在偌大的城市向来都是独一份的风景。
法拉利LaFerrari,又酷又正的“法兰红”,全江城仅此一辆。
出行一次就炸街一次。
半小时后,温妤开到了江城的地标建筑朗嘉中心。今晚,国内著名的交响乐团将在朗嘉顶楼的停机坪举行一场别具一格的天台OST电影音乐会。
引擎声席卷着灰尘由远而近,温妤单手操纵方向盘,一个漂亮的回转后,车稳稳地停在了朗嘉楼下。
她从车上下来,把钥匙丢给泊车小哥,“谢谢。”
泊车小哥早已认识温妤,毕恭毕敬道:“不客气温小姐。”
温妤个子高,身材比例又好,加上浑身的奢侈名牌,走在人流中总能轻松引来别人的注意。
眼看温妤拎着包从容离开,围观的路人都围了上来,拍照的拍照,议论的议论。
“刚刚那个就是华度集团的大小姐?”
“就是她,车牌w0214,温家的车。”
“看她走路我感觉我也跟着拽起来了……”
“漂亮又有钱,这种人啊,出生就已经站在我们的终点了。”
……
今晚的音乐会温妤原本没打算来,但闺蜜尤昕求她帮忙弄张邀请卡,刚好承办方里有温妤认识的人,进场也就打声招呼的事。
尤昕很早就到了,一直等在电梯处,看到温妤后挥手道:“这里!”
工作人员眼疾手快地按下电梯,等温妤走近了颔首道:“温小姐,请。”
温妤点了个头算是回应,进电梯后问尤昕:“电话里也没说清楚,你是想来见谁?”
尤昕答她:“一个导演,姓陈。”
温妤:“做什么?”
尤昕叹了口气,把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一个女三号被人中途截胡的事告诉了温妤。
温妤和尤昕是高中同学。尤昕家条件普通,高中时举全家之力送尤昕上了江城的贵族中学,原想让女儿借此攀上名流,谁知尤昕一心搞学习,三年后考上了京市电影学院,可没背景没人捧,毕业了还是个十八线。
“听说这个陈导为人很好,肯给新人机会,所以我想找他自荐。”尤昕讷讷道。
温妤张了张嘴,本想说点人间真实给闺蜜听——比如这种名流聚集的音乐会,别说自荐了,能不能近人家大导演的身都是个问题。
可扭头看到她一脸期待的样子,又不忍地把话咽了回去。
电梯很快到达顶层,专人指引她们来到天台的停机坪。
现场浪漫的灯光交织馥郁鲜花,众人举杯而立,谈笑风生,在徐徐夜风中俯瞰华丽城市夜景。
今晚的音乐会是为了促进电影圈和音乐圈的交流,因此现场来的大部分都是娱乐圈的人。
刚找了位置坐下,尤昕就凑近地嗅了嗅鼻子,问温妤:
“你喷了什么香水,好好闻。”
温妤脱掉风衣,露出里面的裙子,“就这次去巴黎,在一家手工店随便买的。”
尤昕身体往后仰,故意做出一副打量的模样,眯着眼睛说:“宝贝,你不进娱乐圈真可惜了。”
温妤今晚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露肩丝绒短裙,夜晚灯光下,黑丝绒迷人又慵懒地勾勒着她曼妙的曲线,略带光泽的材质与白到透亮的皮肤相映成辉,更是让温妤在人群中发着光。
低调,却又充满了高不可攀的贵气。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来了,入场处闪光灯忽然此起彼伏,记者和宾客一层层把来的那人围住,缓慢前行。
现场的几束追光刚好落在人群中心,温妤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一眼便看到了一张被光划过的侧脸。
轮廓清冽,矜贵淡然。
片刻又隐入暗处没了踪迹。
温妤便也收回视线,从包里挤出一点护手霜抹在手上回尤昕刚刚的话:“做明星多累啊,抛头露面的,我可没兴趣。”
尤昕也伸手过去蹭霜,“是是是,温小姐养尊处优,有个明星男朋友就够了,哪用得着自己出去赚钱。”
正抹着,尤昕忽然看到了谁,边起身边说:“陈导的助理来了,我过去探探情况。”
她这一走,没一会就给温妤发来了消息:
【打听到陈导在楼下餐厅休息,我冲了!】
温妤虽然觉得尤昕的自荐成功机会渺茫,但娱乐圈这种戏剧化的地方,倒也不一定那么绝对。
她便静等着尤昕的消息。
可四首曲子演奏结束了人都没回来,微信电话也都没人回。
天台下面是朗嘉的顶楼旋转餐厅。因为音乐会的关系,餐厅今晚没有对外营业,全程配合音乐会的服务。
担心出事,温妤下楼找了一圈,最后在一个虚掩着门的房间前停下。
她敲门:“昕昕?”
无人应。
温妤推门进去,房里空无一人。她继续往里走,发现内厅也只是两张空沙发。
看来人不在这里。
她转身打算离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却急促地踏入了房间。紧接着便是啪一声——
来人快速反锁了门。
“……”
温妤懵住,下意识闪进内厅的立式空调后。
脚步声从外至内巡视了一遍,应该是确定了房间安全,进来的人才开始了对话。
“蔓姐,你真的想好要这么做吗?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冒险?”
“冒险也要做,是姓蒋的逼我的,我只是要回属于我的角色而已,我帮他赚了多少钱?他现在居然想过河拆桥捧那个新人?”
蔓姐?难道是今晚出席音乐会的那个女明星黎蔓?
温妤身体微微探出一点去求证。
果然。
“可你万一赌输了呢。”
“输?”黎蔓冷笑一声,“那大不了一拍两散,到时候我这个受害者告他蓄意强/奸,他也别想清白。”
温妤:“……”这么刺激?
顿了顿,黎蔓似乎是想安慰对方:“放心,药是从国外带回来的,代谢很快,就算他事后想查也查不出来。”
温妤到底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再次探出头,只见黎蔓把一小片药交给面前的小伙子,“待会我会去敬他的酒,你这样做……”
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分钟后离开。
怕被打成同伙,她们走后温妤也没停留,紧跟着离开了房间。
她没猜错的话,黎蔓应该是想给一个姓蒋的男人下药睡一晚,等睡醒了,对方如果答应她的交换条件,则皆大欢喜。如果没有答应,就一拍两散,鱼死网破。
温妤没想到听个音乐会也能遇到真人版的金莲,要不怎么说娱乐圈戏剧化呢,处处都是你意想不到的刺激和惊喜。
回到天台时,尤昕已经坐在了位置上。
温妤松了口气上前:“我找你半天,怎么样,成了吗?”
尤昕垂头丧气,“别提了。”
温妤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揉了揉闺蜜的头,“没事,大不了别拍戏了,姐妹养你。”
尤昕抬起头想说什么,又闷闷不乐地耷拉下去。
温妤知道她这会心情不好,想了想,指着不远处的黎蔓神秘道:“别丧了,跟你说个刺激的,那个明星黎蔓你认识吗?”
尤昕瞥了眼没好气道:“怎么不认识,我那个角色就是被她抢走给了别人。”
温妤闻言一愣,转过头:“是她截你的胡?”
“黎蔓是那部剧的女一号,想换自己的人进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温妤确实没想到,原来闺蜜的烦恼都是这位黎小姐造成的。
看出来了,是个厉害角色,要不怎么敢在这种场合玩仙人跳。
本来温妤听了个墙角并不想参与,但既然当事人搞尤昕在前,那对不起。
你也别想心愿达成了。
温妤观察黎蔓周围正在接近的男人,问尤昕,“今晚来的,有没有哪个男的姓蒋。”
尤昕皱皱眉,“蒋?”
她四处看了看,指着一个方向说,“你是说蒋总蒋禹赫吗,在那边。”
温妤立即顺着看过去。
距离黎蔓十米的距离,一个大约一米八五,身材非常霸道,宽肩窄腰大长腿的男人正站在舞台下方和几个外国人交流着什么。
熟悉的侧脸……
温妤想起来了,刚刚被很多记者围着进来的人就是他。
她边看边问尤昕,“这个蒋禹赫什么来头。”
“来头大着呢。”刚刚还很丧的尤昕忽然来了精神:“亚盛集团的老板,娱乐圈的话事大哥,你现在熟知的那些一线,顶流,全都是这个男人公司的,你看的那些创票房记录的电影,十部有九部是他投资的,可以说是握住无数艺人命运的超级大佬。”
这个地位,肯定就是他没错了。
温妤不禁感慨,跟尤昕傻不愣登的自荐比起来,黎蔓的段位可高多了。
机关算尽破釜沉舟,一旦成功,会获得数不尽的名利和资源。
只是可惜,她的完美计划里可能没想到会遇到自己。
温妤迅速从包里找出纸和笔,刚写完就发现黎蔓端着两杯酒朝蒋禹赫走过去了。
她走到男人面前,笑得很平常,不知道在说什么,而后把手里的一杯酒递给了他。
好家伙,这是要开始了吗。
“你写什么呢?”尤昕好奇地问。
“嘘……”
温妤来不及跟尤昕解释了,叠起纸条就朝男人走过去。
距离越来越近。
男人的五官也越来越清晰。
冷感的黑衬衫黑西装,一张天生高级的无情脸,骨相精致又锐利,眉眼笑时从容,折射出来的气势却强劲逼人。
是那种上位者才可以散发出来的气场。
先不说黎蔓阴了尤昕,就是这么个秀色可餐的男人被黎蔓这种蛇蝎女人睡了也挺可惜的。
糟蹋了。
夜风拂面,温妤甩了甩妩媚柔情的长卷发,踩着精致的高跟鞋,随手从经过的侍应生手里拿了一杯酒,在经过蒋禹赫身边时很自然地制造了一场碰撞。
混乱中,把手里的纸条隐蔽而迅速地塞进男人的西装口袋里。
“噢,不好意思。”她轻轻一笑假意道歉,而后若无其事地离开。
整个过程自然得找不出一丝纰漏。
黎蔓丝毫没有在意温妤的出现,依然笑着问:“蒋总,喝杯酒不会不给面子吧?”
蒋禹赫没有马上答她,顿了两秒后,他转过身。
那个穿着黑色丝绒裙子的潋滟背影已经模糊在光影里,看不太清。
唯一留下的,是空气里一抹淡而特别的玫瑰木香。
火热又明烈。
他垂眸,从口袋里掏出女人费心留下的东西。
竟然是张小字条——
【大郎,药,懂?】
蒋禹赫:“……?”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