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吓尿了

第八章 吓尿了

2021-01-16 主角小说

楼下。

凌天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凌天手底下有四名战将,分别是罡龙、罡虎、罡豹、罡狼,这个电话正是给罡龙打的。

“将座,请吩咐。”罡龙挺了挺身子,在电话里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充满了尊崇。

“你嫂子被人抓走了,我和你嫂子这刚结婚第一天,她就被人抓走,你说怎么办?”

什么?

罡龙眼睛里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紧接着他就心里翻滚起怒火,牙齿一咬说道:“将座,我马上就让人查一下是谁抓了嫂子,回头我亲自把嫂子救出来!”

电话撂下。

许慧也从楼上走了下来,此刻她担忧的心都要碎了,她必须赶紧去托关系救女儿。

“妈,外面风大,你先回屋里吧,我会救小初出来的。”凌天迎上去,说道。

凌天不说话还好,一说这话,就更让许慧生气了:“你救我女儿?你一个牢犯哪里来的本事去救我女儿?你以后不给我家添乱就不错了!碍眼的东西,赶紧给我滚开,要是我女儿这次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许慧一把推开凌天,从他身边走过去。

就连一向不善言辞的林山经过凌天身边,也无奈的对他摇头叹了一口气,自然是觉得他刚才的话说的太大了。

“骗吃骗喝的东西,我女儿都被抓走了,他还一点儿都不着急,说大话都不带喘气的,要是让我女儿知道,得有多心寒啊!”许慧一边嘟囔着,一边抹着眼泪上了车,对于女儿,她无比担心,而对于这个女婿,她也失望至极。

她准备去云城赵家求帮忙。

赵家在云城是二流世家,虽然算不上一流家族,但相比于林家,却是强了太多。

赵家公子赵守铭,一直在追慕女儿,这次女儿落难,如果自己对赵守铭许诺一些什么,他应该会出手相救。

……

半个小时后,一辆乌尼莫克车停在了一处高档小区楼下。

这是一辆专属配置的越野车,有作战能力,即便那些千万级别的高配防弹车,在它面前都是弱爆。

这种车,在云城不会找到第二辆。

而今天,开这辆车的人,正是凌天的手下罡龙。

他已经查清楚了,嫂子是被一个叫张浩的人抓走的,他父亲叫张斌,是附近的地头蛇,平时依靠帮助别人处理难解决的私事儿赚钱,他的家就在这栋楼上。

罡龙站在门口,叩响了门。

“谁啊?”房间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正是张浩的母亲。

但回应她的,是肃杀的沉默。

张浩的母亲从猫眼里看了一眼,顿时皱了一下眉头,后背不由得冷飕飕一阵发冷。

张浩的父亲张斌问了一句:“老婆,怎么了?”

“老张,奇怪了,外面突然站着一个人,一脸杀气腾腾的,看着很面生,怪吓人的。”

“多大点儿事,不就是一个人吗?你开门就是了,难不成还有人敢在我张斌的家门口造次?看被你说的,阴深深的,别人还以为咱家招了什么邪呢!”张斌不耐烦的埋怨道。

他的妻子这才去把门打开,其实,她觉得丈夫说的也是,在云城,赶来她家滋事的人,得是有多大的胆子啊?毕竟,她丈夫是一个狠角色。

门打开了。

罡龙抬脚进门。

“让你的儿子出来见我!”罡龙冷冷的揪住张斌的衣领说道,甚至都不给他喘气的机会。

“找我儿子?我儿子不在,你是谁啊,这么嚣张?你知道我是谁吗?”张斌顿时生气了,刚才他还觉得妻子不开门是小题大做,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人敢来他家里滋事。

要知道,他在云城活了这大半辈子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向来都是他一嗓子,别人就吓的屁滚尿流,就更别说在他面前寻事儿了。

“你不就是张斌吗?如果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会来找你?”罡龙眼睛里闪过一道寒芒,说道。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你还敢嚣张,信不信,我让人弄死你!”张斌拿出了他平时霸气的威严震慑他们。

“就你,也敢在我面前提身份?要不是我大哥嘱咐,刚才我非得一拳打死你,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一个小蛀虫,有个狗屁的身份!”罡龙厉色的说道。

张斌被吓了一跳,虽然他不知道今天的来人是谁,但从他的眼神里,他看了出来,这个人根本就不惧怕他的身份,甚至还很不屑。难道,是儿子在外面招惹了比自己更有身份的大人物?

想到这里,张斌后背猛然一凉,冷汗都冒了出来。

他赶紧改变了态度:“朋友,有话好好说,咱们别动手,是不是我家浩儿在外面做了什么坏事,得罪了朋友?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回头会亲自教训他的。”

“朋友?”你不配在我面前提这两个字!我也不会有你这样的朋友!”罡龙说道。

“好,好,我不配,我不配,这样总行了吧?可是,你总得让我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儿惹了你大哥吧?”

“你儿子用莫须有的罪名抓了我嫂子!”

“抓人?呵呵,就这点儿事啊,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张斌竟然还觉得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他竟然笑了两声。

可见,他平时没少纵容了儿子在外面胡作非为。

从进门就一直压制着心中怒火的罡龙,直接爆发了,单手抓起张斌的肩膀就狠狠的把他整个人摔了出去。

砰!

张斌整个人撞在了墙上,鼻梁骨都撞断了,顿时鲜血淌了一脸。

“还有没有王法,你们竟然敢打我老公!”张斌的妻子既担心,又气愤,直接就骂了起来。

“王法?哼,你老公要是眼里有王法,就不会纵容你儿子在外面干这么多坏事儿了!”罡龙原本就很气,而今天看到张斌这个蛀虫,腐蚀国家,就让他更暴怒了。

不容分说,他又狠狠的一巴掌向张斌的脸上掴去。

这一巴掌把张斌嘴里的牙都打掉了几颗,他一个普通人,怎么能承受得住罡龙的巴掌。如不是罡龙收着力,张斌的小命就没有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张斌胆战心惊的看着罡龙,“就算让我死,你也得让我死的明明白白的吧!”

罡龙哼了一声,自然明白张斌的意思,无非是想记住自己,然后找自己报仇。但罡龙又岂会惧怕他这种小蝼蚁,直接把身上的战将勋章拿了出来,放在了他的眼睛上。

看到这枚勋章,张斌整个人一阵心惊肉跳。

不!

这怎么可能!

他竟然是……

张斌难以置信!

怪不得,他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与他比起来,自己这点身份,简直就如蝼蚁。

而他似乎还只是某个人的小弟,小弟都已经是拥有这种勋章级别的人物了,他的大哥身份岂不是更高?

张斌不敢再想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从一进门就对他不屑了,别说是他这点身份,就算是云城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佬,在眼前的这个人面前,也渺小的不值一提啊!

完了,这下完了!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招惹了这样一个大人物!

这个畜生,简直要气死我!

扑通!

张斌直接跪在了地上,此刻,他已经吓的魂不守舍。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是我错了,是我没有教育好儿子,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见先生!”

说话的时候,张斌已经吓的哆哆嗦嗦,尿了裤子。